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份意外的名单

对于东山再起的问题,崔东升陷入到了一种莫名的境遇之中,而毕生勇却并没有因为这样的问题而担忧过。

在他看来,崔东升已经被切断了所有的后路,崔家弃卒保帅,早早地就和崔东升断绝了关系,而崔东升平时并不注重与下属打好关系,以至于如今崔东升出事,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上门拜访他。

当听到秘书汇报上来消息的时候,饶是毕生勇一直把崔东升当成眼中钉肉中刺,却也不得不感慨一句。

这得是多失败的人,才会沦落到这般众叛亲离的境地。

为官多年,却没有一个知心下属可以分忧解难,唯一一个可以依托的秘书陈梁,也因为一些不能诉诸于口的原因背叛了他。

一世为人子,为了家族尽心尽力,却被家族毫不犹豫的拉出来挡灾,不得不说,无论是崔东升还是崔家,都没有一个好东西。

又或者说,崔东升会成为这样的人,正是崔家这种自私自利家族的产物。

毕生勇冷笑一声。

到了今天这种情况,崔家竟然还在做梦,幻想着可以在这次动乱中幸免于难,只需要放弃崔东升一人,就能平安无事。

不过想想也是,但凡崔家能出来一个能堪大用的人,也不会让崔东升这样的废物承担起振兴家族的重任。

而就是这么一个被整个家族联合退选出来的人,却在多年后,又被他们亲手抛弃,不得不说,命运实在是捉弄人。

毕生勇对于崔家的命运并不同情,甚至于十分乐见。

崔家尽管式微,但毕竟是传承多年的老家族,在O省扎根深远,涉及诸多领域,远非一般的小家族可以比拟。

而毕家想要真正在O省说一不二,将O省作为本家的大本营,就必须将崔家这个竞争对手排挤除外。

一山不容二虎,卧榻之地岂容他人酣睡,自古以来就有这样的道理,崔东升想不明白这种浅显的道理,可他毕生勇却不会犯错。

如今崔东升已经被崔家出卖,而崔家在离了崔东升这颗最粗的大树后,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背靠大树好乘凉了,只是现在那些崔家人还看不透这一点,当他们反应过来时,崔家早就被毕生勇处理完了。

如果说在之前,事情刚刚发生的时候,毕生勇可能还会觉得这只是一些家族之间的一些小打小闹,并不会倾注太多的心思。

可随着事件的逐渐扩大,在商盟混迹多年的毕生勇很快就敏锐的觉察到这其中恐怕另有隐情。

而当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一步后,他的猜想也终于得到了证实。

崔东升尽管并不得人心,可他毕竟是省商盟的副盟长,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所以哪怕他再过分,下面的人再恨他,平时也只能笑脸相迎,陈梁如此有心机,也只能一点一点爬到崔东升身边,通过这种方式完成复仇,毕生勇再不喜他,平时见面也不能表现得太过明显。

可就是这样一个位高权重的人,在这次动乱中竟然这么容易就下台了。虽然确实有很多人联起手来对付崔东升,但毕生勇还是透过层层表象看出了事情的本质。

崔东升之所以如此轻易的就垮台,就是因为背后有人故意为之,上面一定有人在暗中精心布局,为的就是让整个O省乱起来,而崔东升则十分不幸的成为了那个杀鸡儆猴的鸡。

至于猴是谁,毕生勇觉得可能会有很多,至少在他看来,自己就是其中之一,至于更深远的,他现在还不敢肯定。

不过,哪怕只猜出了事情的一部分真相,就足以让毕生勇浑身冰凉,喘不过气来。

而这也是他这般不惜代价也要往上爬的原因之一,他不想自己的命运被人如此轻而易举的操控。

可以说,崔东升的下场给他敲响了警钟。

这其中固然有崔东升和崔家本身的原因,可毕生勇却觉得,这无疑是极为生动的一课,所有人都将从中学到些什么。

尤其是家族中那些不知天高地厚,一心想要往外跑的小崽子们,想到那些不让人省心的后辈这两天也乖的像是一只只鹌鹑一样,毕生勇就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来。

这样也好,崔东升总归是起到了一点积极作用,只是,崔东升如果知道了自己竟是起到了这样的教育意义,不知道他会不会气急败坏。

收起这些思绪,毕生勇翻来面前秘书刚刚递上来的文件,开始潜心批阅起来。

这段时间,毕生勇注意到商盟要处理的事情多了起来,每天经他手的文件数量都在增加,而这也无一不在佐证着他最初的猜想。

不过,既然早就有了思想准备,毕生勇也没有太过焦虑,他只是每天准时上班,然后批阅完当天的文件,就回到家中,和妻儿一起吃饭散步,每天的日子过的倒也算清闲。

可今天呈上来的文件当中,却有一份是与众不同的。

当看到那份由陈梁递交上来的加密文件后,毕生勇先是笔一顿,紧接着便露出一抹充满深意的笑容。

这几天陈梁一直处于失联的状态,不过毕生勇知道,对方是想在自己还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尽可能的从他这里换走好处,毕生勇也不愿在这时候节外生枝,倒也一直迁就陈梁,给他在诸多事情上开了绿灯。

但陈梁却一直没有将手里的情报交出来的打算,因此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在和毕生勇打马虎眼,毕生勇将一切看在眼里,却没有说什么。

而这,也是他与崔东升的不同之处。与崔东升对待下属态度极差不同,毕生勇在榨干别人最后一丝利用价值之前,都会拿出礼贤下士的态度来对待对方,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收获这么多门生,并将自己的派系安插在商盟各个部门。

所以,他并没有催促陈梁,而是尽力满足对方的要求,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做。

他十分清楚,对方一定比自己着急,因为哪怕崔东升真的走了狗屎运东山再起,也不可能奈何得了自己,而陈梁作为一个叛徒,必然是被第一个找上门的。

而且,据他掌握的情报来看,陈梁目前的生活并不好过,所以,他丝毫不担心陈梁会不来找自己,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没有主动找上门,就是为了在今后的谈判中可以占据上风,不被陈梁牵着鼻子走。

事实也再一次证明,他是对的。

看着这份加密的文件,毕生勇淡淡一笑,然后解开上面的线,抽出了一份名单。

当看到上面第一行人名时,毕生勇的笑容一滞,眼神也有片刻闪烁,可马上他就恢复了平静,继续看了下去。

当看完整个名单后,毕生勇放下名单,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这一刻,他十分庆幸自己之前的选择,无论是打压崔东升,还是一切都由着陈梁来,否则的话,恐怕他今天就无法得到这份极为重要的名单了。

毕生勇眸光闪烁不定,额头上隐约可见凸起的青筋,放在桌上的手也紧紧攥在一起,胸膛也在不断起伏着,整个人看起来像是在忍耐着巨大的怒火。

许久——“真是打了一副好算盘。”

毕生勇嘴角微扬,却不复往日的和善,而是充满冰冷。

他拿起桌上的电话,紧接着便拨打了一个号码。

他知道,这是一次机会,而且很有可能是最后一次机会,无论是对对方,还是对自己,这次机会都十分重要。

电话仅仅响了一声,就被接通了,显然,电话那边的人也在等待着这个至关重要的电话。

“毕盟长。”

毕生勇没有客套,直接说道:“说出你的目的,你只有一次机会。”

似乎怕电话那边的人还要拖下去,毕生勇停顿片刻,声音更加冰冷,他的目光落在桌面,面沉如水,“只有一次机会,不要再试探我的耐心了,陈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