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突如其来的见面邀请

“少爷,庞子晗想要见您。”

萧天睿从冰柜的冰桶里夹出几块冰块放入杯中,同时给自己到了半杯82年的拉菲,端杯走到了床边,坐在竹藤躺椅上,不时的轻轻抿上一口。表情十分惬意。

“少爷?”

随行秘书见自家少爷没有说话,只得再重复一遍。

“少爷,庞少爷来了已经一个小时了,他......”

“够了,别烦我了!”

被破坏了心情的萧天睿不耐烦的睁开了眼,对着随行秘书摆了摆手。

“他这是知道斗不过我,又怕家族责罚,所以上门来求和了。”

随行秘书连忙奉承道:“他斗不过少爷是情理之中的。”

萧天睿对于这记马屁很受用,事实上,从他小时候起,两人就一直被拿来进行对比,而自己却常常比不过对方,而这种情况还是在自己长大了以后才有所改善,到了现在,他能听到的就只有对自己的称赞了。

“少爷,那见还不见?”随心秘书小心翼翼的问道。

萧天睿放下酒杯,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见!为什么不见!”

随行秘书弯了弯腰,就准备离开。

“等等!”

萧天睿扶着把手,从躺椅上慢慢坐了起来。

“再晾他一个小时,就说我在请别人喝酒!他要是愿意等,那就让他等,他要是不等......”

萧天睿嘴角微微上扬。

“他不敢不等!”

随行秘书极其有眼力见的接过了话茬。

萧天睿满意地点了点头,对着秘书挥了挥手。

等到秘书离开后,萧天睿将酒杯重新端起来,看着酒杯中摇曳的红酒,他的心里一片愉悦。

“庞子晗啊庞子晗,你我之间争来争去,到最后还是我棋高一着啊!”

一楼的大厅内。

“实在不好意思庞少爷,我家少爷现在有重要的客人要招待,恐怕还得一个小时才能结束,要不您再等等?”

自家少爷可以看不起庞子晗,可他一个小小的秘书,哪里敢对堂堂的庞家少爷不恭敬,因此,他将萧天睿的话润色了不少,以更加委婉的方式说了出来。

萧天睿什么德行别人或许不知道,但自幼和他一起长大的庞子晗那会不清楚对方的恶劣,在秘书说这番话的同时,他的眼前便浮现出萧天睿那张猖狂至极的脸。

不过,想起来之前宋言的叮嘱,庞子晗咬了咬牙,露出一个谦和的笑容,“麻烦你了王秘书。”

见庞子晗这般彬彬有礼,秘书面露不忍,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劝道:“庞少爷,你这次实在是下了一步昏棋啊!我们家少爷存心想要为难你,你既然有求于他,一会儿可千万要忍住火气才行!”

庞子晗微笑着点了点头,“我明白,多谢王秘书提醒。”

“唉!”

王秘书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大厅。

在离开的时候,他心里还涌现出一个念头来。

自家的少爷,什么时候能有庞少爷一半有礼貌?

庞子晗坐在大厅招待来宾的沙发上,表情平静,对于萧天睿让他白白等上一个小时这件事仿佛毫无怨言。

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庞子晗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便起身走到了电梯上面。

红灯渐次亮起,到了顶楼以后,庞子晗大步迈出电梯,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了萧天睿的房间门前。

深吸一口气,庞子晗将所有情绪压了下去,撑起一张笑脸。

“咚咚咚”

门里面毫无动静。

庞子晗表情一僵,忍住怒气继续敲门。

“咚咚咚”

房间里忽然传来一阵女人的嬉笑声,紧接着,就是萧天睿的大笑声。

听到里面的动静,庞子晗反而恢复了平静。

既然来之前就早有预料,那么现在就坦然面对就好了,反正在萧天睿拿下那块地皮的时候起,自己就已经赢了,不是吗?

“咚咚咚”

房间内,两名女人站在躺椅边,强撑起笑脸对着萧天睿。

听着敲门声,其中一名女人忍不住提醒道:“萧少,还不开门吗?”

萧天睿淡淡道:“你这么着急,那你就去开好了。”

女人脸色一变,连忙解释道:“不是的不是的,萧少,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

萧天睿缓缓睁开眼,表情似笑非笑。

“我叫你开门,你听不见?”

被萧天睿阴森的目光一扫,女人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再不敢拖延,连跑带颠的来到了门前,一把拉开了门。

“有劳了。”

庞子晗对着女人微微一笑,走了进来。

看着躺在藤椅上的萧天睿,庞子晗嘴角一扬。

那就开始吧,最后的试探!

......三楼的隔间内。

房间里装修十分得体,字画,竹屏风,镂空的雕花窗户,瓷器、烛台、珠帘飘摇,素雅的花瓶,柔和的花香,古朴的红木茶几......从设施来看,房间里的所有东西都线条流畅,古色古香,颇有一番韵味。

简单扫了一眼,宋言在心里赞叹,真是绝佳的会客场所。

透过珠帘,宋言一眼便看到,一个女人正趴在茶几上,似乎是在休息。

从门口的角度,宋言看不清女人的脸,只能看到一头如墨长发,随意披散在肩膀和背上,同时,女人上身穿着合体的雪白衬衫,衬衫往下拉,收在咖啡色的休闲长裤里面。

由于女人正卧在茶桌上,她的衣服几乎是熨帖在身上,不起一丝褶皱,进而将她玲珑有致的身躯毫无保留的展现在宋言的面前。

这样的画面,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会蠢蠢欲动。

通常上流社会中的贵妇人们虽然也讲究身材,但普遍都缺少运动,故而会缺少一种柔和而丰美的曲线,只不过,这一点在这个女人身上完全没有得到体现,在她身上,宋言只能看到一种成熟女人丰盈的完美。

撩起珠帘,宋言可以制造出一点动静。

“谁?”

女人闻声迅速抬头,眼神中充满警惕。

只是,她的脸上还带有一抹睡眠过后的红韵,声线也掺杂着一丝慵懒,因此,这句话说出口后,不仅没有起到警示作用,反而多了一种诱惑的意味。

在看到脸的那一刻,女人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也就有了解释。

聂雨璇。

“宋言?”

看清楚来者之后,聂雨璇松懈下来,情不自禁的又打了个哈气。

宋言轻轻一笑,止住了脚步。

“聂小姐难不成忘了,今天是你邀请我来的?”

拂去眼角的泪花,聂雨璇顺势伸了个懒腰,大幅度的动作将她的身躯展现的更加完美,饶是宋言也有些驾驭不住,只得轻轻咳嗽一声,将目光偏向一旁。

聂雨璇将手滴在光洁的下巴上,幽幽道:“我知道。”

看宋言一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聂雨璇有些好笑的说道:“还不过来坐?我是什么洪水猛兽不成!”

宋言洒脱一笑,坐在了茶几边上。

“美人邀请,岂可推辞?”

见宋言坐下,聂雨璇脸上多了一抹满意地笑容。

“这次叫我来有什么事?”

宋言不习惯和一个陌生女人共处一室,便直接说道。

聂雨璇这次也没打算啰嗦,事实上,她一直是一个雷厉风行的女人。

“我的合作伙伴要见你!”

宋言一怔。

“什么时候?”

看着一向风轻云淡的宋言终于脸上多了些表情,聂雨璇娇笑起来。

“哈哈哈,我还以为你是木头呢,原来也会吃惊!”

宋言却没有和她开玩笑的心情,他微微蹙眉,又重复了一遍,“什么时候见?”

看着宋言漆黑的双眸,聂雨璇收起笑意,一字一句道:“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