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不光是张晓珂,就连车夫都愣住了。他显然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不明所以驻足观看,张晓珂则向报童所在方向走了两步,关注着事态的发展。

抓人的巡捕力气很大,攥得报童一个劲惨叫,可是巡警并没有松手的意思,反倒是大声喝骂:“小混账,还敢说自己没犯法!你卖的是什么?”

“报纸!”

“废话!我还不知道是报纸!我是说你卖的是什么报?这是违禁报刊,你卖这个就是犯法!”

“什么?什么违禁报刊?人家卫民报都是好人,你们不要血口喷人!”报童一边用力挣扎一边大声为卫民报辩驳。

胖警官狞笑一声:“好人?你很快就知道他们是不是好人了!跟我走!”

说话间他就拿了绳子往报童的脖子上套。直到这时候张晓珂才注意到,胖警官手里的绳子和普通的绳索不同,在绳子顶端早就挽好了一个套,其大小正好能套进去一个脑袋,绳套从头的位置过去系在脖子上,然后用力一拉,人就得迫不得已跟着走,否则就会被勒得无法呼吸。

张晓珂的父亲也是警察,张晓珂对于抓捕罪犯的手段也了解过一些。但是从没听过这种野蛮的方式,根本把人当成牲口对待。尤其胖警官面对的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歹徒,而是个瘦弱的报童。那孩子个子不高,两腿纤细如同仙鹤,身体也很单薄,似乎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走。两人的身体条件相差悬殊,胖巡警怎么下得去手?

再说了,卫民报什么时候成了违禁报纸?徐辉英明明有很多好朋友是北伐军军官,南京也是北伐军管理的城市,卫民报怎么会成为违禁报纸?肯定是这个胖巡警在欺负人!

这时候胖巡警已经把绳索套在报童头上,随后拉起绳子的另一端就往前走。他的力气很大,报童的身子又实在太弱,一下子被拉得摔倒在地,脸重重拍在了马路上。可是胖巡警根本不在意,还是拉起来就走。

张晓珂见到这情形,不由得想到了之前的自己。这个报童和自己确实太像了,都是可以被随意践踏、欺负的对象。自己运气好,遇到了徐辉英,何况再坚持几天就能回去,他却要一直受煎熬。

他是无辜的,卫民报更是无辜的,不能让人随意践踏。

想到这里张晓珂热血上头,两步冲到胖巡警面前,张开手臂拦住胖巡警去路,大叫道:“放开他!”

“汪汪!”

跟着张晓珂离开报社的阿布,刚才一直在那里乖乖坐着,这时候就像一条威猛的狮子一样,拦在了巡警面前狂吠。

胖巡警也被吓了一跳,一时间摸不清头绪,居然真的站住,然后上下打量着张晓珂问道:“你是谁?”

“我是卫民报的翻译张晓珂!你凭什么说卫民报是违禁报刊,证据呢?还有,这名报童没犯错,你凭什么乱抓人!就算是巡警,抓人也得遵守法律。”

张晓珂情绪太激动,下意识把爸爸以前对自己说过的话说了出来。胖巡警先是一愣,随后再次狂笑起来。

“哈哈,没想到还有自投罗网的!你是卫民报的翻译?那你也别走了!”

“他本来就走不了!”

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从张晓珂背后传来,张晓珂回头看去,就见两个身穿长袍头戴礼帽的男子,不知几时已经站在自己身后。

初夏的南京气候炎热,可是看到这两人的刹那,张晓珂就觉得脊背冒起一股凉意,身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两个人都是高个子,身上的衣服全是深灰色,领口紧紧箍着脖子,礼帽压得很低,帽檐挡住了上半张脸孔,再加上鼻梁上卡的茶晶眼镜,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阴曹地府跑出来的无常吊客。虽然素不相识,张晓珂也能感觉到这两人绝非善类。

胖巡警对这两人也有点畏惧,说话的声音都小了几分。

“你们……又是谁?”

左首的男子冷笑一声:“你这眼睛看来是白长了。这小子刚才就在说卫民报的事情,你却只顾着抓报童,全都没看到。现在又看不出我们的来历,就这点本事怎么做事?”

“你们……到底是谁?”胖巡警被骂的有些摸不着头脑。

右首的男子从怀里掏出一本证件朝着胖巡警晃了晃,随后又揣回怀里。“我们是调查科的,这个人归我了。这两个穷鬼你带走!”

他说话间用眼神又看了一下车夫,显然把黄包车夫也包括在内。

巡警听到调查科三个字就像是被鞭子抽了一记,人猛地打了个哆嗦,朝两个男子点头哈腰道:“明白!我保证办好。”

张晓珂心知不妙,大声质问道:“你们到底是谁?有什么权力乱抓人!”

他说话间就想要逃跑。张晓珂也知道凭自己的力量对付不了这么多人,但是只要自己能跑回报社,就能向徐辉英求救,他肯定有办法!虽然徐辉英也只是个报社主编,但是在张晓珂心里,他就像神一样无所不能,肯定能为自己解决困难。

没等他跑,两个男子已经一左一右分别抓住了张晓珂两条手臂,随后就用力向后反剪过去。张晓珂就觉得一阵剧痛袭来,眼前一阵发黑。这两人的力气太大,动作也太快,张晓珂根本来不及看清他们的动作就已经被捉,更别说反抗。

“阿布快跑!”

张晓珂知道,阿布看到自己被抓,肯定会来救自己。可是这两人明显不是等闲之辈,就那么条小破狗哪里是他们的对手,冲上来也是白送命。好在他这几天和阿布相处,靠着喂食加嬉戏,人和狗之间的亲密度已经涨到了70。哪怕不是大声吼,只要在心里给出指令,阿布也能执行。

果然,就在张晓珂心里下达这条命令后,本来已经准备冲过来的阿布,猛地转身往卫民报报社方向跑过去。

两个男子朝胖巡警喝道:“抓住那条狗!”

胖巡警不敢怠慢,松了警绳,扎煞着手朝阿布扑过去,想要一把将小狗抓住。可是阿布别看个子小,动作却十分灵活,速度也快的很。胖警官一个“饿虎扑食”扑向阿布,却见阿布一个利索的转向,就从胖巡警身边冲了过去。相反胖巡警就没那么幸运了,他为了在两个男子面前表现力气用得太大,一下子扑空也没法维持平衡,身子直接扑倒在马路上,动作、姿势和之前的报童几乎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是,他比报童惨多了。

要知道他比报童重得多,用的力气又大,这下子重重地拍在石头地面上,滋味自然不会好受。也不用看他的样子,就听那一声惨叫,就知道伤得不轻。阿布则趁机飞奔而去,很快离开几个人的视线。

“饭桶!连条狗都抓不住!”

一个男子朝着胖巡警怒骂。另一个男子则很是淡定:“一条狗而已,能翻出什么风浪?还是先顾人要紧,这条鱼虽然小可是肥的很呢!”

说话间他又用力别了别张晓珂的胳膊,疼得张晓珂险些叫出声来。两个男子再次发出几声阴笑,随后推着张晓珂就往远处走,边走边说道:“两个穷鬼带回警察局,没我们的命令不许放人!”

两人带着张晓珂前走不远,就拐入一条小巷,就在张晓珂纳闷的时候,一个男子已经伸手朝张晓珂怀里一掏,随后将那封银元从张晓珂怀里抢到手里。

“哈哈,卫民报果然大手笔,不光报纸不要钱,就连打发一个毛头小子,都是这么大的数目。”男子惦着银元,语气里透着得意。

张晓珂虽然又疼又怕,但还是壮着胆子问道:“你们到底是谁?要干什么?”

“你小子真不知道我们是谁?”男子冷笑一声,随后把银元塞到自己怀里,又对张晓珂说道:“没关系,很快你就会知道我们是谁了。到了地方,我们慢慢说!”

两人压着张晓珂走出小巷,张晓珂这时候也明白过来,他们一开始注意自己,就是因为发现了自己身上的银元。从胖巡警手里把自己抢过来,也是为了那些钱。可是现在对张晓珂来说,钱已经不重要了。他只想知道,这两人到底是谁,抓自己是要做什么?又要把自己带去哪里?要知道阿布终究只是小狗,它就算找到徐辉英,又怎么知道自己被押去哪里,又怎么救自己?

正在张晓珂思考的时候,两人已经把张晓珂压到一辆黑色小汽车前面。车门打开,两人把张晓珂往里面一推,随后一左一右贴着张晓珂坐下,把他紧紧夹在当中。司机位置早就坐了人,看了一眼张晓珂,神色很是诧异。

“这么个毛头?”

“别小看他,人小鬼大,说不定身上藏着什么大事情。开车吧!”

司机似乎察觉到后座两人背着自己已经从张晓珂身上发了财,冷哼一声发动汽车,车子猛地往前一窜,三个人的身子都往前一撞,张晓珂的额头重重撞在椅子靠垫上,撞得头晕目眩七荤八素。

后排两个男子怒骂声,以及司机的反唇相讥,张晓珂都听得不是太清楚。就是觉得头有些晕晕的,等到好不容易清醒的时候,车已经在路上行驶。

几个人都不在说话,车里的气氛既压抑又有些恐怖,让张晓珂开始担心自己的命运。可是现在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可想。就在他忐忑且恐惧的时候,车子猛然停住:目的地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