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不是,我不认识,哪来的野狗?”

张晓珂赶紧装傻。

这帮人,打自己都能下手那么狠,更别说对阿布了。

说不定,直接就动手杀了。

一边说着,张晓珂一边用眼神不停地对阿布示意,希望它能明白过来,赶紧跑掉。

自己被打一顿,也就打一顿了,反正也不至于丢了性命。

但却没想到,阿布像是压根没看见他的眼神一样,尽管刚刚才被一脚蹬得飞了出去,但只是呜咽了一声,就立刻翻身爬了起来,飞快地冲到了张晓珂的身前,做出保卫的姿态拱起身子,冲着面前那几个打手呜呜叫个不停。

“不是你养的,干嘛这么护着你?你刚才干嘛让它走?”铁龙冷笑地望着张晓珂,冲着身后的几个打手挥了挥手。

几个打手很有默契地散开,把张晓珂连同阿布一起,包围在了当中。

阿布恶狠狠地瞪着那几个打手,喉咙里一直发出着低吼声,不住调换着自己的位置,始终把张晓珂护在自己的身后。

“别叫了!快走啊!走啊!”

阿布还只是一个小狗,看起来顶多半岁的样子,还不到张晓珂的膝盖高,怎么可能是这些拿着铁棍的打手的对手?

一定会被活活打死的!

张晓珂不停地低声对阿布说,但阿布却依旧没听见一般。

“看你小子一脸穷样,自己都喂不饱,还养狗?倒不如让我们打打牙祭得了。”铁龙笑得脸上的横肉都在抖,又低头看了看还在低吼的阿布:“敢咬我的人,真是活腻歪了!”

“大哥,你别杀他!”张晓珂知道这事已经没法轻易了结了,只能自己扛下来,一把抓住身前的阿布,挡在自己身后:“是我错了,随你怎么打我都行。”

“怎么打你都行?”铁龙笑眯眯地走近张晓珂,突然一巴掌扇在了张晓珂的脸上:“老子他妈本来就要打你!”

这一巴掌重得要命,简直像是一块铁板拍在了脸上,张晓珂被抽得整个人一个晃悠,摔倒在地上。

“给我狠狠地打!打完了,再把这狗给我扒皮抽筋,一锅炖了!”

铁龙恶狠狠地说道,几个打手围了上来。

张晓珂刚抬起头,就看着一根铁棍照脸狠狠抽了下来。

他抬手去挡,手臂被铁棍抽上去,顿时一股剧痛。

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棍打。

而身边的阿布刚叫了两声,正要扑上去,却被一棍子抽在后腿上,然后一脚死死踩在了地上。

毕竟还只是条小狗,力气哪能比得上成年人?尽管阿布在脚下不住挣扎着,尖叫着,竭力想要翻身起来咬人,但却还是怎么都爬不起来。

“别打他!!!”

张晓珂挣扎着从地上飞快爬过去,一把将阿布抢过来抱在了怀里,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任由铁棍不住落在身上。

这棍子太重了!自己那么大一个大活人,挨一下都钻心的疼。阿布才这么一点点大,多挨两下,肯定直接就被打死了。

“哟呵,到这时候了还护着?给我狠狠打!打到他放手为止!”铁龙的声音从张晓珂身后传来,打在他身上的棍子又重了几分。

张晓珂只能抱着脑袋,蜷缩着身体。每一下棍子砸下来,都疼得他全身直抽抽。

“难道……今天真要被打死在这里?”

张晓珂死死咬紧牙关,恍惚中,脑子里突然升起这样一个念头来。

这些家伙,心狠手辣,说不定手底下早就有人命了。

刚才其中一个人被阿布给狠狠咬了一口,这事已经笃定没有办法善了了。最终的结果,只能是阿布被他们拖走杀掉吃了,而自己也要被狠狠打上一顿。

要是运气好,可能只是重伤而已,但如果运气不好的话,那被打残打死,都是有可能的!

不能坐以待毙!

面前地上,正好有一块拳头大的碎砖头……

张晓珂只犹豫了不到一秒钟,就做出了决定!

他猛地爆发出了一声大吼,将碎砖头捡了起来,抓在手中,不顾劈头盖脸的铁棍还在落下,猛地向着一个打手砸过去。

砖头的棱角,正好砸在那打手的鼻子上,清脆的鼻梁骨断裂声响起,然后立刻伴随着一声惨叫。

“拼了!”

张晓珂现在的精神集中力,已经达到了顶点。没有半分的犹豫,一砖头刚拍倒一个打手,已经冲到了铁龙面前。

铁龙原本双手抱在胸前,似笑非笑地望着圈内挨揍的张晓珂。他想看看,这小崽子到底要被揍成什么样,才会放掉怀里那条狗。

但他却没想到,张晓珂竟然跳起来了!

而且还敢还手!

铁龙一时之间,压根就来不及反应过来,就看着那半块砖头向着他迎面拍了下来。

砰!

一声惨叫,铁龙被那块砖头结结实实拍在了脸上,捂着脸蹲在了地上。

要是当面锣对面鼓地对打,张晓珂当然不是这么多黑-帮打手的对手。哪怕只有铁龙一个人,他也是打不过的。

但他被按着打了这么多下,自始至终都没有起来还过手,这让铁龙也好,他带着的那几个打手也好,完全失去了警惕。

就压根没想到,这小崽子居然还敢还手!

两下砖头砸完,张晓珂甩手就丢下砖头,再不恋战,猛地从地上一把抄起阿布,拔腿就跑。

“追……追……赶紧他妈的给老子追啊!!”

铁龙满脸是血,颤抖着声音大叫着,指着张晓珂的方向。

余下的几个打手这才从刚才的震惊中反应过来,拔腿就追在了张晓珂的身后。

跑!赶紧跑!

张晓珂紧紧抱着怀里的阿布,飞快地跑着。

他也很清楚,自己刚才只是打了个猝不及防而已,真要是被追上,那无论是自己还是阿布,都一定要被打死的。

后面一直不停地传出叫骂声,但是张晓珂连头都顾不上回,就只一门心思地打出吃奶的力气跑,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虽然干了一天半的重体力活,本来张晓珂全身都酸软无力,但现在面临着生死关头,却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力气,跑得比之前哪一次都快!

阿布似乎也明白了现在的危险,又或者是刚才被那一脚一棍子打得太重了,乖乖地窝在张晓珂的怀里,一声不吭,也一动不动。

跑啊跑啊,跑啊跑啊……身后的叫骂声越来越远,终于渐渐消失无踪。

张晓珂这才顾上扭头回去看一眼。刚才一直追在身后的打手,果然已经被甩得没有了踪影!

安全了!

张晓珂这才停下脚步来,却已经累得全身发颤了,喘得像个风箱,肺里火烧火燎,几乎要炸开一般。

幸好……之前每天都被张爸硬拉着跑步,身体素质锻炼得还算不错。那些黑-帮的打手,就算力气大,下手狠,但跑起步来却当然比不上张晓珂了。

张晓珂这才赶紧看向怀里的阿布。跑了这么一会功夫,也不知道小东西怎么样了!

还好,阿布倒是没有什么大问题,还睁着两只黑溜溜的大眼睛,正盯着张晓珂。看见张晓珂也在看它,还伸出舌头,在他的下巴上舔了两口。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张晓珂松了口气,把怀里的阿布放在了地上。

阿布毕竟太矮了,刚才那打手打在它腿上的一棍子,必须弯下腰去,没能充分发上力。虽然走起路来还是有些一瘸一拐的,但是明显骨头没有什么大问题,休养个两天,应该就能康复了。

反倒是张晓珂自己,现在的紧张劲儿一过,之前没有注意到的那些疼痛才猛地爆发出来。

他身上吃的那些棍子,可每一下都是结结实实的。现在缓过劲来,才发现只要动上一下,全身上下都疼得钻心。

张晓珂脱下上衣,看见的是一道道青紫的淤血。

“这群畜生!下手也太狠了!”张晓珂咬着牙,在心里骂道。

这是真的要把人往死里打啊!

之前那个老苦力对他说,这些码头帮的人如何心狠手黑,张晓珂还没太往心里去。

毕竟,那只是听到而已,和亲身经历完全不一样。

但现在,等到自己被结结实实揍了一顿,甚至差点丢了性命的时候,他才真正有了切身的体会。

要是刚才没跑掉,自己说不定也要被挑断脚筋,然后直接丢进河里去了。

这个时代,也太草菅人命了吧!

之前的两天,虽然过得万分艰苦,但张晓珂的心里总还是乐观的,也是对张爸说的,民国的惨状是不服气的。

但就在这一刻,他的想法已经开始转变了。

看来……民国还真的不如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好啊……

还好,和阿布一样,虽然被打得很重,但还没有被打断骨头。虽然疼得要命,但走路还是能走的。

这里离码头区还不算太远,虽然甩开了那几个打手,但难保他们还会不会继续追过来。张晓珂不敢继续逗留,抬头靠太阳辨明了方向,向着南面走过去。

阿布也乖乖地跟在张晓珂的身后,一瘸一拐地走着。

张晓珂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担心着接下来该怎么过活。

今天是穿越过来的第三天了,倒计时还剩下五天,一百二十多个小时。

得找饭辙,一定得找饭辙!就算是自己不吃,阿布也不能不吃饭啊!

毕竟,在自己挨打的时候,阿布可是第一时间就冲了出来,想要救自己的。

刚才和阿布一同经历过了生死,张晓珂更加不能丢下它不管了。

张晓珂苦思冥想着,自己现在还能干些什么。

码头是肯定不能再去了,被码头帮的人发现,肯定是会被生生打死的。

其他地方慢慢找,应该倒是也能找到干力气活的机会。可问题是,张晓珂被打得一身是伤,就算找到这样的机会,也干不了啊。

现在别说是让他扛大包了,就光是在路上走着,每一步都钻心的疼。

阿布也是一瘸一拐的,看起来,一样也是走一步就疼一下,但好在小东西很懂事,一声都不吭地只顾闷头跟在张晓珂的身边。

一人一狗,就这么慢慢走着。

“卖报啦!卖报啦!大新闻!国民革命军攻占南昌!共匪狼狈逃离!卖报啦!卖报啦!大新闻!大新闻!”

一个清脆的叫卖声传入了张晓珂的耳中。

卖报纸?!

张晓珂望着那个报童挥舞着手里的报纸,边走边叫着,眼睛突然一亮。

对呀!这活,我可以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