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如期进行

初见时只感觉这个年轻人不简单,但随着两人的交流,聂雨璇对于宋言的印象也越来越深刻。

宋言虽然年纪不大,但往哪里一坐就给人一种如岳临渊的稳重感,言行举止沉稳且大方,全身都透着说不出来的豁达和自信,在说到一些话题时,他眉头会微微皱起,在那时整个人甚至还会露出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来。

在达成了一致后,两人的对话也轻松许多,聂雨璇能与众多大佬交情深厚,待人接物自然是滴水不漏,和宋言也能聊到一起,无论是经济走向还是环境形势,她都能给出自己的见解。

越是往下聊,宋言就越能感觉到这个看起来花瓶的女人到底隐藏了多少能量,恐怕聂雨璇的许多敌人就是被这个女人的外貌所迷惑,才错误估计了对手的实力。

一场谈话下来,两人都是对彼此给出了很高的评价。

“和聂小姐畅谈一场,心情十分不错。”宋言笑着说道。

聂雨璇挽起鬓角,笑容明媚,“宋先生也是让我刮目相看,如果不是面对面,我还以为和我聊天的是一个五十岁的老男人呢!”

宋言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事实上,他的体内确实住着一个老男人,这点聂雨璇说的倒是没错。

看着神态淡然的宋言,聂雨璇忽然有些感慨,“宋先生的妻子真的是好福气呢!”

脑海中,叶婉柔温婉的脸庞一闪而过,宋言轻笑一声,“是我幸运。”

不知想到了什么,聂雨璇的表情变得有些失落,“得失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宋言淡然一笑,“得失之间的判断是个人的理解,得到是一种收获,而不是禁锢,失去是一种体悟,而不是难以释怀,只要大节不亏,细小处就不要太过纠结,人这一辈子,不可能要求事事圆满,无论是富贵还是贫穷,只要行事不悔,就足够了。”

宋言的脑海中回想起了自己的前世和今生,因此,在说出这番话时,他的语气中多了一抹释怀。

听了宋言的话,聂雨璇表情一怔,随即有些恍然般的点了点头,“受教了。”

宋言摆了摆手,“何谈此言?我也只是有感而发罢了。”

看了眼时间,宋言起身告辞。

“时间不早了,我就不打扰聂小姐接待贵宾了。”

聂雨璇表情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的?”

宋言微微一笑,“你的袖口有茶渍。”

聂雨璇看向自己的手腕处,果然在白衬衫的袖口处看到了一点茶水的痕迹。

“祝我们合作愉快。”

说完这句话,宋言便拉开了房门,离开了房间。

看着已经有些泛凉的茶水,聂雨璇有些出神。许久,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噗嗤一笑。

“小男人,我记住你了......”

如果换做他人可能就不会注意到这点细节,可聂雨璇的眼神是经历过千锤百炼的,她一眼就注意到宋言在离开的时候,身子是微微向后缩的。

捂着肚子笑了一会儿后,聂雨璇站起身,整理了一下仪容,回到四楼的时候,她的表情已经神色如常了。

看着进来的聂雨璇,北长夜简洁问道:“是谁?”

“宋言。”

宋言?

北长夜皱了皱眉,“他来干什么?”

聂雨璇坐了下来,手支在下巴上,“反正不耽误你的事儿.....”

看着聂雨璇无心解释,北长夜收回了眼神,重新垂眸,也没有再追问。

......离开醉竹轩后,宋言松了口气。

好一个竹叶青......在刚刚两人的交锋中,虽然看起来没什么,但实际上双方的压力都很大。

宋言从一开始就营造出一种神秘的人设,目的就是为了让聂雨璇先入为主的认为他并不好惹,这样一来对方才会收起轻视,好好地进行接下来的谈判。

而接下来的过程虽然十分顺利,但聂雨璇也无愧于她的名号,一颦一笑都透着魅惑和风情,稍不注意就会让人心神失守,宋言也仅仅只能勉强做到保持表情平静,想要完全不被影响根本不可能。

至于聂雨璇的表现......宋言微微摇了摇头。

聂雨璇一个女人,能闯出这么大的名声,如果真的和看上去的小女人做派一样,那以她的美貌,早就被人吃的骨头渣都不剩了。

因此,无论是聂雨璇的莫名感慨,还是她流露出来的情绪,宋言一个都不信。

到了聂雨璇这个层面的人,早就不能以表情变化来判断一个人的心境了,更多的还是凭借直觉。

就像聂雨璇第一时间就判断出宋言并不好惹,宋言的直觉也告诉他,如果敢轻视这个女人,自己一定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三天后。

一个消息忽然在富少圈里流传出来。

萧家大少疑似得到了俱乐部的指点,开始和庞家争夺起地皮了!

消息的来源不甚清晰,但结合这两天萧天睿和庞子晗地种种表现来看,这个消息十有八九是真的。

这下一来,所有的富少和小姐们都激动起来。

众所周知,此次来的所有人里面,除了那个神秘的北家大少之外,就属萧家和庞家最有希望,其他的家族根本没有希望进的了俱乐部的法眼。

原本俱乐部根本没有给出标准,因此这些富少们也就淡了心思,可随着这个消息的传出,圈子里的成员都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要知道,虽然庞家比萧家要差上一些,但实力差距并不悬殊,一旦两家对上,势必是一场苦战,到时候,双方的实力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损耗,这样的话,他们岂不是可以坐享渔翁之利?

而对于这些人的心思,宋言也早有预料,不过,这种局面也是他想要的。

如果不乱起来,人们都保持理智,这样的话,计划就进行不下去了,那他的目的也就无法达到了。

庞子晗对与外界的反应并不在意,此刻,他正坐在宋言的身旁,盯着湖面,手里握着鱼竿,表情轻松。

“宋哥,你猜的真准!”

随着事情一点点闹大,宋言的猜测全部落实,庞子晗对他的话也越来越信服。

他是家族的长子,没有哥哥,而宋言年纪稍长于他,这段时间,宋言一直不遗余力的帮助他,帮他想办法应付家族那边,同时还帮他出谋划策,对付萧家,,渐渐地,庞子晗对于这个陌生的“兄长”也多了一抹亲近。

看着庞子晗脸上的佩服,宋言淡淡一笑,没有说话。

他并没有就此懈怠下来,因为他知道,虽然庞子晗现在看起来对他很信任,但实际上对他还是有些保留。

而宋言想要的是庞子晗对他彻彻底底的相信,只有这样,他才能进行接下来的计划。

不过,宋言并不着急,因为他知道,眼下就会有一个机会来增进庞子晗和他之前的“感情”。

“家族那边是不是又传来消息了?”

庞子晗脸色一苦,“我爸那边催得紧,让我给出个合理的解释来,宋哥,马上就要拖不下去了,眼看萧天睿那边还得一阵子才彻底上当,我要怎么和家里说?”

宋言微微一笑,“很简单,我有一个办法。”

庞子晗最喜欢看得就是宋言这幅自信的模样,每次宋言露出这幅笑容时,都会帮他想出一个完美的主意。

“快说快说!”

庞子晗眼睛发亮,追问道。连手里的鱼竿动了都没注意。

余光注意到庞子晗急切的表情,宋言手里一动,鱼竿一挑,鱼儿跃出水面。

“鱼儿上钩了!”

宋言心里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