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东山再起的可能

“如何抉择,全都在你。”

王天泽看着北长夜脸上意味深长的笑意,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而北长夜在说完这句话后,就将档案袋放在了王天泽面前的桌子上,然后偏过头去,静静地看着窗外的夜色。

房间里顿时陷入宁静,两人一坐一站,久久无言。

王天泽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档案袋,明明只有两步的距离,可此时却遥远到仿佛怎么也够不到。

他不怀疑北长夜会诓自己,像他们这些出身名门的大家族子弟,身上都会有属于自己的骄傲,更何况如今北长夜占据上风,没必要在这件事上耍小心思。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套房内十分安静,王天泽眼神变化不定,看不出心中是何想法。

许久——“叮当”

酒店外,钟摆楼发出一声响鸣,回荡在静谧的夜色之中,也让王天泽回过了神。

王天泽看着北长夜的侧脸,竭尽全力想要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些答案出来,可他看了半天,只能无力放弃。

“我愿意试一试。”

王天泽终于下定决心,他咬了咬牙,听自己这样说道。

在说完这句话后,他忽然感觉自己心中那根一直紧紧绷着的弦断了,同时那股一直支撑着他不放弃的气也散了。

他本以为自己会不甘,会十分无力,可当他真正说出这句话时他才发现,原来自己竟然是这么的轻松。

长久以来,他都一直拿大哥来当作目标去追赶,甚至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他已经牺牲了太多。

他一直以为自己对大哥没有什么嫉妒的想法,他也一直告诉自己,大哥没有做错什么,只是因为父亲的偏心才导致今天的情况发生的。

可就在刚才,他在说出那句话时,他第一次毫不掩饰的表达出了自己心中的不满。

凭什么,凭什么都是父亲的儿子,你却备受重视,而我就要被任意打骂!

北长夜觉察到了王天泽的变化,但他并没有说什么,眼中的光亮一闪而逝,随即又恢复到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没有试一试,只有必须成功。”

北长夜的话依旧凌厉且不留余地,可这一次王天泽却没有感觉到被侮辱,甚至于他反而露出一抹快意的笑意。

“北少倒是对我有信心。”

北长夜淡淡的说道:“我只是对自己的合作伙伴有信心,我从不和能力不足的人合作。”

王天泽耸了耸肩,表情轻松,“北少等我好消息。”

北长夜微微颔首,没有说话。

此行目的已经达到,王天泽便没有再待下去,和北长夜笑着告别后,就离开了套房。

北长夜目光闪烁,直到看着王天泽离开后,才重新归于平静。

尽管在整场谈话中他说的话并不多,但北长夜知道,种子已经在王天泽的心中种下,只需要有朝一日的一次不经意的催生,就会长出不详的花来。

北长夜靠在沙发上,缓缓闭上了眼。

对于接下来事情会如何走向,他并不需要担心太多。先前的王天泽太过浑浑噩噩,想要得到的太多,却又不知道如何去做,北长夜只是小小的推了他一把。

人的成见就像一根拔不出去的刺,会一直横亘在哪里,所以,哪怕北长夜丝毫不担心王天泽会看出来这是一场针对王家的阴谋。

你有所求,我有所取,两人一拍即合,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

北长夜一向不喜在背地里耍小手段,他的每一次布局都是赤裸裸的阳谋,哪怕对手明知道这是圈套,也不得不乖乖钻进来。

而王天泽是否会完成这项目标……

北长夜勾了勾嘴角,昏黄的灯光下,他的脸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中,看不清轮廓。

王天泽无论成功还是失败,对他都没有任何影响,他从始至终就没有参与进来,更何况,情况就算再糟糕,能比得上当初北家的众叛亲离吗?

北长夜猛地睁眼,眼中尽是冷漠和残忍。

从沙发上起身,他继续走进卧室,拿起文件翻阅起来。

虽然身在大陆,可他依旧要处理大量家族在东港的事务,这就使得他每天的休息时间极少,可即使是他每天都近乎不眠不休的工作,家族那边依旧在传呼他,让他尽快回归。

家族那些蛀虫们的脸庞仿佛就在眼前,北长夜却是表情淡漠,丝毫不受影响。

无论那些人蹦跶的再欢,北家也依旧在他的掌握之中,因此他并不担心这些人。

只是,当他想到京城中那些人时……

“你们打的是什么算盘,是想让我知难而退?”

北长夜拿起一张满是标注的财务报告,脸上带着嘲弄。

“翻来覆去也只有这一套老把戏,真是够无趣的。”

……

冰冷的水花溅到脸上,崔东升使劲拍打着脸,直到脸颊传来阵阵麻木的感觉,他才后知后觉的抬起头。

镜中,他那张苍白的脸上泛出点点不正常的红润,眼底是掩饰不住的疲惫和灰暗。

王伟离开已经快一天了,可他脑海中却还在不断重复着之前的画面。

“你真的要帮我?”崔东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着一脸笑意的王伟,他有些怀疑的反问道。

王伟摊了摊手,一副无比诚恳的模样,“崔副盟长,我认为这个时候你应该选择相信我,而不是瞻前顾后,不是吗?”

崔东升表情阴晴不定,他知道王伟说的是对的,如今的他四面楚歌,毕生勇不可能给他任何苟延残喘的机会,而北长夜既然和聂雨璇合作,并且精心谋划了这场针对自己的行动,就不可能半途而废。

至于聂雨璇......崔东升眼神阴鹜,重重的喘了一口粗气。

他知道,这个女人早就恨死了自己,这些年来,如果不是自己一直在商盟任职,并凭借崔家在O省的影响力压制住对方,恐怕这女人早就找上门来了,如今自己失势,聂雨璇终于有了机会可以替那个男人报仇雪恨,她是绝对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

崔东升没有说话,眉宇间尽是纠结。

他不傻,这个时候王伟忽然找上门来,必然是有所图谋,如果利益不够大,对方也不会冒着背叛如今正前途无量的毕生勇的风险来和自己谈什么合作。

可他如今已经和废人没有什么两样,又有什么是值得对方贪图的呢?

更何况,就算自己知道这是阴谋,可自己有的选吗?

崔东升心里升起一股悲哀,那是被命运支配的无力,也是一再妥协之后的麻木。

当看到王伟看向自己的眼神时,这种感觉愈发强烈。

那眼神里尽是笃定,几乎是在明白的告诉崔东升:我不怕你拒绝,因为你没得选!

是的,他已经无路可退了,他没得选择。崔东升这样对自己说道。

“说吧,你想要我做什么。”

许久,崔东升幽幽的说道。

王伟脸上绽放出一抹异样的光采,他看着一脸认命的崔东升,微微一笑,然后轻声说道:“崔副盟长,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何必如此沮丧?”

崔东升漠然的看着王伟,表情古井不波。

王伟却像是突然间变了个人,他微微扬眉,脸上带着一抹反常的笑容。

“崔副盟长,人的命运总是多变的,你怎么能确定,这次会不会让你东山再起呢?”

东山再起?

听到这四个字后,崔东升心里忽然一怔,紧接着瞳孔瞬间收缩,脸上浮现出惊恐非常的表情来。

看着好像忽然间明白了些什么似的崔东升,王伟微微一笑。

“想要东山再起吗,崔副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