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从这天起,父子两人真就没再说过一句话,互相赌着气。

张晓珂再没有早起跑过步,也没有叠过被子,不用在作业之外还得上军史课,累了的时候还可以在沙发上葛优瘫。

至于张爸呢,看见了也当是没看见一样,好像真的懒得再去管张晓珂了。

这样的日子,实在是太!幸!福!了!

虽然妈妈也劝了好几次,但父子俩一个都不听她的,最后也干脆就不管了。

一转眼,就是十天过去了。

……

“那么这里呢,就是殉难烈士纪念碑了。纪念碑高45米,碑体方型,宽7米,厚5米。大家看,纪念碑正面镌刻的这8个金字,就是邓小平爷爷手书的‘雨花台烈士纪念碑’。碑前的雕塑,就是烈士铜像,高5.5米,题为‘宁死不屈’。大家看下面的底层平台,这里两侧立有向革命先烈肃立致敬的群众石刻雕像……”

这一天,是学校组织的集体活动,全体师生一同去雨花台烈士陵园参观。工作人员走在最前面,正在为大家进行讲解。

其他的同学们都听得专注入神,唯有张晓珂撇着嘴,神游天外。

毕竟从他四年级开始,张爸每周都要带着他上军史课,这些东西,早就听过无数遍了。更不用说这雨花台烈士陵园,每年也都会带他来上一次。事实上他对这段历史的了解,绝不逊色于那位讲解员。

人对自己熟悉的事物,本就会失去兴趣。更别说张晓珂对于父亲的厌烦,也折射到眼前的纪念碑上。爱屋及乌,反之亦然。

没意思,没意思透了!

这还只是刚开始呢。纪念碑之后,还有纪念馆,还有各个殉难处……这么听下去,得听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要换了在之前,张晓珂或许还能忍着无聊,跟着队列走下去。但现在,刚跟张爸吵完架,越是听讲解员小姐姐讲解,就越是想到之前吵架时的火大。

不听了!

“老师,我……我肚子疼,我去上个厕所。”

张晓珂眼睛一转,跟老师随意找了个借口,捂着肚子,跑了出去。

他当然不是真要去上厕所。绕过了一个树丛之后,就拐进了另一条小路。

烈士陵园里的路,他熟悉得很,这里有个小草坪,还有个小亭子,正好可以休息。

反正这里不在讲解路线上,老师和同学们都不会过来的,就在这休息到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再去和大家会合。到时候就说自己吃坏了肚子,在厕所里一直蹲着就好了。

完美的计划!

张晓珂在小亭子里舒舒服服地坐下,摸出手机,娴熟地打开游戏。

“敌军还有五秒到达战场——”

……

“Youhavebeenslained!”

“Youhavebeenslained!”

“Youhavebeenslained!”

“Youhavebeenslained!”

“Youhavebeenslained!”

张晓珂:“???”

玩我呢这是!为什么对面一个个的,都盯着自己杀啊!

连着玩了五把,连着输了五把,而且每一把自己的死亡数还都是全队最高。

公屏里已经有队友在开始嘲讽了。

“那个鲁班该不会是小学生吧?”

“小学生滚粗!”

“求求你们好好上学,别来祸害这个游戏了好么?”

张晓珂越打越气,越听越气,简直恨不得把手机给砸了。

为什么这么倒霉啊!

“不打了!打不下去了!”气鼓鼓的张晓珂终于还是放弃了,关掉游戏,收起了手机。

啊……好像有点困了。

反正参观的时间是到下午三点才结束,现在才只是中午而已,先吃点东西,再睡一觉吧。

张晓珂啃完了书包里的面包薯片火腿肠,在草坪上找了块平整的地方,晒着太阳闭上了眼睛。

太阳晒在身上,暖洋洋的。很快,张晓珂就进入了梦乡。

……

“系统任务:在1927年的民国生存一周。”

半睡半醒中,张晓珂听见一个机械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19……27年?

什么意思?

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却被一下子吓了一跳。

刚刚自己睡着前,明明是在雨花台烈士陵园的草坪上,但现在……怎么到了大街上?

而且周围的建筑,也绝不是现代的样式。高楼大厦几乎全部消失了,最高的也不过是四五层楼而已,而且还只有寥寥几栋,更多的还是低矮的平房。这些平房大多数以破旧木料搭建而成,从造型到门面透着敷衍味道。看不出所谓“古色古香”的美感,只能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陈腐气。

街边行人不多,以男性为主。他们身上穿着的大多都是些长袍短褂,偶尔也能看到些中山装和西装,但也和张晓珂熟悉的风格有着显著区别。街上看不到几部汽车,倒是有黄包车往来奔跑。

不同于电视剧里那些车夫轻松模样,视线所及内的黄包车夫,个个面黄肌瘦满头大汗,通过表情就能感受到他的辛苦。

明明脚步踉跄却还是死死握住车把,拉着车子努力向前挪动。

“这……这还真是民国?我该不会又做梦了吧?”

张晓珂自言自语,伸手掐了一下大腿,立即疼得龇牙咧嘴。

做梦的话……应该不会这么疼吧!

而且,刚才听到的那提示音,又是怎么回事?

张晓珂刚想到这一点,眼前就突然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倒计时器,叠加在正常的视野上。

剩余时间:167:58:22。

倒计时还在逐渐往下跳动着。

这是……7天的意思?

张晓珂很快就心算出来了,一天是24个小时,7天就是168个小时。

那么,自己真的回到民国了?

只要生存过7天,自己就能回去了?

可有点郁闷的是,自己这个系统,除了固定跳动着的倒计时数字之外,其它什么功能都没有。

张晓珂试了各种办法,都始终没法调出什么新的选项来。

算了……张晓珂有些泄气,决定先清醒一下头脑,分析一下当前的情形。

首先,这是1927年,这点很不错。要是穿越到了37年以后,那倒还确实挺危险。毕竟残暴的日军占领了中国,烧杀抢掠无所不为。光是1937年12月11日攻占了南京之后,就屠杀了足足三十万人。

但现在,离日军侵华还早得很呢。多亏了张爸常给上的党史、军史课,比历史教科书上的草草一笔带过要详细了太多。张晓珂在脑海里翻查了一下记忆,很快就确定了南京现在的状况。

1926年,国民革命军从广东出兵北上,讨伐北洋军阀。到了1927年的4月,顺利攻占南京,然后是宁汉短暂的分裂,到了8月份又重新合流,武汉国民政府迁往南京。

从现在起,直到1937年的12月这近十年之内,南京都没有遭遇过什么兵灾。

张晓珂确信,自己现在很安全。

安全问题不需要考虑了,接下来就是生存了。

人活着,最基础的四件事就是衣食住行了。

衣服……

张晓珂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

原本因为是集体活动,大家都是穿着校服去的雨花台烈士陵园。但现在自己身上,那套校服早就不见踪影,而是一身粗布的灰白色短褂。

“系统倒是贴心啊,生怕我融入不了这个年代……”张晓珂自嘲地嘟囔了一句。

至于口袋里的手机,自然也没了。

何况就算是手机还在,也没什么用。既没有信号,又没有能联系的人。除了看个时间,当个计算器以外,别的什么都干不了——还只能用半天,半天之后电铁定就空了。

不过虽然只有身上这身粗布短褂,但也够用了,至少不是赤条条的,或者衣衫褴褛。南京是中国四大火炉之一,现在是夏天,既然不怕受冻,那就一直穿着这身是了。

虽然七天不换洗,身上多半是得臭烘烘的了,但臭点又死不了人。

再说了,时间久了,自己也就闻不到了。

再就是食。这是最大的问题。午睡前,张晓珂刚吃过东西,现在肚子里暂时不饿。看着头顶的太阳只是稍微西斜了一点,那么现在应该是下午三四点钟的样子。

不过等到晚上,肚子怕是就得叫起来了。

衣服都被换了,背包当然也没有一起跟过来,里面剩下的那些面包薯片辣条可乐要是还在,那还能凑合一顿,现在肯定是不用指望了。

不过,忍一忍,应该也还行。

这个点了,就算是想去找活干也找不着的。今晚先饿一顿,明天一早再去干活吧。

住嘛,也没什么大问题。既然天不冷,随便找个空地,凑活一晚上就算了。等明天找到了工作,或许还有工棚可以睡。

行……

这个看来是真没办法,这年月可没有共享单车。再说自己身无分文,也不可能去坐人力车,只能靠两只脚了。不过张晓珂自信自己的身体素质还是过得去的,多走走路也扛得住。

那么,去下关吧!江边的码头上,应该有不少苦力活可以干。

这么定下了主意,张晓珂看了看头顶的太阳,确定了方位,便向着北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