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就在几人说说笑笑的时候,报社的电话响了。接过电话之后,徐辉英告诉张晓珂,是社长打来的。由于今天临时有事,社长没法过来。不过在电话里,徐辉英已经向社长说明了张晓珂的事情,社长也非常高兴,当场拍板这个人一定要留下。至于预支一个月薪水的事情,完全没有问题。

有了这笔钱,张晓珂自然就不用担心生活问题了。

虽然还没来得及办手续,但是张晓珂已经算是报社的员工。彼此之间的态度顿时亲近了许多,相处得也十分融洽。

张晓珂自从来到这里,这还是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温暖。王慧珊为自己买了新衣服,李志嘉给自己买了早饭,徐辉英则向自己介绍报社的工作流程和安排。几个人都没有把他当外人,大家虽然是初次相见,但是已经相处的如同一家人。

比起四十块钱的月收入,这种家庭般的温暖,让张晓珂更为感动。

毕竟他在这就待一个星期,多少钱对他来说都意义不大,只要够生活就行。身边人的善意,以及这种温馨的感觉,才是他最重视的。

他也发现,这几个人确实充满正义感、使命感,是有担当的好人。他们三个人有个共识,就是当下的中国必须做出改变,不能放任军阀割据国家崩溃的现象发展下去。而且他们也不是想想就算了,而且打算想用自己的满腔热情去实现自己的想法,哪怕因此搭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自从到了这里,见到的要么是坏人要么是普通人,即便是那些心地善良的人,也基本是麻木不仁,对于身处的环境没有什么改变意识。反倒是随波逐流,认为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自己唯有顺应规则,才能生存下去。

只有徐辉英他们这几个人,才是真正意义的改变者。不管他们是否有这个能力,但是起码有这个意识,这就比大多数身处这个时代却没有任何自觉的人强出许多。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不但心情舒畅,更能感受到一种积极向上的活力。

最重要的是,徐辉英给自己的感觉,既像父亲又有些区别。像父亲的地方除了相貌之外还有安全感,只要和他在一起工作,张晓珂就觉得心里舒坦,不用担惊受怕。别看小小的报社就是个不起眼的二层楼,但是对张晓珂来说,这就像是一座坚固的要塞。只要人在这里,就不会受到伤害。

不同之处则是态度。比起动不动就吹胡子瞪眼训斥自己的老爸,徐辉英无疑就和善多了。说话的时候从来是很和气的,从来没有大喊大叫的时候,更不会冲自己发脾气。

这才是自己理想中的老爸,如果老爸脾气不是这么暴躁,那该多好?

正因为有徐辉英的存在,这个报社对张晓珂来说,既是工作单位又像是一个大家庭。这几个人又是奉行人人平等理念的,并没有因为张晓珂年纪小或是穷就看不起他,反倒是把他当成自己的兄弟手足看待。

人在这种环境下工作,身心都非常愉悦,即便工作任务重一些,也不会觉得辛苦。张晓珂虽然名义上是翻译,不需要做其他的事情,但他还是主动帮忙跑前跑后,尽力帮忙做事。

在他心中,已经把报社当成了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家。这次七天之旅如果能一直这样度过,那就是人生最为得意之事。

时光不知不觉中流逝,当张晓珂还沉浸在这种温馨气氛之中时,下班时间到了。

天已经傍晚,张晓珂却浑然不觉,甚至脱口而出:“怎么过得这么快?”

李志嘉哈哈一笑,用手拍了拍张晓珂的肩膀:“小老弟,有干劲是好的,但也不能这么个拼法。日子还长着呢,咱们得细水长流。总这么拼,铁打的身子骨也受不了。”

王慧珊也说道:“对啊。不能为了工作就什么都不管不顾,该休息的时候还是得休息。走,我们吃晚饭去。李志嘉不是说了要请客么,不能轻饶了他!”

四人说说笑笑刚走出报馆,阿布就摇头晃脑地跑了过来,绕着张晓珂的腿打转。

之前阿布在楼上养伤,中午的时候张晓珂上了一趟楼,把狗带出去转。发现阿布身体其实比自己想象中要好得多,身上的伤已经没有大碍。真正让阿布不开心的,反倒是楼上的拘束。

或许是它从小就生活在外面的原因,阿布更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在马路上欢快地奔跑,然后扑到张晓珂怀里,用舌头舔他的手。做这些的时候,阿布就非常开心,反过来就比较郁闷。眼见这种情况,张晓珂也就不再强求,放任阿布在外面疯跑,反正有这个亲密度系统在,倒也不用担心阿布跑丢。

现在看主人出来,阿布就跑上前向张晓珂示好。

由于之前没见到阿布,王慧珊和李志嘉都一愣。

“这小狗是你养的?”看着张晓珂亲昵地摸着阿布的脑袋,王慧珊好奇地问道。

“也不算吧……就是我前两天捡到的,因为给了它一点吃的,它就一直跟着我了。虽然就是个小土狗,但特别聪明,不信你看,阿布,转圈。”

张晓珂刚下达了指令,阿布就立刻原地呼哧呼哧地转起了圈子来。

“咦!那么聪明?!”王慧珊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对啊!”张晓珂满脸自豪,低头看见脚旁有一根树枝,捡了起来,远远扔出去:“阿布,捡回来!”

“汪汪!”

阿布叫了两声,嗖一下就蹿了出去,不一会就叼着树枝跑了回来,放在了张晓珂的脚旁。

“好厉害!”王慧珊情不自禁地鼓起了掌来:“你简直是驯兽师啊!”

“没有,没有,我可没那么厉害。”张晓珂谦虚了两句。

这年头,宠物狗在中国应该还没有普及,也就是一些达官贵人家里,才会养上那么一两只,也只是用来观赏的而已。

至于农村里那些看家护院的狗,也没有人会去专门训练。一只能听懂指令,会转圈还会捡东西的狗,怕是真的很罕见。

虽说是李志嘉请客,但是大家都不是奢侈的人。尤其当下中国贫弱,大多数国人食不果腹,这种大环境下大吃大喝良心上也过不去。所以即便是所谓的欢迎新同事宴会,也是以简餐为主。

四人一狗向着马路对面走过去,那里有一家小吃铺子,上面的招牌用油漆写着馄饨、小笼包之类的字样。

这里的东西比码头上自然是贵一些,但也还算是平价。一碗馄饨五个铜子,一笼汤包八个铜子,四人各自点了一碗馄饨,一笼包子。很快,热气腾腾的馄饨和包子就端了上来。

虽然前后相隔了将近一百年,但小笼汤包的味道倒是没怎么变。张晓珂用筷子小心地夹起一只,放进醋碟中蘸一下,再轻轻咬破一个小口,吮吸了一口浓香的汤汁。震撼灵魂的鲜美顿时从舌尖一直传到了舌根!

放在穿越之前,这小笼包也就是普通的水准而已,但对于现在的张晓珂来说,就是无上的美味佳肴!

三下五除二,张晓珂很快就把面前的馄饨和汤包吃完了,连汤都喝得干干净净,却还是意犹未尽的模样。

“再来点?”徐辉英看着张晓珂吃得狼吞虎咽的模样,笑着问道。

“嗯嗯!”张晓珂忙不迭地点头。

总共吃了三碗馄饨,两笼汤包,张晓珂才终于摸着鼓鼓的肚子,打了个饱嗝。

这还是他穿越以来,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彻底吃饱。

“汪汪!”

阿布在门口叫了两声,用期盼的眼神望着张晓珂。

他这才想起,刚才光顾着自己吃,忘了这个小东西了。

不过……

张晓珂有些犯难了。

之前自己花自己的钱,买什么喂阿布都没关系。但现在,这一顿饭是李志嘉请自己吃的。要再让他们掏钱买肉包子喂阿布,就太说不过去了……

虽说李志嘉赚的不少,可那也是人家的劳动所得,如果因为别人赚钱多,就认为对方请客天经地义,那就是不通人情了。

不过这念头刚刚在心里泛起,徐辉英已经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递过来一块银元来:“借给你的,给你的小狗买点吃的,明天预支了薪水再还我也不晚。”

“……谢谢!”望着徐辉英真诚的目光,张晓珂接过银元,郑重地道了一声谢。

“对了,你是不是也没有地方住?”见张晓珂扭头要走,徐辉英又叫住他,问了一声。

“没事,现在天气不冷,我就睡外面就行。”张晓珂笑笑说道。睡了好几天的马路,他现在已经差不多习惯了。

“那可不行。”徐辉英摇头:“这样你还是睡报社吧,李志嘉这几天都回家住,正好他的房间空着。我去他那,你在我的房间睡。不管怎么样,都比露宿街头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