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如何抉择

三人关于公司未来的发展谈了很多。

宋言并不打算干预公司的具体发展,不过他毕竟有关于未来国内经济走向的记忆,因此在一些大方向上他给二人提供了一点方向,以供他们做计划用。

庞子晗一开始还有些放不开,只在一旁听着张震说话,可当他注意到宋言眼中的鼓励后,便渐渐地放松下来,大胆的将自己心中的一些想法说了出来。

送一开始也只是想让庞子晗有一些参与感,不要让他觉得自己被排斥在外,可当庞子晗逐渐说出他的见解之后,宋言也慢慢从随意变为认真。

庞子晗不愧是大家族中走出来的子弟,尽管是刚接触这个行业,可他的眼光和判断力丝毫不弱于那些沉浸此道多年的老手,甚至在某些方面犹有过之。

并且,比起那些年纪稍大的操盘手来说,庞子晗明显更加年轻气盛,在一些规划上面虽然略显稚嫩,却也能显示出他的拼劲儿和果决,这也是宋言和张震极为看重的一点。

他和张震都有自己的目标,并且留给他们的时间并不充裕,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完成那么宏伟的目标,稳扎稳打显然是不可以的,因此他们必须剑走偏锋,另辟蹊径。

所以,他们的团队更加需要那些更富有朝气,敢拼敢打的年轻小将,而不是那些稳坐钓鱼台,指点江山的智星谋者。

这样一来,果决有余而沉稳不足的庞子晗就符合了他们的要求,因而在听完庞子晗的想法后,就连宋言也难得的话多了起来,给予了他相当多的指导。

庞子晗在一旁听得头头是道,对于宋言的钦佩也愈发深了起来。

闲聊进行的也差不多了,宋言起身去结了账,然后庞子晗就和张震一起回了公司,为了接下来的新一轮任务做准备。

而宋言也开始计划起接下来要如何做出合适的布局,才能在接下来的混乱对局中保全己身。

如今的昆海汇聚了各方势力,每一方都各有各的打算,只不过目前还在小心翼翼的试探阶段,但宋言知道,等到上面的文件下发下来时,就是进入最后决战的时候。

在他前世的记忆中,只模糊的记得北长夜最终获得了胜利,只是他当年这个时期时还只是个普通人而已,并没有太多机会接触到这个圈子,所以知道的消息并不详细。

而且,宋言也发现了一点,那就是自从他穿越过来以后,他这只蝴蝶每一次煽动翅膀,都引起了一系列的变动,就仿佛历史在不断自我调整,以适应有他在的时代。

就例如在前世,宋言可以肯定,王天泽绝对没有被卷入到这次昆海事件当中,可这一世,王天泽却阴差阳错的来到了这里,成为了整个事件的一部分。

“接下来还会有哪些变动呢?”宋言心里默默盘算着,眼中闪烁着深邃的光芒。

无论如何,他既然来到这一世,就不可能再被大局势牵着走,从重生的那天起,宋言的野心就已经被点燃,他不甘心在随波逐流,而是要当掌握主动的那个人。

从酒店里走出来的王天泽,表情如常,丝毫看不出什么异样。

他先是环视了一圈四周,见没什么人之后,招来一辆出租车,然后上了车。

“您去哪?”司机热情的问道。

“随便转转。”透过车窗,王天泽看了一眼外面夜色笼罩下的街道,淡淡道。

“转转?”司机一怔。

但他见王天泽一副不想说话的模样,也只好按照对方的意思,绕着城市开始转了起来。

等转了大概一个小时之后,王天泽忽然说道:“现在掉头,去海清酒店。”

司机没有说话,默默地调转了车头。

而在先前北长夜所在的酒店门外,一辆车正静静地停在那里。

“对不起老板,我们跟丢了。”

电话那边,宋城听到这个消息后皱了皱眉,却也没有苛责手下,而是说道:“我知道了,没有被发现吧?”

“这......”

两个手下对视了一眼,拿着手机的人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应该没有。”

听着电话中对方语气中浓浓的不自信,宋城叹了口气,“好了,就这样吧。”

挂断电话,宋城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沙发上,表情阴晴不定,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许久——“真是够乱的。”

宋城自嘲的笑了笑,然后缓缓起身,走到了冰柜前,取出一瓶红酒。

这段时间他一直没有好好睡上一觉,每到深夜,脑海中就会不断浮现出几个人的名字,其中两个人的名字反复出现。

“赵一男,齐明春......”

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宋城轻轻抿着,不一会儿,在酒精的作用下,他的眼前就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只不过,他的表情却依旧平静,甚至可以用冷淡二字来形容。

“你们究竟要看戏到什么时候......”

......到了酒店门口,王天泽给司机丢下两百块钱,就径直走进了酒店。

比起离开酒店时的小心翼翼,此时的王天泽显然丝毫不在意他人是否会发现自己,甚至还饶有兴致的打量起酒店的陈设来。

当回到屋的时候,王天泽坐到沙发上,表情平淡。

脑海中,先前与北长夜的谈判的画面不断浮现。

“你被人跟踪了。”

王天泽心一惊,看向北长夜淡然的表情,问道:“你怎么发现的?”

“我每天都会记下来酒店下面来了多少辆车,你刚来以后,紧接着下面就又多出一辆车。”北长夜平静道。

王天泽表情阴晴变化,很快就猜出了是宋城那边派来的人。

“这些都不重要,这次来,我是想和北少谈谈合作的事情。”王天泽强自恢复镇定,笑着对北长夜说道。

北长夜却是不冷不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过头去,“我不认为我们之间有什么合作的空间。”

王天泽本就不愿拉下脸来找北长夜,如今见北长夜一副桀骜的模样,更是气的怒火中烧,可想起电话里王卫阳气急败坏的话,他压抑住心中的怒气,强撑起一副笑脸,“北少,你的来意我十分清楚,今日来就是为了......”

“你回去吧。”北长夜忽然打断了他的话,并对着他摆了摆手。

“这是为何?”王天泽愕然,然后强忍着怒意问道。

北长夜没有看他,而是静静地说道:“拿出你的诚意来,在此之前我不会相信你说的每一个字。”

王天泽默然。

他知道北长夜没有做错什么,毕竟双方在今天之前还是敌对关系,想要合作,并不是件简单地事情。

可如今王家形势危急,他没有太多时间去证明自己的诚意,因此他只得问道:“北少可否指一条明路?”

闻言,北长夜转过身,一双漆黑的眼睛凝视着王天泽。

不知为何,王天泽忽然心里有些发慌,总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盯上了。

“去拉拢东方祝。”北长夜忽然说道。

“什么?”

王天泽这次是真的惊讶了,东方祝可是宋城那边的人,自己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去挖墙脚?

“证明你的诚意,只有这个办法。”北长夜淡淡道。

王天泽脸上满是纠结,这一刻,他十分想拍桌子走人,可现实又告诉他,他不能。、看着王天泽难以抉择的模样,北长夜又说了一句话,直接让王天泽下定了决心。

只见北长夜从身后掏出一个档案袋,冲着王天泽示意。

“这是什么?”王天泽好奇的问道。

“只要你能证明诚意,这就是你的。”北长夜说道。

忽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

“这个能帮你在家族中确立地位,并且还能挤走你那个碍眼的哥哥。”

北长夜嘴角微微扬起,眼中闪过一抹诡异的光亮,这一刻,他看起来就像一个蛊惑人心灵的魔鬼。

“如何选择,全都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