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张晓珂确信,许明达是在吹牛,尤其是在自己籍贯这些问题上,他更是虚言恫吓。自己真实的出身来历,就算自己敢说他也得敢信才行。至于虚构出来的履历,他又上哪去调查?

在报社工作这两天,张晓珂算是明白了这时候的户籍管理有多混乱,这所谓的北洋时代又是如何不靠谱。由于军阀们一心内战不关注民生,导致国家四分五裂混乱不堪,从上到下都是一副颓败情况。

从大方向上看,政令不行,法律不一,各地基本都是实行自己的法律甚至是族规之类的东西,对于政府的命令没人理睬。从小地方看,各种行政管理也是濒临瘫痪,根本起不到正常的作用。

就拿最基本的户口来说,军阀们已经不在乎了。需要收税的时候,就把这部分权力下放,随便说个数字,让具体完成人去落实,至于能不能落实下去他才不在乎,只要到时候给钱就行。用人或者征兵的时候,更是直接让部队带着机关枪去抓人。

这种野蛮统治下,户口统计已经失去了经济基础的意义,也就更不被重视。就算是大城市的户口管理都是混乱不堪,人死了不销户,或者人活着却没有户口的事情屡见不鲜,至于农村就更不用说。如果是本地人还好说,可以去问本乡本土的,如果是外来人就彻底是一团乱麻无从查起。

至于流民就更是糊涂账,张晓珂这种难民每天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就算是许明达这帮人各个三头六臂,也没法查清楚。所以他用这种话,纯粹就是想要把张晓珂吓住,让他不敢对自己说谎而已。

看出虚实也知道这个时代情况的张晓珂,自然不会被他吓住。就是按照自己之前的说法回答,许明达也是频频点头,最后还称赞了一句:“很好。你这种态度就很聪明,跟我合作没有你的苦头吃。”

傻瓜!张晓珂心里骂了一句。他确定了,许明达其实掌握的消息很有限,主要是靠恫吓外加欺骗的手段让自己说出信息。如果自己不配合,可能这家伙也就会用刑。至于自己说得内容,他其实也没能力去证伪,只能靠察言观色,外加和自己手里掌握的情况对照,最终得出个结论而已。

至于他的情况从哪来的?这就是个问题了。张晓珂这时候由于已经平复了情绪,就有余力进行思考。自己的名字、年龄、来历,这些信息只完整的给过卫民报,其他地方最多知道只言片语,没有那么完整。虽然给卫民报那份履历里面真的东西不多,但是也确实是自己在这个世界唯一的档案。许明达他们是从哪弄来的?

难道说……卫民报里面有他们的人?

张晓珂一想到这点,就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如果说卫民报内部藏着他们的人,这就太可怕了。那些和自己朝夕相处,对自己关爱有加的同事,居然是国民/党特务?这未免太让人感到不可思议,更让人害怕。

不过随后张晓珂又否定了这个想法。如果真是有他们的人,那么又何必抓自己?不管是谁都应该知道,自己刚来卫民报没多久,其他几个谁在卫民报的时间都比自己长。想要了解什么消息,只要问那个卧底就行了。如果卧底不知道,那么自己更不可能知道。

如果不是卧底,那么这消息又是怎么走漏出去的?张晓珂开始迷惘,搞不清楚这帮党务调查科的人有什么手段,又是通过什么途径搞到这些。除此之外,他们还知道什么,又想知道什么?

不过张晓珂也知道,被动挨打肯定要吃亏。哪怕明知不敌,也得努力反击一下。因此他并没有容着许明达随心发问,而是主动发起反攻。

“党务调查科?这是什么部门?我从来没听说过。我什么党都不是,你们党务调查科凭什么抓我。”

许明达闻言又是一声冷笑:“幼稚!以为自己不是国民/党员就不受党务调查科约束,这是愚蠢透顶的看法!这段日子跟你有相似看法的人,都已经枪毙了,你难道要做下一个?我告诉你,党务调查科是凌驾于所有机构之上的特别部门,不管你是不是国民/党成员,我们都有权调查、抓捕乃至……处决!这回你明白了么吧!”

张晓珂虽然猜到了答案,但是从对方嘴里听到,还是不由得心头巨震。果然和自己判断的差不多,这个什么见鬼的调查科是个类似于电视剧里中统、军统一样的存在,如果再往前翻,可能就是明朝的锦衣卫。

他们不受任何约束,又能随便抓人审人甚至杀人,等于是把抓捕、审讯以及处置权集于一身。这种机构必然会制造许多冤案,也会令无辜者惨死。只不过看许明达现在的态度,他显然是没把自己算无辜,反倒是当成了大鱼。也正因为如此,他才对自己是这么个态度,换别人怕是早就刑具伺候了。

许明达语气又缓和了一些:“你也不用太担心,我这个人向来说话算话。只要你配合,我就保证你没事。我可以跟你交个底,你的罪行可大可小。如果严格追究,我可以现在就枪毙你,就像枪毙其他人一样。但是我也可以放了你,只要你回答我的问题。”

“我不是已经回答了?”张晓珂装傻充愣。

“我说得问题不是那些,而是真正的问题。有关卫民报的问题!”

听到对方终于抛出正题,张晓珂的心反倒是放松了一些。毕竟对方明确表达出想要什么,总比无休止的捉迷藏要好。至于自己能否给答案,以及拒绝之后的后果,现在还顾不上考虑,总之就是一句话,走一步看一步。

“徐辉英给了你一大笔钱,足以证明他对你的重视。从某种以上说,你是他的心腹也不过分吧。”许明达语气不阴不阳:“既然是心腹,肯定对徐辉英的事情很了解。你放心,我也不需要你提供太重要的消息,我也是中国人,自然知道知恩图报的道理,不会让你背叛恩主。只是让你回答些基本问题,交待一下情况,然后就烟消云散,你看这难道不好么?我也是看你年纪小,所以才对你格外宽厚,你也别辜负了我的苦心。”

说话间许明达把面前的拍纸薄又翻过了一页,提笔准备记录,嘴里则发问:“你在卫民报担任翻译多久了。”

“两天。”

“什么?”许明达脸上的笑容消失,抬头瞪了张晓珂一眼,“小崽子别跟我耍花样!老子出来混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跟我眼前装疯卖傻,那是自寻死路!卫民报开办的时间我知道,外文板块设立的时间我也知道,你说你刚当了两天翻译,这话能骗得了谁?”

果然,如自己所料,这帮人从一开始就没搞清楚情况,全凭想象胡乱抓人。其实目睹了胖巡警对付报童的一幕后,张晓珂对于这个时代的执法水平已经有了初步认识,对于他们没了幻想。

这就是一帮草菅人命的混账,对于他们来说,抓错人根本不叫事,杀错人也没关系。弄错了就再去抓,直到抓到正确的为止。在这种思想影响下,也就没人会认真调查仔细甄别,冤假错案不可避免。至于把两个翻译当成一个人这种事,对于他们来说也就算不上什么稀奇了。

“你说得翻译姓刘,是我的前任。我在卫民报任职的时候,他已经辞职了。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去问。再说了,我刚进城不久,卫民报已经开办那么长时间了,怎么可能一直是我当翻译?”

许明达一愣,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哼哈二将。这两个人始终是一副死人脸,也看不出什么表情,不过张晓珂能感觉到,两人的身子都哆嗦了一下。

不过其中一人立刻说道:“别听他胡说,那些银元……”

“那是徐主编给我的遣散费。如果你们不信,可以派人去找徐主编问一问。”

张晓珂心思电转,在回答的过程中,已经想到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既然他们矛头对准了卫民报和徐辉英,那么为什么要从自己身上下手,而不是直接逮捕徐先生或是文先生?

毕竟他们手上有着近乎无限的权力,对付两个报人,应该不费吹灰之力吧?可是他们偏偏不这么做,这是为什么?这里面肯定有文章!如果自己能找到真相,说不定就有脱困的机会。

许明达明显迟疑了一下,似乎这句话真的戳中其软肋。

他停顿约两秒,才冷声道:“该问的时候,我自然会去问的。现在是问你的问题,别打岔。我就当你说的是真的,那么你担任翻译这……几天,都翻译过什么稿件,这些你总记得吧?把你翻译的稿件内容,现在给我复述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