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哎,哎!等等!”

张晓珂赶紧向着那个报童跑了过去。

“大哥,买报啊?三个铜子一份!”

这报童面黄肌瘦的,看面相,其实没比张晓珂小上多少,说不定还要大一点,却比张晓珂矮了两个头。他听见张晓珂叫住自己,立刻堆起笑容来:“时政日报,刚印出来的!大新闻!国民革命军夺回南昌!共匪狼狈逃窜!”

“我不买报。”张晓珂摇头:“我就是想打听打听,你这卖报纸的活,上哪儿去找?”

听见张晓珂并不是来买报纸的,报童的口气顿时变得冷淡了许多,伸手指了指前面:“去找报社的人去。不过,我看你问了也是白问。”

“没事,总得试试嘛。谢谢啊。”张晓珂冲报童拱了拱手——呃,这个年代,应该是用这种方式打招呼的吧?

虽然报童口气很冷淡,但张晓珂也没往心里去。

经历过码头那群人渣之后,他现在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大大上了一个台阶了。人家肯给自己指个方向,已经是个好人了。

顺着报童指着的方向,走了十几分钟,张晓珂果然看到了一栋三层的小楼,看起来还挺气派,上面写着时政日报社的字样。

报社里进进出出的,都是一身西装革履,看起来很有一副社会精英的模样。

嗯,环境上,可比码头要强得多了。

“要饭到别处要去!去!去!”

一个中年西装男人皱着眉头,用手里的文明棍往旁边拨了一下张晓珂:“脏兮兮的,别站在我们报社门口。”

“你说谁呢!”张晓珂愣了,他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骂,没好气地瞪了那男人一眼。

“说你!死小乞丐,滚远点!”中年西装男人瞪了一眼张晓珂,看见他满面怒容的样子,挥了挥手里的文明棍,“干嘛?你还敢打人?”

西装男人看着他的目光,就像是看一只蟑螂或者老鼠一样,充满了厌恶和嫌弃。

“你才是乞丐!你全家都是乞丐!”张晓珂在心里低声骂道。但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

好吧,睡了两天马路,浑身上下早就脏得不像样子了,沾满了灰尘泥土。再加上刚刚被揍了一顿,鼻青脸肿不说,衣服还破了不少地方。

似乎,还真的挺像乞丐的……

“先生,我不是乞丐,我只想找个工作。”虽然心里不忿得要命,但张晓珂还是尽量压住了火气,挤出了一个笑脸来:“你们这里还缺不缺报童?”

“你?卖报?”西装男人上下打量了两眼张晓珂,冷笑一声:“你有钱么?”

“钱?”张晓珂愣住了。

我是来找工作的啊,你管我要钱是几个意思?

西装男人翻了个白眼:“脑子拎不清的啊?不给钱,我们难道白给你报纸啊?”

“呃……”张晓珂这才反应了过来。

对啊,卖报纸这事,那也是得花钱进货的……自己怎么忘了呢?

但是看看自己身上,怎么看,也不像是掏得出钱的样子。

“一次最低二十份报纸,五十个铜子。”西装男人嫌弃地看着张晓珂:“你你看看你身上这副样子,你能有钱?”

“……”

“看你那模样,就知道没钱。也不知道哪儿来的乡下穷小子。”西装男人冷哼一声,转身就往报社里走,“滚滚滚,别在这碍事。”

“先生,等一下,我能不能……赊账?我保证卖完了报纸,就来还钱!”张晓珂赶紧追上去:“行行好吧,先生,我已经饭都吃不上了!”

“赊账?你拿了报纸跑掉,我去哪里找你?小小年纪不学好,居然学人家当骗子!就你这死样子,还想卖报纸?有钱都不会让你卖!”西装男人扭头拿文明棍指着张晓珂的鼻子,瞪眼道,“你看看你这副样子,让你跑去叫卖我们的时政日报,报社的牌子都给你砸光了!再不滚,我他妈的叫人了!”

张晓珂捏紧了拳头,牙齿咬得格格直响,看着西装男人走进报社里去,却还是没有继续追上去。

这个态度已经摆明了,再纠缠,也只是自取其辱而已。

哼,偌大个南京,也未必就只有你们这一家报纸。

张晓珂扭过头,抬手狠狠擦了一下眼角。

刚才被码头帮的人那么欺负,他都没有哭。

黑社会嘛,欺负人是正常的,不欺负人反倒奇怪了。再说,那么紧张的死里逃生,也根本顾不上去哭。

但现在,被这么一通羞辱与轻视,张晓珂反而心里开始酸了起来。

这一酸,两天来,堆积的所有情绪一下就爆发了出来。

他想家!想自己的房间!想软软的床!想不用被欺负的生活!想拧开花洒就有的热水和带着香味的沐浴露!想大块的炸鸡和蒜泥小龙虾!想温和的妈妈!

还有张爸……

呸!才不想他!

想到张爸,还有之前跟他吵的架,张晓珂的心里更委屈了。

为什么自己会莫名其妙被丢到民国来!

穿越就穿越了吧,居然连个好用的系统都不带,除了一个干巴巴的倒计时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没吃没穿没澡洗,扛大包扛到累死才勉强填饱肚子,还差点被人打死,现在流落街头,工作也找不到,晚饭还不知道在哪里……

张晓珂越想越气,也越想越难过。眼角的几滴泪水,不但没有擦干净,反而越流越多,再变成了呜呜的哭泣,最后变成了放声的嚎啕大哭。

张晓珂坐在马路牙子上,抱着脑袋,哭得稀里哗啦。

报社的这条路挺宽的,来来回回,不时有人经过,但却没有人停下来,问张晓珂半句。

甚至,不少人走过,看到张晓珂这副衣衫褴褛的模样,还会皱着眉头,嫌弃地从身旁绕过去。

只有阿布,老老实实地蹲在张晓珂的身前,抬着头,望着他。

张晓珂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眼泪才渐渐停下,抬起头来,望着面前的阿布,抽噎着伸出手,摸了摸阿布的脑袋。

“怎么办啊,阿布……我们会饿死吧……”

“汪汪!”

阿布冲张晓珂叫了两句,摇了摇脑袋。

“摇头?你摇头是什么意思?”张晓珂眨巴了两下眼睛:“你该不会能听懂我说的话吧?你是说不会饿死?”

“汪!”

阿布又叫了一声,在张晓珂的手上舔了舔。

“小东西……”张晓珂被阿布给逗笑了。

刚才放声痛哭了一通之后,他心里最委屈的那股劲已经过去了。现在虽然心里还是很难过,但至少已经不再像刚才那样绝望了。

事在人为,只要努力,一定还是能找到工作的!

“走吧,我们先去把自己洗洗干净!”张晓珂站起身来,冲阿布比了个有力量的手势。

现在的南京,已经有了自来水了,但那还仅限于市民中的高层而已。一般普通百姓,生活用水还只能是河水和井水。

之前在码头旁边扛大包的时候,旁边有一口井,喝水倒是不要钱,但只有掏了钱,才能洗澡。张晓珂舍不得铜子,两天下来都没冲过澡。

虽说码头就在江边,但张晓珂想想也知道,这年头,马桶之类的,不管什么脏水都是直接往江里倒的,他也实在不敢在这种水里洗澡,就只能硬挨着了。想着反正在这个世界只需要待上七天,就能回去了,忍一忍也没什么。

但现在,张晓珂看着自己全身上下,跟个泥猴一样,这么下去,哪一家报社也不会要自己的。

虽说相隔了近一百年,但南京的格局还是没有大变动的。张晓珂一路往西南走去,很顺利地就找到了秦淮河边。

“洗吧,反正水再脏,也比我身上现在干净!”

张晓珂站在岸上,自言自语了两句,噗通一声跳进了河水中。

还好,那些码头帮的人渣用的是棍子,没用刀。虽然身上好多青紫,但至少没有伤口就不用担心感染了。

尽管没有洗发水,没有沐浴露,连块肥皂都没有,但张晓珂还是忍着疼,把全身上下全部搓了一遍,连带着衣服也洗得干干净净。

不但洗了自己,张晓珂还把阿布也拖下水,好好地搓了一通。

阿布原来看起来比张晓珂还脏,只能依稀看出来是条白狗而已。但洗干净了之后,望着阿布,张晓珂却眼前一亮。

虽然只是条普通的中华田园犬而已,但是一身的白毛却没有半点杂色,两个眼睛大大的,看起来还真不赖。

“小东西,你挺好看的啊!”张晓珂挠了挠阿布的下巴。

阿布被挠得眯着眼睛,歪着头,就想要往地上滚。

“别躺下!”张晓珂赶紧叫了起来:“刚给你洗过澡,再往地上滚不是又弄脏了?!”

阿布哼唧了两声,还真像听懂了一样,站直了身体。

“好了,都干净了!咱们再去试着找工作去!以后不许再往地上滚了,要做一条干净的好狗,听到没有?”张晓珂冲着阿布说道。

“汪汪!”阿布叫了一声。

就在这时,张晓珂看到自己的视野中,一个提示浮现,然后渐渐淡化。

「你与宠物的亲密度已经达到60,可以对宠物下达指令。继续提升亲密度,可以解锁更多功能。」

而原来一直只占据了一小块角落的系统界面,也有了变化。在倒计时的下方,多出了一个界面来。

在那个界面上,是一个亲密度的数字,现在写着61。

“指令?”

张晓珂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阿布。

这……自己真的要成为一个宠兽师了?

可,看起来自己穿过来的,是一个真实世界,不像是有什么异能之类的环境啊!

不过……先试试看吧!

张晓珂想了想,低声叫道:“阿布!喷火!”

阿布眨了眨眼睛,没有动。

“阿布!飞起来!”

阿布还是没有动,歪着脑袋,疑惑地看着张晓珂。

“阿布,释放灵力!”

“阿布……”

……

张晓珂试了几十个口令,却没有一个生效的。阿布始终是站在他的面前,一脸无辜地看着他,偶尔汪汪叫上两声……

“算了……可能是亲密度还没有到吧。那就先从简单的开始?……阿布,原地顺时针转三圈,再逆时针转三圈!”

张晓珂有些沮丧地下令道。

这一次,倒是真的生效了。

就在他话音刚落时,阿布立刻眼睛一亮,原地转起了圈子。顺时针三圈,逆时针三圈,然后又乖乖坐在了地上。

“……就只能有这点用处啊……”张晓珂叹了口气。

什么宠兽师……好像也就只是普通的马戏团驯兽师的水平而已吧。

不对,马戏团里的驯兽师,驯的可是老虎狮子啊!

驯狗驯成这样……好像很多普通养狗的人家都能做到吧?

这系统……也太小气了点!

算了算了,张晓珂决定不再去想这个了。反正聊胜于无,有总比没有好。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去找工作去。

南京那么大,肯定有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