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张震的欲望

锦口。

茶楼的二楼靠栏杆处,两名男人隔着茶桌对坐。

其中年龄稍小些的男人看起来虽然年轻,但面容看起来䢸十分沧桑,同时表情古井无波,整个人内敛且沉默,他的身材有些消瘦,但坐在茶椅上,却能让人感觉到他的体内蕴藏着一股强大的力量,总之,这个人看上去就十分危险。

而他对面的男人,身穿一身笔挺的西装,手腕处佩有一块名贵手表,整个人看起来温文尔雅。

“你想好了吗?”

年轻男人微微颔首,简明扼要的说出四个字,“机会难得。”

中年男人皱了皱眉,有些不理解年轻男人的依仗是什么。

男人是W省有名的风投专家,这么多年来经他手的资金少说也有上千万,以他的眼光,也只能隐约感觉出未来一段时间可能会有一些事情发生,但也不能完全肯定,既然如此,年轻男人又是怎么猜到的?

想到这里,他也没有多犹豫,直接将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张震,你是怎么发现有机可图的?”

张震扯了扯嘴角,冰冷的脸上艰难的挤出一丝笑意,“秘密。”

闻言,中年男人哈哈大笑起来,“这可不公平,我帮了你这么多,你却对我有所隐瞒。”

他的确有资格说这句话,自从宋言和张震一起成立了这家风投公司后,宋言就离开了锦口,当起了甩手掌柜,平时里两人也仅仅只是通过电话交流,公司里的一切大小事务全都有张震一人负责。

一开始张震还很怀疑,认为宋言是在以退为进,想用这种方式来试探自己的忠心,可渐渐地他发现,宋言就是彻彻底底的不管公司的事情,无论自己做什么决定,他都大放绿灯。

发现了这点后,张震有些懵了。他扪心自问,如果是自己,会这样毫无保留的相信一个萍水相逢的人吗?

他自认做不到,所以对于宋言的品格便愈发的敬重起来。

君以礼相待,我必以诚回之!

张震的经历造就了他多疑的性子,所以才会因为一点点小事就浮想联翩,而宋言却并没有这么多心思。在他看来,这家风投公司才刚刚起步,根本不能给他现在带来任何的助力,更何况,公司里还有张震在,以他前世对张震的了解,自然知道张震一诺千金,既然答应了自己的合作,就肯定不会反水,因此,这样一来,他也懒得把心思花费在这上面。

张震双手交叉放在膝前,表情淡然,“还是我之前的条件,你答应我,我就如实告诉你。”

中年男人摇头,“张震,我承认你很有天赋,我也很欣赏你,所以我才会不遗余力的帮助你,而我也和你说了,我是想让你来到我公司里,职位任你挑选,你的能力不应该用在这家小公司里面。”

张震默然不语。

见张震每次谈到这个问题时就会闭口不谈,中年男人有些无奈。

他祝秀淳再怎么说也是W省首屈一指的风投师,旗下的公司更是早早就上市,如今的规模已经横跨两省,这样的资本,难道还不够让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小子心动吗?

而且,这个年轻小子不仅不心动,甚至他还想要挖自己的墙角,最可笑的是,他竟然还挖到了自己的头上来了!

想起他和张震的初见,祝秀淳轻笑一声,感慨道:“张震,不得不说,你是我见过最有胆识的一个年轻人,没有谁会像你一样去别人家的公司光明正大的挖人,而且被我发现以后,你竟然面不改色的说要我跟你走?”

张震耸了耸肩,“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你家大业大,不挖你挖谁?”

而且,有一句话他没有说出口。

在他第一次看到祝秀淳的时候,他就有一种陌生的熟悉感,就好像两人本就认识一样,而这种熟悉感上次发生的时候,还是在和宋言的初见时感受到的。

祝秀淳摇头笑了笑,没有说话。

话说到这里,两人都知道这次的谈话又是不了了之了,因此也没有再继续下去。

张震今天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来暗示一下祝秀淳,也算是报了对方帮助自己的恩情,至于对方能不能明白,那就和他没关系了。

祝秀淳看了眼手腕上的时间,“既然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

张震点了点头,“我就不送你了。”

听到这句话,饶是祝秀淳心性再好,此时脸上也不禁多了两道黑线,“张震,你小子还真是不客气,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求着想和我一起喝茶,你倒好,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我是你手下啊?”

他说这句话纯粹是气话,可没想到张震竟然认真的点了点头,“早晚是。”

祝秀淳翻了个白眼,硬是气的笑了出来,“白日做梦!”

待祝秀淳离开以后,张震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脑海中又回忆起昨天宋言和自己说的那一番话。

两人约好,每周都会通一次电话,宋言也能随时掌握公司的情况,张震也习惯了这种线上汇报工作。

而这一次,当他一丝不苟的汇报完公司情况的时候,平时一直不说话的宋言这次却开口了。

“对于人才,你怎么看?”

几乎是下意识,张震的脑海中便闪过一个念头。

这是宋言对自己的第一次考验!

不过,听到宋言这样说,张震反倒是松了口气。

毕竟,一个老板这么长时间对公司不闻不问,要不是张震知道这家公司对于宋言未来的布局十分重要,他都怀疑宋言已经放弃这家公司了。

没有任何犹豫,张震脱口而出,“在一家公司中,情商高的、智商超群的、执行力高的都会有,但其中最为缺乏的品质就是勤奋,特别是勤奋和聪明这两个品质往往很难聚集在同一个人的身上,而执行力高的人,又经常规划能力差一些,所以,对于公司而言,就必须筛选出最优的员工。”

张震这番话说的十分顺畅,并且十分简洁。

而宋言在听完张震的话之后就知道,他私下里肯定也思考过这个问题。

不过,这个时间段的张震毕竟还稍显稚嫩,无论是阅历还是思想的高度都达不到前世和的程度,因此,对于张震能说出这些来,宋言已经很满意了。

“你说的很好,只是,我这里有一些建议,你要不要听听看?”

宋言第一时间没有开口而是沉默,张震就知道自己的话并没有让对方满意,因此一直在等宋言说话,现在见宋言终于准备说了,他连忙说道:“你说。”

清了清嗓,宋言说道:“所谓人才,就是胆子大但并不逾越规矩,你交给他一件轻松的事情,他能很完美的完成,但当你交给他一件远超他实力的事情时,他能想办法完成,这,就是人才!”

张震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宋言看不见他的表情,在电话里继续说道:“一家企业就像一艘游轮,船上人员众多,你不可能保证每个人都热爱你的船,但你可以保证让每一个人都尽力保持船的运行,毕竟,船沉了,他们也没有好下场,对不对?”

闻言,张震身子一震,眼睛陡然发亮。

“我明白了!”

宋言轻笑一声,“明白就好......公司的发展应该加快了,不要把目光局限在W省内,这段时间O省会有一些机遇,如果能把握的好,能节省不少时间。”

张震沉声道:“我知道了!”

在电话挂断的前一刻,张震忽然听到宋言的一句话。

“和那个祝秀淳可以深交,如果可以,把他拉进我们的阵营来,对你大有好处。”

放下手机后,张震有些慨叹。

原本以为宋言对自己这边的情况充耳不闻,可没想到,连自己遇到谁这种小事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不过,这也激起了他的好强之心。

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看看,我张震到底有几斤几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