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这该怎么回答啊?

张晓珂突然灵机一动:“我……我是跟一个神父学的。”

“神父?”徐辉英疑惑。

“嗯。”张晓珂迅速地在脑子里组织好了答案:“一个叫托马斯的神父,教过我英语。但是后来,他因为一些事情回美国了,我就只能又继续流浪了……”

“哦,这样啊。”徐辉英恍然地点点头。

这个年头,确实有不少传教士来中国传教,也会教授中国人文化知识,这倒是不奇怪。比如南京,就有外国人生活的区域,也有教会学校。之前的“三·二四”惨案,就是因为教会学校以及侨民被袭击所引发,其造成的影响,直到此刻还没有消除。张晓珂的这种经历,倒是正常。

虽说大多数的小孩子,就算是被教堂收养,能把英语学得那么好的也不多见。但总有一些有天赋的小孩是例外。

徐辉英这时候忽然道:“你现在居无定所,又没有工作。我昨天答应你,帮你找一份工作对吧?”

张晓珂点点头。

徐辉英继续道:“之前曾经考虑过,让你当我们报社的报童。报社给你提供食宿,这样也算是一举两得。不过现在我有一个更好的主意。”

王慧珊笑道:“当然了,主编如果还是要他当报童,那我和志嘉也不会答应。”

李志嘉也道:“对啊。咱的报纸本来就不卖钱,你还让人家当报童,这不是坑人么?我可不会答应的。”

“不卖钱?你们的报纸是白送?”张晓珂傻眼了。

“是啊。”徐辉英笑着点头:“也是,你可能还不太了解我们。我们卫民报,是全南京唯一的一家白送的报纸。”

“那……那你们靠什么赚钱啊?”张晓珂迷糊了,磕磕巴巴地说着:“纸啊、油墨啊、印刷机啊,这些都是要花钱的。还有你们自己,难道不拿工资的吗?”

“当然要花钱,我们也是有薪水的。不过,那是因为我们报社的社长曾经得到过一笔捐助。那是一位留洋的华侨,辛亥之后回国创办实业,成为了一名大企业家。他看中了我们社长清高的人品,又感怀于中国这军阀割据混战,列强侵吞的现状,于是让我们社长帮忙创办了这家卫民报社,只为了揭露黑暗,宣传民主,开启民智,改变社会现状。所有的开销,都是由这位企业家承担,报社本身并不赢利。为了让更多人能够看到我们的报纸,我们卫民报全部免费发放,不收取任何费用。所以给我们当报童,最多也就是换取两餐一宿,挣不到额外收入的。”

王慧珊笑道:“如果是一般人,勉强糊口也就是了。可是小兄弟这样的人才,如果只是赚一个温饱,那就是主编的不对了。”

“啊……”张晓珂万万没想到,竟然还会有这种事。

一分钱都不赚,反而一直往里面砸钱,只为了改变社会?

这是个什么人啊!

不过要是这么来说的话,这家报社的报纸都是白送的,那……自己想当报童的打算也只能落空了吧。

不过客观来说,这确实是好事。一家报社如果以盈利为目的,那么肯定在新闻报道上有选则有倾向,为了博取眼球赚广告费,指不定干出什么事情。

卫民报没有这方面的需求,立场上能够更客观中立。而且从办报的目的看,他们无疑是更为进步的。在这样的报社工作,收入肯定不能和外面那些报社相比。肯留下来坚持的,必然就是满怀正义感的有志之士,徐辉英就是个现成例子。

这么看来,这家报社是个好地方,只可惜自己没有这个缘分留下。

从昨晚开始,张晓珂内心深处对于徐辉英已经产生了某种意义上的依赖感,希望能够留在徐辉英身边。有这么个人在身边,哪怕只是看着他,内心都能充满安全感。

可问题是,怎么留?

大家非亲非故,人家救了自己已经是天大恩惠,总不能要求对方容留自己白吃白住吧?再说就算这家报社背后有金主支持,其资金也肯定有限,需要量入为出。多一个人多一张嘴吃饭,人家恐怕也不会愿意。

就在他准备告辞离开的时候,徐辉英笑着开口了:“你们两个啊,一唱一和,就差指着鼻子骂我是资本家了。我之前不知道小兄弟的本事,所以才有这种想法。现在自然改变主意了。小兄弟确实不能当报童,而是应该留下来当翻译。”

“啊????”张晓珂一下愣住了,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望着他。张晓珂做梦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留在报馆工作,更想不到的是,给自己的岗位居然是翻译。

不用问也知道,翻译不管是工作内容还是收入,都不是报童所能比。正常人都愿意做这个工作,可问题是,自己行么?

充其量自己也就是个初中生,在这个时代又拿不出可靠的学历证明,他们能雇佣自己当翻译?能把这么一份好工作给自己?

“你该不会以为,每次的英文稿件,都是我们这样吭哧吭哧捣鼓出来的吧?”徐辉英笑道:“其实,我们以前是有一个专职翻译的。但是上个月,他辞职了。我们几个英文都不算好,三个臭裨将顶不了一个诸葛亮。你也看见了,刚才我们三个人围在这里研究半天,还不如你临时扫一眼翻译得好。再说新闻稿件最重要的就是内容真实准确,如果我们在翻译问题上闹出笑话,无疑会损害报纸的公信力。所以,我们必须要招个翻译帮助我们工作,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我……行么?”张晓珂一直在拼了命地想找到工作,但他也只以为,自己在这个时代,年纪又小,又是个黑户,能找到个卖力气的活就已经不错了。怎么也没敢想,竟然还有坐办公室的机会。

“行啊!当然行!我不懂英语,小兄弟的英语水平到底怎样我说不好,但是至少比我们都强。”李志嘉抢先说道:“你是不知道,现在可靠的人多难找。虽然咱们南京有不少人学过英语,但是他们全都想着去洋人的工厂或是商店工作,其中不少人恨不得自己马上就变成洋人,根本不愿意到中国人的店面里工作。尤其我们报馆又开不了太高的薪水,所以……之前的刘译员走了之后,都一个多礼拜了,我们还是没找到合适的人选。你既然能翻译那个词组,那肯定合适。”

“是啊是啊!”王慧珊也赶紧附和道:“你看,现在反正你也没地方可以去,不如就在我们报馆先干着吧。”

由于卫民报的定位是开启民智,其刊发的稿件内容就比较复杂。除了国内新闻、本省本市新闻外,还有专门的海外栏目。负责把国外的新闻翻译成汉字刊发,目的就是启迪民智,让老百姓知道现在外国是什么样子。

这项工作对于卫民报来说相当重要,对于报社来说,海外版的重要性丝毫不亚于国内版。因此不但版面必须存在,而且质量上也不能差。

可问题是要做好这项工作,可不是一件容易事。自从上一个刘译员走人之后,他们三人这一个多礼拜里已经遇到五篇英文稿件了,每一次都是三个人合起伙来,你一言我一语地翻上老半天,最后出来的结果,也不知道到底对不对,只能稀里糊涂地发出去。与其说是翻译,恐怕里面自己原创的部分还要更多。

好在这个时候大多数普通市民对于英文也是一无所知,尤其是卫民报主要的受众都是穷人,他们看不到、也看不懂英文原版报纸,不管对错都是那么回事。可是长此以往总归不是个事情,徐辉英这几天一直在招英语翻译,只是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现在难得碰到这么个英语熟练的小家伙,一定得把他给留下!这样,以后就再也不用费死了劲去啃英文稿件了!

“我的英语其实也不是特别好……不过还是可以试试!”张晓珂刚才是一时没反应过来,缓了一下之后,才意识到,这个机会有多难得:“那个……我能不能先问一下,一个月的薪水能有多少呀?”

“这个……”

三个人面面相觑,脸上都有些为难之色。

“小兄弟,刚才我也说了,我们报社不但不盈利,甚至还要每个月往里贴钱。”还是徐辉英负担下了开口的责任:“虽然社长的资助人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但他总说,能不麻烦人家的,尽量就不去麻烦人家。我们的资金只要还够用,就不能胡乱开口多要钱。所以,薪水方面,可能是会少一点……”

“所以……到底是多少……?”被徐辉英这么一说,张晓珂心里也有些忐忑。

该不会……比在码头上扛大包还少吧?

“因为人事方面,不是我们能够决定的,所以具体的数字,我现在也没法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最终还是得社长亲自来批。而且你年纪又比较小,所以……一个月可能只有四十到五十元左右了。”徐辉英不好意思地道。

“元?就是银元?大洋的意思吗?”张晓珂虽然在老爸的党史、军史课上学到了不少大概的历史走向,但对这个时代的工资收入和物价这种细节问题,完全是一头雾水了。四十元到五十元,到底算多低,他是一点概念都没有的。

“对,就是大洋。”徐辉英点头。

“那……等于多少个铜子啊?”张晓珂继续追问道。

“这个不好说,银元和铜元的对换比率,得看每天的铜价和银价的比率变化。一般来说,大概是一百二十个上下浮动吧。”李志嘉插嘴道,说完又奇怪地望着张晓珂:“你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呃……”张晓珂又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只能装傻赶紧把话题滑过去:“那四十个大洋的话,就是相当于……嗯……四千八百个铜子?!”

心算出这个数字之后,张晓珂一下子就傻眼了。

四千八百个铜子?!

虽然知道这个时代的记者属于高收入群体,但是也没想到,居然高到这种地步。徐辉英说报酬的时候还有些不好意思,仿佛四十元是个拿不出手的数字。可是对于自己来说,或者说对于这个时代绝大多数人来说,这都是一笔了不得的巨款了。

在码头上,辛苦成那个样子,累死累活,从大清早扛麻包扛到天黑,他也只能赚到十个铜子而已。

当然,他年纪小,体力也差,比不上那些长年干活的苦力。但即便是那些人,往多了算,一天能赚到二十几个铜子,都算是很多的了。

算下来,一个月也顶多就是八百个铜子而已——这还没算被袁爷那帮人给克扣去的!

辛辛苦苦累死累活,其收入只是翻译的一个零头而已啊!

而即便这样,这四千八百个铜子,四十个大洋的工资,在他们口中,竟然还是特别特别低的薪水?!

这个时代的收入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如果不是自己亲历,根本就不敢相信。

张晓珂又在自己心里反复算了好几遍,确定自己没算错。心里既觉得欢喜,又有些惴惴不安,总觉得自己不该拿这么高的工资,或者说对比码头上那些吃苦受罪的苦力工人,这个时代的薪酬制度从根本上就缺乏合理性,必须得到调整。

“怎么样,小兄弟,愿不愿意在我们报社干?”看见张晓珂一时之间没说话,徐辉英有些担心地问道。

这年头的报社编辑,月薪通常在八十块大洋上下。这家卫民报社的工资,相对来说确实是低了不少。徐辉英这个主编,也就是能拿八十块钱而已。而王慧珊和李志嘉两个年轻编辑,就只有六十块了。

这个工资,确实是没有什么竞争力。

诚然张晓珂年岁小,且生活困难,四十块对他来说,是一笔了不起的巨款。但是即便如此,也不能趁火打劫啊。

再说之前张晓珂的生活很惨,多半是因为某种意外所导致。他现在既然发现了自己在英语方面的特长,去哪当翻译都能有一笔不菲的收入。因此徐辉英多少有些担心,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可靠且投缘的翻译,如果因为薪水问题错过,就太让人遗憾了。

“这个……主要是你只需要负责翻译稿件就行,不需要做太多的工作,更不用你去跑新闻。”李志嘉赶紧补充道,“我们每天的英文稿件,都是外面送来的,从外国报纸上选择转载,而且通常只有一两篇而已不会太多。像我们之前的刘译员,一般半天就能翻译完了。其他时间,你都可以休息,活儿不算重。对了,你也可以住在报社,省了一笔住宿的花费。”

王慧珊也在旁帮腔:“对啊,小兄弟留下来吧。”

“留下来,当然要留下来!我同意了!”张晓珂刚才是一时没反应过来,现在赶紧忙不迭地答应下来。

开玩笑,这薪水,哪里低了!只是坐着翻翻稿子,就比码头上累死累活扛大包赚到的钱多出七八倍了,这种好事,上哪儿找去?

“真的?那就好!”徐辉英松了口气,笑着拍了拍张晓珂的肩膀,“那就这么说定了。一会社长就来上班,你跟他见一面办个入职手续,就可以正式上岗了。”

“可是……”张晓珂有些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工资一般是什么时候发?我已经吃不上饭了。”

“嗨,这好办。我跟社长说一声,让他预支你工资就好了。”李志嘉拍拍胸脯保证:“今天的早饭、中饭还有晚饭,都由我请你吃!”

“真的?!”张晓珂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那还有假?就当是感谢你今天帮我们翻译的这篇稿子好了。”李志嘉扭头又对徐辉英说道:“徐主编,那我们一起去吧。”

徐辉英点了点头:“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