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杀局初现

现在?

看着笑眯眯的聂雨璇,宋言皱了皱眉。

沉吟片刻,宋言问道:“你和他说了什么?”

“我?”

聂雨璇有些惊讶的指了指自己,见宋言表情认真,她耸了耸肩,“我什么都没有说,毕竟我已经和他合作了,再让他知道我和你也有关系,肯定又会牵连出一大堆的事。”

再说到“有关系”的时候,聂雨璇故意用很暧昧的语气说出来,同时她有意无意的舔了舔红唇,丹凤眼微微眯起。

宋言宛若没看见一样,表情依旧淡漠,“那他怎么忽然改变主意了?”

见宋言不为所动,聂雨璇撇了撇嘴,收起了想要逗弄他的心,难得的正式起来,“以我对北长夜的了解,他应该是看出了什么蛛丝马迹,而且,他这个人最喜欢直来直往,既然对你有想法,就不会在背地里偷偷打探你的消息,而是直接见你。”

宋言思索了一下聂雨璇的话,觉得她说的有几分道理。

只不过,北长夜直来直往是一回事,可如果真的有人把他当成毫无心机的莽夫,那就真的是自寻死路了。

一个能在北家那样的家族中脱颖而出,代表北家来大陆向京城寻仇的人,岂会真如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聂雨璇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但是她却说出了这样的话,想要误导自己,那么思来想去,也只有一种解释能说得通了。

她想迷惑自己,影响自己对北长夜的判断,从而轻视对方。

更严重的情况或许就是自己因此而觉得北长夜不是一个好的合作伙伴,而对方或许对自己已经有了兴趣,自己这边却不知道,一来一往,两边虽然没有结下仇怨,但坏的印象肯定就形成了。

不管是那一种情况都能说明一点——聂雨璇不想自己和北长夜联手。

这又是为何呢?

如果自己和北长夜联手的话,岂不是会加快自己进军京城的速度,到那时,自己答应她的事情就能提前完成了。

以北长夜的实力,以及和京城的渊源,放眼整个大陆都找不到第二个这么好的合作伙伴了。

等等......北长夜的实力!

宋言恍然。

他明白聂雨璇是什么想法了。

看着笑眯眯的聂雨璇,宋言再一次清晰地认识到,这个女人绝非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极致美丽的外表下,潜藏着一个冰冷且富有心机的灵魂。

这是一个如梦般迷幻的陷阱,稍有不慎,就叫人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宋言轻笑一声,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来拿回主动权了。

“那以聂小姐的高见,我是见还是不见?”

说话的同时,宋言的身子向前压去,脸上带着一丝笑意。

聂雨璇眉头一挑,直觉告诉她,宋言可能意识到什么不对劲了!

这个家伙难不成是属狐狸的,怎么心眼儿这么多!

聂雨璇心里暗暗叫苦,表面看上去却毫无破绽,一如既往的美艳优雅。

“宋先生,我们只是合作伙伴,恐怕我不能代替你做决定。”

宋言摊了摊手,笑容玩味,“我很相信聂小姐的判断,要不聂小姐替我选选?”

聂雨璇脸色一僵。

这一刻她无比确定,宋言一定是猜出来自己的想法了。

如果宋言和北长夜说了这件事......聂雨璇毕竟是聂雨璇,只一瞬间,她就做出了反应。

“哦?既然如此,宋先生就去吧,反正你一个大男人要做什么,我一个小女子哪能拦得住呢?”

宋言笑了。

好一招以退为进!

先是摆出弱者的姿态,同时将自己架起来,这样一来,一般的男人面对着这样一张我见犹怜的脸,恐怕都不忍心下得去手了。

不过,宋言可不是什么一般人。

“那我就和他见一面。”

聂雨璇的嘴角刚刚上扬,就被宋言的下一句话打断了。

“不过不是现在。”

看聂雨璇的笑脸凝固住了,宋言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他手一撑地站了起来。

“聂小姐,等到合适的时候,你再还我这此人情吧!”

留下这句话,宋言便离开了。

看着宋言潇洒的背影,聂雨璇恨得牙根痒痒。

她仔细回忆了一下,自从两人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一直都是宋言占据上风,而自己被一个比自己小了六岁的男人牵着鼻子走,根本讨不到什么好处。

她聂雨璇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

“宋言......”

越是回想,聂雨璇就越是不甘心,刚刚她只是挖了一个十分不起眼的坑,就马上被对方察觉了。对于这样的人,她能有什么办法?

真的动手对付对方?

先不说宋言究竟和宋家之间还有几分关系,光是对方现在已经走进了北长夜的视线里,她就不能这样做。

“早知道有今天,第一次见面就应该动手!”

想着想着,聂雨璇忽然噗嗤一笑。

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捂着嘴娇笑起来。

一瞬间,整个房间都明媚起来。

“这个混蛋.....其实也还有点意思!”

聂雨璇愈发的期待两人下一次的见面会是什么场景了。

不过,以宋言刚刚表现出来的态度来看,恐怕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昆海这边的事应该就尘埃落定了。

......聂雨璇口中的混蛋,此时正和庞子晗通电话。

“子晗,怎么样了?”

刚刚从萧天睿房间走出来的庞子晗听到电话里熟悉的嗓音,原本怒容满面的表情也舒缓了许多。

“宋哥,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

听他这么一说,宋言便知道事情稳了。

“那就好,接下来就该散消息出去了,不能让萧天睿过的太安稳。”

庞子晗兴奋道:“我明白!也该让那些看戏的人放放血了!”

宋言轻笑一声,“你这次损失也不小,借着这个机会往回捞捞本吧。”

挂断电话,庞子晗对着空气挥了挥拳,脸上全是快意。

一通电话下来,他刚刚在萧天睿哪里受得气也一扫而空。

“宋哥果然是我的贵人!”

庞子晗叨叨了一会儿,越说越兴奋。

在他小时候,就曾经有个算命的对他说,在他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会遇到一个贵人,但是他和贵人命不和,需要先经过几番波折,才能顺利依附上对方,后半辈子便可依仗对方大富大贵。

现在想想,他觉得,这就是说的自己和宋言。

“天意呐......”

庞子晗摇头晃脑,神情十分得意。

按下号码建,他拨通了一个号码。

“庞少。”

电话那边的声音压得很低。

“子民哥,可以动手了!”

“好!”

对话十分简短,但关系到的事情却十分重要。

毕竟,庞子晗口中的“子民哥”,全名叫做韩子民,同时,他还有一个身份。

萧天睿的第一个心腹手下,老韩!

挂断电话,庞子晗勾了勾嘴角。

该收网了!

与此同时——公园里。

放下手机,宋言坐在长椅上,微微仰头,看着树枝上一只螳螂正在慢慢朝着蝉爬去。

终于,在经过几分钟的等待后,螳螂来到了蝉的旁边,同时,螳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蝉一击必杀。

只是,宋言的注意力明显不在螳螂身上。

因为,在枝头,一只黄雀已经哪里驻足许久了。

看到这一幕,宋言轻笑一声。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只是,这混乱的局势下,谁是螳螂,谁是蝉,谁又是黄雀,谁能说得准呢?

宋言没有在看下去,他知道,结局早已注定。

果然,在他转过身的那一刻,黄雀展翅而起,扑到了螳螂旁边。

不动则已,一动必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