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我姓许,叫许明达,是这里的负责人,也就是特别调查科的科长。你可以叫我许科长,也可以叫我许长官,都没什么关系。”

许明达落座后并没有像张晓珂想象中那样吹胡子瞪眼,或是拍桌子骂人,而是用一种温和的态度向他进行自我介绍。或许是许明达自认为已经吃定了张晓珂,或者是觉得这种态度非常和蔼可亲充满绅士风度,总之张晓珂可以感受到对方言语里的那种得意,以及神情中的虚伪。

可惜啊,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如果是在穿越之初,或许张晓珂还会上当。可是在见过徐辉英、李志嘉这些人之后,他已经能够分清什么是真情什么又是虚情假意。

再说刚才他们那副嘴脸自己看得清楚,怎么可能还会愚蠢的上当。张晓珂看着许明达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并没有觉得亲切,反倒是浑身起鸡皮疙瘩,更是有一种想要作呕的感觉。

奸诈!不用多接触,张晓珂心里已经给这个许科长打上了“反派”的标签。他的话自己一个字都不会信,也不能信,这个人就像是一条毒蛇,稍不留神就可能被他咬一口,而被他咬伤的代价,基本就是死亡。而且不同于动物世界里的毒蛇,这条毒蛇一口下去就能咬死一大堆人。

张晓珂心头转动,嘴里一语不发。

许明达显然是把张晓珂的沉默误解为恐惧,继续假笑:“小兄弟不用害怕,你看自从你来了之后,我们并没有对你用刑不是吗?如果我的手下谁冒犯了你,尽管跟我说,我会为你做主的。

我们请你来,只是问你几个问题,只要你配合我们,我保证不会为难你。你看看,你这么小,又能犯什么大罪?无非就是遇人不淑,受了蒙蔽教唆,做出一些不该做的事情。

这算不了什么。谁年轻的时候不犯错呢?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淘气的事情干了好多呢,现在不还一样是为党国服务。只要你乖乖的配合,我保证你没事,说不定还会给你一些机会,一些你这辈子都想不到的机会。”

张晓珂并没有理会许明达那些假话,而是抓住了他言语里一个重点:党国。这个词可能对于当下的人来说算不了什么,毕竟这是个混乱的时代,不止社会秩序混乱,文明也乱得一塌糊涂。中国古汉语和新文化争斗,舶来语以及来自日/本的音译词也开始流行。无数新名词如同雨后春笋般出现,整个中/华文明都在面临着巨大考验。

就普通的城市居民而言,每天都可能面对一些从未听过的新名词。这些名词中有一部分会被淘汰,另一部分则会融入人们的生活,让人们从陌生到接受,很快朗朗上口,成为自己生活中的常用语。

这本来是个漫长的过程,可是在这个非常时代,这种事情发生的过程会非常快,甚至快的人难以想象。所以这种情况下,一些新名词诞生,根本就不会引起普通人的注意。

问题就在于,张晓珂可不是普通人。他是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的共和/国中学生,对于这个词他在影视剧里听过太多次,因此只一听到许明达说出这个词语,立刻就猜到了对方的身份:国民/党反动派!

再看看这个人的长相打扮乃至神情,以及他身后如同哼哈二将一般的两个部下,就越发坐实了自己的猜测没错。这人就是个国民/党,而且是那种阴险狡诈歹毒无比的坏人。也就是爸爸说过的,双手沾满鲜血,杀人如麻的恶魔。

一猜到对方的身份,张晓珂的心又是一紧。落到这种人手里,自己肯定是要遭殃。可是能被这种人盯上的,也不会是一般人。毕竟现在还不是抗日战争时期,这些国民/党也还没猖狂到一手遮天的地步,也就没那么大空闲时间随便对路人下手。

这个时期的反动派,还是有针对性的加害。

所伤害的基本都是进步的、为民请命的,单纯为了利益伤害无辜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是相对概率不高。也就是说徐辉英以及卫民报,果然都是好人!看来他们绝不是报人那么简单,背后可能藏有更多的秘密。越是如此,自己越是不能让坏人如意。他们想要问什么,自己就偏不说!

哪怕自己所知的无关秘密,也不能随便透露给他们。毕竟听爸爸讲过,审讯是一种技巧,所为信息是否有用,是要由审讯者判断的。往往被审讯者认为无关紧要的消息,也会透露出重要线索。

面前这个许明达不管人品如何,工作能力肯定是有的,否则不会让手下怕成这个样子。自己和他斗专业知识肯定不行,就只能尽量不给他消息,让他无从下手。

只听许明达又说道:“看来小兄弟是吓坏了。这也正常,到这里的人基本都是你这个样子。毕竟这里不是警察署,能否离开由我决定。谁落到这步田地,都难免惴惴不安。

不过你也不用太害怕,我这个人是很讲道理的。肯和我合作的,我都会让他们日子舒服,而且很快就能和家人团聚。只有对待那些死硬分子,我才会使用手段。我相信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应该不会让自己吃苦头,我说的没错吧?”

“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凭什么乱抓人!”张晓珂终于开口了。

他知道始终沉默也不是个办法,总不说话就要吃眼前亏。自己不回答问题,反倒是抛出一个问题,算是一个最有利的应对方式。再说这个问题对自己来说也很重要,至少也要知道是落到什么机构手里,也好知道自己的命运会怎样。

张晓珂心里一直有个疑问,到底是谁抓的自己。他们隶属于什么部门,手中到底掌握着何等权力。按照从电视剧上得来的知识,国民/党下面的机构似乎是有军统和中统,有时还会出现保密局。老爸讲军史课的时候提过,这些机构不是一个时期出现的,有个先后问题,还有个传承问题。

由于自己上课时不认真听,也并没有太往脑子里记,所以现在也想不出具体是什么部门。只是隐约记得,爸爸说过军统这个名字出现的很晚,是到抗日的时候才正式出现了这个机构名字,之前是用另一个机构名代替。其他的情况也差不多,在北伐战争时期,到底是哪个部门如此嚣张跋扈,又是谁给他们的勇气。

就算是死也得知道死在谁手里,这已经是张晓珂最低的要求了。哪怕这个问题的答案对于改善自身处境并无意义,他也要问一问,至少让心里明白一些。

“哈哈,小兄弟的好奇心倒是很重。没关系,我这个人最喜欢聪明的孩子。”许明达打了个哈哈,随后说道,“告诉你也没关系,我们是党务调查科的,抓捕审讯乃至……用刑,都是党国赋予我们的权力。所以你就不用胡思乱想了,没有人能保释你,也没人能妨碍我们工作。你能做的就是配合,回答我们的问题。我则以人格担保你的安全,你明白了么?”

党务调查科?张晓珂听到这个名字,依旧是一头雾水。他隐约记得自己听过这个名字,但是是在什么时候听到,这名字又代表着什么就不知道了。实际上这也是张晓珂自己学艺不精,如果他上课的时候认真一些,就会知道,这个党务调查科实际就是中统局的前身,其和中统的关系类似于参谋本部第二厅、力行社和军统的关系一样。

其实单纯论起凶残程度,党务调查科比起后来的军统、中统并不逊色。只不过由于其存在的时间短,后来又爆发了抗日战争,导致他的存在感不足,很多恶行也被历史的长河所掩盖,以至于张晓珂对这个机构没什么印象。只能从这个名字以及行事作风分析,这似乎是个特务组织,其他的也猜不出来。

看到张晓珂迷惘的表情,许明达倒是非常满意。他这个机构现在还是属于个半公开状态,在军警内部享有巨大权力,可是就民间而言,知道这个机构的确实还不太多,张晓珂这个反应在他看来也是再正常不过。

因此许明达并没有发作,而是继续说道:“我们这个机构有自己的特殊性,对我们而言,没有所谓的无辜者。所以不用喊冤,也不要指望律师能够救你,在这我就是法律。你要想好好活下去,唯一的办法就是和我合作,你明白了么?”

张晓珂点了点头,并没有出声。

许明达继续说道:“很好。那让我们从第一个问题开始,你的姓名,籍贯还有履历。家里还有什么人,现在什么地方工作,别试图隐瞒。你每说一句假话,都会让自己受皮肉之苦。为了自己着想,也该实话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