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搭上线

世事无常,所谓滚滚红尘,就是从产房滚到了家里,又滚到了社会,最后滚到了墓地。

文论史在路上滚,还是在床上,亦或是车水马龙的都市里,其实都绕不开四个字。

追名逐利!

在漫漫人生路上,一切都是匆匆而逝,时间无声无息的流走,而最终,从呱呱坠地的啼哭婴儿到沉默无声的耄耋老人,从雄心壮志开拓一片天地到倚靠栅栏看淡红尘,才看得穿这简单的四个字。

宋言虽然重生一次,但他却并不打算避世,因为在他看来,只有在这激烈的红尘中逆流而上,才算之真正的勇者。

其他人的想法虽然各不相同,但无一例外都是舍不得这滚滚红尘和财富与名利。

追求地位,享受财富,掌握他人命运,玩弄美色,亦或是血海深仇,都是催人奋进的动力。

听竹苑是醉竹轩最里面的一栋四层的中式建筑,红柱青瓦,飞檐翘角,远远望去,古色古香,每一砖每一瓦都凝聚了岁月的痕迹,镌刻的时代的沧桑。

而这里除了是醉竹轩的真正核心之外,也是整个O省所有权贵们最热衷于聚会的地方。

和俱乐部那种带有明显商业性质的聚会场所不同,这里更多的是用来招待亲友,个人静修,因此,这里也被冠以高雅和秀美的名头。

这里没有男人,从后厨到服务员全都是女人,而这里的老板也只有一人。

竹叶青,聂雨璇。

顶层,最里面的隔间内。

一男一女相对而坐。

女人就是聂雨璇,而男人则是这段时间传的神秘的北家大少,北长夜。

“北少,你怎么看?”

聂雨璇端起茶杯,细细的抿了一口,茶水打湿她的红唇,微微泛起光泽,看起来愈发诱人。而她那双狭长的丹凤眼也是看向对面那个不苟言笑的男人,眸内似含无限柔情。

“这个宋言从哪里冒出来的。”北长夜淡声问道。

聂雨璇轻笑一声,如葱玉指拂过发梢,一股成熟女人的魅力无形间散发出来,饶是一向心如坚冰的北长夜在看到这一幕后,心里都忍不住泛起一丝丝涟漪。

“请报上说是宋家的弃少,从W省的一个偏远乡镇走出来,有一家自己的小公司。”

听到“弃少”两个字时,北长夜眉头微微一皱,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美好的回忆。

聂雨璇何等眼力,立刻便注意到北长夜的异样,嘴角微微上扬,似乎猜到了北长夜想的是什么。

北家当初被诸多大家族联手赶出京城,他可不就是京城最大的弃少!

而这个宋言也是被宋家赶出来,这恐怕让这个表面冷酷的北家大少有些感同身受了。

不过,很快北长夜的表情就恢复了平静。

“实力太弱,没有合作的必要。”

聂雨璇笑了笑,“确实,以他明面上的实力来看,实在是不够资格来趟这趟浑水。”

“你是什么意思?”

北长夜敏锐的注意到聂雨璇口中的“明面上的实力”,直接问道。

聂雨璇微微一笑,一双漂亮的眸子弯了弯,看起来十分动人,“据我所知,他似乎和耀光集团的邓天华关系匪浅,这次他能来俱乐部就是邓天华推荐的,而且,他还和庞家少爷有合作,这样看来,这个人的能量还不算小。”

“邓天华,邓家......”北长夜眉头微蹙,似乎听到了什么很麻烦的事情。

“哦?邓家是那个家族,我似乎没有听说过。”

聂雨璇身子微微向前探,眼中闪烁着好奇的光芒。

北长夜微微后仰,神情依旧淡漠,“不是大陆上的家族。”

“嘁,没意思。”

聂雨璇一副扫兴的表情,坐直了身子。

北长夜脸上闪过一抹不悦,“聂小姐,以你时至今日的地位和资本,根本不需要以色侍人吧?”

这话说得很重!

换做一般女人,恐怕这时候就已经勃然色变了,不过,聂雨璇到底是一代奇女子,听到这话,她不怒反笑,“咯咯咯,北少爷,都说你不解风情心如磐石,现在看来果然‘名不虚传呐’!”

看到眼前的俏佳人乐的不可开交的样子,北长夜扯了扯嘴角,完全不理解自己的话怎么在对方听来就成了好笑的话。

不过,北长夜并不打算让对方牵着鼻子走,他冷声道:“宋言和庞子晗的合作内容是什么。”

聂雨璇撇了撇嘴,显然对北长夜的不为所动很不满意,不过,她也知道再继续下去恐怕会惹得这位神秘的大少不满,因此,她清了清嗓,表情也变得正式起来,“宋言和庞子晗约好一起对付萧天睿,双方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你和俱乐部联合放出来的消息,正在为了那块地皮起了争执。”

北长夜沉吟片刻,“宋言的目的是什么?”

“可能是为了让庞子晗进了俱乐部之后方便帮他办事情?”聂雨璇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呵呵......”北长夜淡笑两声,“你自己都不信,据你所说的,宋言既然能从一个小乡镇里走出来,怎么可能会是这么愚笨的人!”

虽然他也看不透宋言的想法,但直觉告诉他,恐怕这个外来人就是整个事件唯一的变局。

“那你打算怎么做?”聂雨璇问道。

北长夜也不知道该如何安置这个人,虽然现在将这个人驱逐出局可以保证计划的顺利进行,但他隐隐又有些好奇,这个年轻人会不会给他带来一些惊喜?

毕竟,他要做的事情,也需要帮手。

“放任不管?”

聂雨璇看出了他的为难,试探性的给出了一个模糊的答案。

北长夜默默的点了点头,“先看看情况,如果他打算搅局,就动用你手里的力量将他赶出O省。”

聂雨璇娇笑道:“北少爷,这不在我们的合作范围内吧,这可是另外的价钱。”

北长夜微微颔首,“不会亏待你。”

想到北家在东港的巨额财产,聂雨璇眼珠一转,刚想再趁机敲诈一下北长夜,隔间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小姐,有人找您。”

北长夜挑了挑眉,看向聂雨璇。

“你还约了别人?”

聂雨璇的表情也有些好奇,“不应该啊,我今天没有和其他人约见面呀!”

虽然疑惑,但她还是站了起来,“我先去看看,你在这里等一下。”

北长夜微微点头,做出请便的手势。

聂雨璇拉开门,门外一个身穿蓝色旗袍的女人正在等待她。

“小齐,人在哪个屋?”

被唤作小齐的女人连忙回答道:“他去了二楼的牡丹亭。”

“那个人有预约?”

她的表情有些纠结,没有马上回答。

注意到女人异样的聂雨璇说道:“有话直说。”

得到允许的小齐松了口气,说道:“那个男人说只要提了他的名字您就会同意见他了。”

“哦?”

聂雨璇来了兴致,放眼整个O省,还没有谁敢说让自己主动会见,这个人是哪里来的,这么有底气?

“他叫什么?”聂雨璇好奇道。

“他说,他叫宋言,言而有信的言。”女人答道。

宋言?

聂雨璇申请一怔,随即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意。

事情似乎变得有意思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