第八十一章 宋言的互联网帝国

咖啡厅内。

通话结束,宋言放下手机,重新看向坐在对面的男人。

“怎么样,考虑的如何了?”

宋言十指相抵,笑意盈盈的看着皱眉不语的年轻男人。

“你说的那些都是真的?”

年轻男人咬了咬唇,神色有些动摇。

宋言微微一笑,他坐直身子,神态悠闲,“如果不是真的,我又何必浪费这么多时间找到你,又和你说这些话?”

咖啡厅里的气氛静谧且安详,一位二十多岁的女钢琴师坐在台上,如葱玉指在黑白琴键上跳动,背脊挺得笔直,修长的脖颈泛着淡淡荧光,整个人看起来优雅且高贵。

进入咖啡厅已经有两个多小时了,这个女人始终保持这个姿势,并且看起来似乎一点也不疲惫,手指依旧灵活跳动,一曲曲优美的钢琴乐曲被她倾情演奏出来。

宋言听得十分投入,前世的他在身子残疾以后曾有一段时间十分低迷,也是在那时他喜欢上乐器,在大仇得报之后,他更是专修了一段时间的钢琴。

他酷爱与命运抗争到底的贝多芬,从这位音乐巨匠的身上,他能感受到一股心灵上的共鸣,那是对悲哀的人生的不屈反抗,从命运交响曲中,他听到的是愤怒的呐喊,在初次听到时,他的灵魂就在颤抖,每当压力巨大时,他就会把自己关在钢琴房里,一弹就是一天,弹到筋疲力尽,弹到浑身舒畅。

自重生以来,由于条件的不足,他还没有弹过钢琴。

骤然间在这里看到了一架价值不菲的钢琴,一时间,他有些手痒痒了。

注意到宋言的目光,年轻男人侧目而望,看到了女钢琴师。

“品味不错。”

看着女钢琴师的侧脸,年轻男人认同的点了点头。

宋言原本以为遇到了同道中人,结果顺着年轻男人的目光看过去,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我看得不是女人。”

年轻男人看向宋言的眼神有些鄙夷,“原来如此。”

不得不说,女人,永远是男人间永恒的话题,被这件事一打岔,两人间的距离顿时被拉近了许多。

“未来的十年里,互联网时代将兴起,各种网站会趁机兴起,这会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年轻男人点了点头,“我从不怀疑互联网代表的价值,我只是有些惊讶,你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会让你这么笃定这一切的发生。”

看着眼前质问自己的男人,宋言表情十分平静,心里却是泛起阵阵涟漪。

年轻男人永远不会知道,宋言的经历有多么的让人不敢置信,他更不会知道,促使宋言生出这样想法的人,竟然是他自己。

在决定来O省起,宋言就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03年起,互联网将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各种人才应运而生,他们在网上随便制造出来的东西,会在几年后卖出让人们疯狂的价格。

而在这些人才之中,眼前的年轻男人绝对称得上一骑绝尘。

年轻男人就是十年后影响了一代人的王志和,他一手建立的搜航浏览,更是在04年时被百度收购,而当时的收购价格是7000万。

只不过,现在是98年,而王志和也只是一个刚刚从大学踏入社会的迷茫青年,唯一的成就也只是拥有了一个自己的小工作室,有着一帮志同道合的兄弟。

一群心比天高的青年,想要凭借自己学到的知识,改变这个时代,为此更是灌注了自己的全部心血,这便是这个时代的青年的真实写真。

而这个时代的特殊性,也造就了这些敢闯敢拼的人。

宋言收回自己的思绪,看着执着于得到答案的王王志和,宋言淡淡一笑。

“这重要吗?”

王志和刚想开口,却被宋言打断了。

宋言坐直了身子,凝视着这位未来会改变华国的男人,“想想你的梦想,现在,我给你提供一个舞台,为什么你会退缩?”

“退缩?”

与所有这个年龄的男孩一样,王志和同样听不得这种话,他的脸涨红,肉眼可见的愤怒在眼中酝酿。

“我退缩?我只是不想让把自己的青春托付给错的人!”

王志和喘了口气,继续说道:“你知不知道,在学校里有多少人质疑我,怀疑我?他们觉得我的梦想不值一提,可现在出了校园,事实证明,只有我才能真的学以致用!”

看着满脸骄傲的王志和,宋言淡然道:“你的学以致用,就是设计外挂程序?”

王志和一愣。

看着满脸惊疑的王志和,宋言拿起银匙,在咖啡杯里搅拌着,“靠这样的方式,你要多久才能拿实现你的梦想?更何况,这是违法的,你知道吗?”

“这只是灰色产业!”王志和梗着脖子辩解道。

宋言抬起头,看向王志和,“你是拒绝我吗?”

有些羞恼的王志和本想马上说“当然”,可在和宋言对视上的一瞬间,不知为何,他的嘴却无论如何也张不开了。

宋言的眼神太深邃了,透过那双黑色的眸子,他看得的是茫然无措的自己。

“我...答应你!”

王志和妥协道。

与其说是妥协,或者换一种说法更为合适。

宋言给出的条件太好了,而且,从宋言的身上,他敏锐的觉察到一种让人心颤的悸动。

能在重重人海中杀出重围的王志和自然不是什么常人,他的洞察力在无数次危急时刻都拯救他于水火之中。

因此,当他意识到,宋言真的有实力,也愿意帮他完成梦想的时候,他心动了。

说到底,他现在只是98年的刚毕业的王志和,而不是04年那个年少有为,意气风发的青年企业家。

听到王志和的回答,宋言微微一笑,“恭喜你,你选择了真正有意义的人生。”

“真正有意义......”

看着宋言,王志和心乱如麻,不自觉的轻声呢喃道。

杯中的咖啡已经见底,宋言放下银匙,看向钢琴旁的女人。

乐曲已经临近结尾,年轻女人的手指也慢慢放缓了速度,她的表情也从沉迷变成了宁静。

当她一曲结束后,宋言离开了座位,来到了她身边。

“先生?”

看着身旁陌生的男人,女人微微皱眉。

她虽然弹钢琴时十分投入,但并非对外界的反应一无所知,从两个小时前起,她就注意到这个男人一直看向自己。

离近以后,她注意到,眼前男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十分澄澈,除了欣赏之外并没有其他肮脏的东西。

女人心里微微松了口气,看向宋言的目光也少了几分警惕。

“小姐,能允许我弹一曲吗?”

宋言微微一笑,问道。

弹一曲?

女人打量着男人的衣着,有些惊讶。

98年,钢琴在华国还并不普及,因此,忽然间见到一个年轻男人主动请求,她有些怀疑对方的水平。

只不过,对方的态度十分诚恳,因此,她也没有阻拦,而是顺势起身,给宋言让座。

就当圆了一个热爱钢琴曲的爱好者的梦吧!女人想着。

宋言坐在女人先前的位置,冲着女人点头致谢。

凳子上还有女人留下的余温,宋言的心神有些摇曳,只不过,当手指抚上琴键的那刻起,他的神态陡然一变。

“听过阿什肯纳齐的悲怆交响曲吗?”

年轻女人听到这句话,下意识抬起头,却看到了让她难以忘记的一幕。

只见宋言的身子微微前倾,手指如同疾风骤雨般在琴键上落下,整个人看起来如意气飞扬。

她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位英勇无畏的骑士,在对命运的不公拔剑,在对上天怒吼。

看着如痴如醉的年轻女人,坐在原位上的王志和喃喃道:“乖乖,这手段,真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