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冷风袭来,张晓珂缓缓睁开眼。

床头前,张爸正脸色严肃地看着他。

张晓珂一个激灵,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

他瞥了一眼床,被子被掀到了床的一角,难怪刚刚觉得有些冷!

张晓珂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正指着8点5分。

“才晚起了五分钟,就要掀我被子!”张晓珂委屈地嘟囔了一声,飞快地拿起毛衣往头上套去。

再不穿衣服,就真的冻僵了。

“说好了平时七点起床,周末八点,你已经多睡五分钟了。”张爸皱着眉头,“这要是在战场上,别说是五分钟,就是一分钟也不能耽搁。行动早一分钟晚一分钟,说不定就是胜利和失败的分别。”

“现在又不是打仗!我也不是你的兵!”张晓珂穿好了衣服,忿忿的道。等到把被子叠成整整齐齐的豆腐块,就走进卫生间洗脸刷牙。

刷完牙,洗完脸,吃过早饭,张爸已经换好了衣服,早早地等在了门口。

“又是跑步……”

张晓珂虽然不爽,但还是换上跑鞋,下了楼,绕着小区一圈一圈地跑起来。

足足跑了一个小时,张晓珂已经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了,满头都是汗水,张爸这才喊了停。

张晓珂汗流浃背,拖着两条沉重的腿回到家中,刚一进门,张爸就说道:“去冲个澡,然后我们上军史课。”

虽然也陪着张晓珂跑了一个小时,但张爸却依旧精神好得很,额头上只是微微出了点汗而已。

张晓珂没理他,也没去洗澡,随便拿毛巾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就直接坐在了沙发上,掏出了手机,打开了王者。

“张晓珂!”张爸皱起眉头,提高音量又叫了他一声。

“我不想上。”张晓珂头也不抬地大声说道。

“为什么不上?每周六上午军史课,这是我们说好了的,男人要懂得信守承诺。”张爸表情有些不高兴地走到了张晓珂的面前,抽走了手机:“去洗个澡,然后上课。刚跑完身上全是汗,容易感冒。”

“我受够了!受够了!”张晓珂终于爆发了,“到底还有完没完啊!”

“什么有完没完?”张爸皱着眉。

“星期一到星期五,别人都是七点半起床,只有我是七点钟起床,要先跑完半小时步再去上学!难得一个周末,别人都是睡到自然醒,只有我要八点钟起床去跑一个小时步!跑完了步就得上军史课!我受够了!凭什么不让我睡觉,凭什么不让我玩?”

“跑步是为了你的身体好!有了好的身体才能更好的学习,军史课是为了提高你的思想觉悟!”张爸板着脸道。

“我还是个学生,刚上初一!我每天都有那么多的作业要做!成绩的方面你也没降低对我的要求啊!”张晓珂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脸涨得通红,“我还没说完呢!被子要叠豆腐块,平时都得坐有坐相站有站相,吃饭必须二十分钟内吃完,不许说话!有没有这个必要啊!除了你,还有哪个家长对自己家孩子管得那么严的!”

“这都是为了培养你的好习惯,在部队里,哪个兵不是这样的?这点小小的训练都完不成,那就是个孬兵。”

“可我不是你的兵!你也早就退伍了!这里是家,不是部队!我要有自己的时间,我要玩。”张晓珂大声喊了起来,“你根本就不是为了我好!你就是忘不了自己是个军官,所以把我当成你手底下的兵训练!我现在不是兵!将来也永远不会参军!”

“胡说八道!”张爸很不高兴,伸手指着张晓珂,“军人怎么了?用军人的标准培养你不好么?没有军人来保家卫国,哪有今天的和平生活?像民国那样,被列强踩在脚下随便欺负,百姓民不聊生,你就高兴了?”

“怎么就民不聊生了?”说到这个,张晓珂更不乐意了,“你天天动不动就跟我说,民国怎么惨怎么惨,新中国怎么好怎么好。我一直就不明白了,真要民国惨成那样,怎么就出了那么多的大师了?陈寅恪、徐志摩、胡适……你看看现在,怎么就一个都出不了呢?”

“大师?你眼里就那几个大师了是吧?”张爸气笑了:“就是因为经济结构失衡,上层与底层是完全割裂的,有钱有社会地位的人,自然可以风花雪月,自然可以潜心研究——还研究不了多少自然科学的东西,只能埋头钻研国学,搞搞故纸堆里的东西。只有文学史学大师才叫大师,物理化学生物的就不叫大师了么?来,你倒是给我说说看,民国出了什么享誉世界的科学家了?”

张晓珂一下被挤兑住了,脑子卡了半天,还真是想不出来一个名字,强辩道:“那也顶多只能是半斤八两而已!”

“哪来什么半斤八两!我都说了,上层与底层是完全割裂的。你眼里只看到那么多的大师,却看不到普通人的生活有多艰难。”张爸恨铁不成钢,“外国的侵略者,本国的资本家和地主……甚至还有帮会分子,这些毒瘤在,人民能过上好日子么?”

“日军侵华之后,确实民不聊生,这个我不反对。那至少被侵略之前还是可以的吧!”张晓珂还是不服气,“历史课上刚讲过,从1927年到1937年,是中国发展的黄金十年。要不是被日本鬼子打断了这个进程,发展到今天,也未必就比现在差了。”

“狗屁的黄金十年!”张爸生气地重重一拍桌子:“真把你丢到那时候,你都活不过一个礼拜!饿都饿死你了!”

“我有手有脚的,怎么就饿死了?”张晓珂气哼哼道:“就是再不行,我去码头上扛大包,当苦力,也能养活自己!”

张爸脸上一阵红一阵白,额头上青筋直冒。

张晓珂虽然不敢直视张爸的目光,但仍梗着脖子不肯服输。

“……算了,跟你说不明白。军史课你要是不想上,那就不上了。以后跑步不想跑,你就不跑了。你爱玩游戏就玩游戏,爱写作业就写作业,随你吧。”

张爸把手机丢在沙发上,扭头进了书房。

张晓珂赌着气,捡起手机,也跑进了自己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