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双边合作

来到醉竹轩,宋言说明来意以后,一位貌美的年轻女人走上前带路,将他带到了二楼的牡丹亭。

进了房间,女人给他上了一壶碧螺春后就微微欠身,离开了房间。

宋言知道她是去通知聂雨璇了,因此也没有担心什么,他站起身,来到窗边眺望,一片波光粼粼的湖水映入眼帘。

聂雨璇没让他等太久,女人离开房间不到十分钟,聂雨璇就走了进来,聂雨璇刚一进屋,就看到了宋言的背影。

“宋先生好雅致啊!”

宋言闻声转过身,就看到聂雨璇正半眯着眼打量着自己。

饶是宋言平生略人无数,但在看到聂雨璇的第一眼时,心里仍是忍不住微微一荡。

聂雨璇狭长的丹凤眼似含秋水,猩红的嘴唇紧紧抿在一起,对心理学有所研究的宋言知道,这是一个人心里充满警惕的表现。

在这个屋子里,除了聂雨璇就只有自己,她忌惮的是谁不言而喻。

只不过,宋言自认为自己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威慑力,光凭自己表面上的那些履历根本不值得聂雨璇这种即使在上流社会也能游刃有余的交际花费心,而聂雨璇又不可能知道自己前世的事情,那么,难不成她害怕的是自己宋家的背景?

想到这里,宋言勾了勾嘴角,回到了茶桌旁坐了下来,同时伸出手示意聂雨璇坐下。

聂雨璇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担心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小子,只是,在她看到宋言的第一瞬间,一股强烈的危机感顿时涌上心头。

此人很危险!

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聂雨璇从一介凡流混到如今的地位,靠的就是她极其敏锐的直觉。这么多年,她的第六感曾多次救她于水火当中。

而她见过的这么多人中,也仅仅只有寥寥数人带给过她这种感觉,而这几人无一例外全都是各行各业的顶尖大佬,可这个宋言一不出名二又没钱,带给自己的感觉竟然比另外几人还要强烈。

想到这里,聂雨璇顺势坐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不动声色的瞥向对面的宋言。

而这一次的打量,让聂雨璇又看出了一些端倪来。

在很多人眼里,宋言可能看起来与常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可在聂雨璇这种道行极深的妖精眼中,宋言无疑是那种隐而不发的移动活火山。

他年轻且强壮,高大魁梧的身躯坐在那里,宛若一座小型山丘,不仅如此,他年轻的脸上还带有一种年龄严重不符的成熟与稳重,年轻与沧桑的两种气质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他复杂的气场。

最让聂雨璇不能忘记的就是宋言的那双眼睛,那双眼睛太深邃了,以至于聂雨璇在里面什么都没有看到,只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只能通过一种模糊的感应猜出那眼神中充满了故事。

是的,宋言给她的感觉,就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

而这反倒激起了聂雨璇的胜负欲,她不甘心自己第一面就被对方压制了下去,所以当她放下茶杯后,她的脸上便多了一抹风情无限的笑意。

“宋先生看起来没什么出众的地方,和你的自信可不太匹配啊!”

宋言不傻,当然听出了聂雨璇语气中满满的挑衅,只不过,他并没有急于回应,而是挺直身子,双手搭在膝盖上,表情温和,“以聂小姐的绝世容颜,自然是不把他人的自信看在眼里的。”

聂雨璇顿时感觉自己一拳打出却打在了棉花上面,不禁有些恼火,说的话也变得恶劣起来,“宋先生,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聪明?”

她的话指的自然是宋言用这种方式把她从幕后揪出来,只不过,宋言并不在意她的反应,“聪明或是不聪明,聂小姐都出现在这里了,不是吗?”

聂雨璇哑口无言。

不错,宋言说的是事实,无论如何,她今天都会来见宋言,不光是为了她那点好奇心,更多的还是因为她担心宋言是否会搅乱她与北长夜之间的合作。

要知道,北长夜允诺给她的利益巨大,而她为了这次合作也已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如果计划失败,所带来的后果,不是她能承担的。

见聂雨璇吃瘪,宋言也没有咄咄逼人,他谦和的笑了笑,语气平缓,“聂小姐,我来这里并不是为了和你发生争执的,而是想和你谈一笔生意。”

谈生意?

聂雨璇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

“我和你之间有什么利益交际吗?”聂雨璇一双好看的丹凤眼微微上挑,红唇微动。

这是她惯用的姿态,普通的女人或许会因为男人对自己垂涎而感到厌烦,可一个真正有手段的女人,只会把自己的容貌当成武器,为自己所用。

聂雨璇就是这种女人,她自知自己容貌过人,所以在与人谈判中常常露出一副动人的模样,而男人常常会因此扰乱心神,她便可以借此机会占据上风。

只可惜,她平日里屡试不爽的招数,今天遇到了对手。

宋言也是男人,对于聂雨璇的样貌自然也很动心,只不过,他毕竟不是一般人,因此,他心里虽然暗暗惊叹,表面上却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利益都是谈出来的,不是吗?”

见宋言一副和尚入定的模样,聂雨璇有些不甘心的向前探身,想要凑近了看看宋言的眼中是否有什么破绽。

宋言鼻翼微微耸动,顿时嗅到了一股女人的芳香。

“聂小姐以为呢?”

一边说着,宋言一边端起茶杯,同时身子不动声色的微微后仰,避开了近在咫尺的聂雨璇。

“切,无趣!”

聂雨璇撇了撇嘴,也坐直了身子,不满的嘟囔了一句。

宋言充耳不闻,两眼凝视着聂雨璇,表情波澜不惊。

见宋言眼神凝重,不似作假,聂雨璇也渐渐严肃起来。

“你想和我谈什么生意?”

见她松口,宋言直接说道:“接下来我会帮庞子晗对付萧天睿,当萧天睿失败后,我希望你能向你的合作伙伴引荐我。”

“哦?你怎么帮他,自掏腰包吗?”聂雨璇感兴趣的说道。

宋言似笑非笑的看着一脸好奇的聂雨璇,“聂小姐恐怕没少调查我吧,怎么还会问这种问题?”言下之意很明显,我拿不拿的出来这份钱,你还不知道吗?

聂雨璇也不在意宋言的话,她双手抵在下巴上,笑嘻嘻的说道:“那我有什么好处?”

宋言笑了笑。

他最不怕的就是聂雨璇会提什么要求,相反,他最担心的事聂雨璇立场坚定,就是不合作。

虽然他也能找到北长夜,可这样的话只会得罪聂雨璇,古人云,君子于小女子难养也,尤其是像聂雨璇这种女人,被她记恨上,虽然宋言不怕,可也不想给自己白白找麻烦。

因此,见聂雨璇这么说后,他反而松了口气。

聂雨璇也注意到了宋言表情的变化,她来了兴致,“怎么,看来你对自己的条件很有信心?”

宋言微微一笑,“当然,而且,你不可能拒绝。”

聂雨璇两条好看的眉毛挑了挑,“你说说看。”

宋言十指相抵,一字一句道:“你可以把醉竹轩开到京城。”

听到这句话,聂雨璇瞳孔一缩,目光死死地盯着宋言。

“你再说一遍?”

宋言淡笑一声,“五年之内,我必实现承诺。”

说完这句话后,他坐直了身子,表情淡然自若。

“这只是一句承诺而已,至于信不信,全看你自己。”

看着从始至终都十分镇定的宋言,聂雨璇不知为何,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他或许真的能做到!

这个想法刚一产生就占据了她的大脑,甚至这个感觉越来越强烈。

平生一直最信自己直觉的聂雨璇并没有任何犹豫,事实上,很多时候,女人果断起来,丝毫不比男人差。

“我答应你!”

看着言笑晏晏的聂雨璇,宋言也是轻笑一声,说道:“那就提前庆祝我们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