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张晓珂下车的时候,人已经在院子里,因此并没有看到这地方的名字。举目看去,发现院子很是宽大,和自己学校的操场差不多。四周是高大的青砖院墙,没有铁丝网、岗楼,墙头上也看不到武装守卫。从这一点判断,这里应该不是个正规监狱或是警察署,如果从外面看,估计除了特别大以外,也看不出这里有什么特别。

作为南京本地人,张晓珂对于这个城市不陌生。爸爸妈妈也带自己去过南京各名胜旅游,对于南京近代建筑还是有些了解的。加上这两天在报社工作的收获,张晓珂对于这座城市里面有特色的建筑可说是烂熟于胸。

按照他的判断,这里应该是个秘密基地一类的地方,外面多半挂着某个政府行政机构的牌子,从外表看就是个不知道做什么的衙门,实际则是作为秘密监狱使用。

根据徐辉英、李志嘉等人的介绍,这种机构的设置,是从北洋军阀时代开始的。直鲁联军控制南京的时候,就让他们的爪牙在南京搞了好几个这样的秘密监狱,用来关押异见人士以及部分商人。如果谁有钱,又没有靠山,这些军阀就会派人伪装成歹徒实施绑架,转过头来再朝被害人家里勒索。

一开始的时候自然没人知道,还以为是家里人遇到土匪又或者真的犯事,可是日久天长纸终究包不住火,这种地方的存在也就成了南京城公开的秘密。不过自从北伐军进驻南京之后,这些地方或是被取缔,或是恢复了其本来的职能,真的只是个政府办公机构,不再用来藏污纳垢。

要知道这种地方可比监狱或是警察署可怕多了。后者虽然手段也很厉害,但总归是个有法律可讲的地方。毕竟人被关到监狱有记录可查,如果关系到位或是花了足够的钱,就可能保释出去。人只要不死,总有可能报仇或是追究,因此就算是那里面的军警手段毒辣,总归还是要有所顾虑。

可是在秘密监狱或是这种不挂牌的机构,那就没有这些讲究了。人进了这种地方,就相当于人间蒸发。从某种意义上说,进入这里的一刹那,这个人就已经成了死人。

因此这里的看守手段格外残忍,也不在乎人命。按照李志嘉的介绍,每年离奇失踪,实际就是横死的人,都不知道有多少。这里面甚至不乏社会上有点名气的体面人,落到这帮人手里照样是个死。

没想到,自己今天居然落到了这里。一想到这里的种种传说,以及那两个抓捕者阴森恐怖的模样,张晓珂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跟他们比起来,李四保那种人根本就没资格被称为恶棍,最多也就是个土混混水平,上不了台面。这些人只要伸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他碾的连渣都不剩。

自己肯定是没办法对付他们,就只能等着徐辉英来救。但是阿布到底能不能把徐辉英招来,徐辉英又能不能找到自己?张晓珂这一刻真的害怕了,他多想大喊两声,然后徐辉英就像电影里的英雄一样从天而降,把自己带出这个鬼地方。可是这种想法注定是幻想,那种情景也根本不可能发生。

“你们怎么回事?出去半天,抓个小孩子回来?他有什么用?交给警察算了。”

一个与抓捕者同样打扮的男子走过来,朝两个瘦高个大声指责,从态度上看,这个人应该是个头目。那两个如同无常一般的抓捕者,见到这个人也顿时变了脸色,连忙上前行礼后回答:“科长您可别小看他,这小东西人小鬼大,可是卫民报里面的死硬分子。从他身上肯定能挖出不少情报,到时候咱就等着受赏吧。”

“猛料?你们两个什么人我还不知道?你们说的猛料,就是现大洋吧?说吧,这是谁家的孩子,身上又有多少银元?要是敢在老子面前弄鬼,我剥了你们的皮!”

一个男子来到这个男人旁边低声嘀咕,一边嘀咕一边还朝张晓珂指指点点,虽然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但是张晓珂本能地感觉到情况正在一点点恶化,即便自己见识有限,也能感觉出他们看向自己目光里的那种贪婪与凶残。

那个被称为科长的男人在听了手下的报告之后,脸上神色也渐渐变得阴沉起来,脸上露出一丝狞笑。

“没想到,小小年纪人小鬼大。你们干的不错。”说话间他拍了拍身边那个高个子的肩膀,又朝他们丢了个眼色:“把他带到审讯室,等我接待完专员,亲自问他。”

两个高个子刚要往张晓珂身边走,这个科长却又叫住他们,语气也变得阴沉:“功劳归功劳,规矩是规矩。该做什么自己心里有数,如果不守规矩别怪老子不客气!”

“科长放心,规矩我们都晓得的,保证不会错。”

科长这才放心地点了点头,随后快步前去。那两个男人这当口也来到张晓珂身后,一人擒住张晓珂一条胳膊向后一背,随后不管张晓珂疼得呲牙咧嘴,用力推搡着他向前方走去。

离开操场往前走,眼前是一排房子。房子造型都差不多,从外表看也看不出有什么古怪。等到推开一扇门之后,才发现这里面是个空荡荡的办公室,在中间位置是个向下的通道,楼梯幽深黑暗看不到尽头,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层,也不知道通向哪里,如果是迷信的人看到这个楼梯,多半会联想到十八层地狱之类阴森恐怖的事物。

其实这种猜想距离真相也没多远,这里即便不是阴曹地府,也相去不远。至少对张晓珂来说,身后那两个人和牛头马面没有什么区别。随着自己越来越往下走,阵阵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熏得张晓珂阵阵恶心,差点忍不住当场呕吐。

不用问也知道,这地方得血腥味来源只能是人。自己还没到地方,就能闻到那么浓烈的味道,那么真正的刑讯室又是怎么一副场面?还让不让人活了?

张晓珂只觉得两腿发沉,心乱跳个不停,绝望得感觉再次把自己包围。他已经不指望阿布能搬来救兵,也不指望徐辉英能救自己。他很清楚,人终究不是神,且不说徐辉英一个报社人是否斗得过这些看上去就不是善类的家伙。即便他真能找来救兵,又能否救出自己呢?

审讯室修在地下,显然就是为了掩人耳目。这个鬼地方从外面看,肯定是个正常的办事机构。再把楼梯入口关闭,就算是来了人,也未必能发现自己在哪。连人都找不到,又何谈营救?换句话说,只要他们铁了心关押审讯自己,就算是来了部队,都未必能把自己救出去。

指望外人已经没用了,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自己。张晓珂在心里给自己鼓着劲,提醒自己一定要坚持住,绝不能向这些恶棍低头。

好在自己还有个最后的凭仗,只要生存够七天,就能顺利返回现代世界。从自己来时情况分析,不需要借助什么道具,也不用到指定地点。可能就像是玩游戏一样,任务完成强制传送,不管是监狱还是什么地方,都不可能阻止自己。也就是说,自己只要坚持住,挺够了时间就行了。

可问题在于,这个时间能挺住么?

自己在影视剧里可是看过刑讯逼供的,那些手段不要说用在自己身上,就是想想都觉得两腿打颤。一想到稍后就可能被烙铁或是皮鞭子招呼在身上,又或者是竹签子之类的刑罚手段对待,张晓珂就觉得毛骨悚然,周身剧烈颤抖,如果不是被推搡着,人都要瘫软在地。

终于走到了底,张晓珂自己都记不清走了多少台阶,只是觉得这条路无比漫长。眼前是幽长的走廊,顶部安了电灯,但是瓦数不高,整个走廊昏暗,灯闪闪烁烁如同鬼火,更增加了几分阴森之气。顺着走廊走了一段路,眼前就是一扇锈迹斑斑的铁栅栏门。

在门后面,一个酒糟鼻子坐在那里打盹,直到一个瘦高个朝铁栅栏用力踢了一脚,才把这个打盹的惊醒。

“谁……你们啊!”看清来人后,酒糟鼻长出一口气,一边拉开铁门一边说道:“你们倒是勤快,这几天哪天都抓几个回来,也不怕把这里撑爆了。”说话间他也看到了张晓珂,随后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

“你们也是没人抓了吧?连这么个小毛头都带回来。下次是不是直接抓没断奶的娃娃?”

“少废话!这人是要犯,千万给我看好了。一会科长要亲自审问。”

一听到科长,这个酒糟鼻也就不敢怠慢,连忙打开栅栏门,两人押着张晓珂进入里面,把他带到一间空房子内,随后把人就铐在了椅子上。

背铐,很疼!这是张晓珂的第一感觉,随后他就发现,跟这间房间相比,眼下的这点痛苦根本算不了什么。真正可怕的事,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