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牢房内重新陷入寂静,张晓珂一时间陷入纠结,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是该答应王鹏飞,还是该断然拒绝。

张晓珂虽然没有从事过秘密战线,但是好歹看过影视,知道这个领域的特殊性。它和打仗还不一样,不是说只要胆子大不怕死,发一件武器就能拉上去当人头用。

从事秘密工作,首先要考虑的还不是工作能力,而是可靠程度。如果这个人不值得信任,那么就算再怎么优秀都不行。所以一个特工首先就要通过考核,直到对他充分信任后,才能让他真的开始工作。

徐辉英是不是秘密工作者,自己也不知道。不过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却是地下工作者的工作内容。让几个外行人去做这种事,其实本身就是一种冒险。张晓珂哪怕再怎么糊涂,这个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以“四一二”的恐怖程度,就算是专业特工去做,都充满了危险,更别说自己和王鹏飞这种纯粹的业余人员。

他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其实和送死差不多。如果不是张晓珂有最后的杀手锏,几天之后就能安全返回,做这个事情也是死路一条。可是张晓珂有这个条件,其他人可没有。王鹏飞干这个,难逃一死。

他相信王鹏飞也能猜到这点,尤其是在经历了被捕、受刑这些事情之后,就更应该意识到所做的事情是和等危险。在这种情况下,还心甘情愿加入,愿意为了拯救无辜而冒险甚至不惜牺牲生命的人,似乎应该可以信任?

如果是李志嘉或者王慧珊,张晓珂这时候肯定一口答应下来,但是具体到王鹏飞这,他就有点吃不准。

虽然自己对这个人有好感,甚至有一种粉丝看偶像的感觉,可是也得承认,在很多时候这人说话是不怎么招人待见的。这不单纯是个语气或者用词的问题,而是言语中表现出的那种态度让人感觉很不舒服。也不光是自己不舒服,相信徐辉英也感觉不舒服,所以他们之间的谈话从一开始就不愉快。

不过话说回来,说话让人感觉不舒服,这本身不是什么罪过。至少和未来要做的事情以及要承担的风险相比,这种小瑕疵根本无关紧要。至于思想上的毛病……其实也未必是毛病吧?

张晓珂感觉王鹏飞的很多想法,其实和自己差不多,就是表达起来更为极端激进,容易让人感觉不舒服。

这真的是罪过么?或者说他说得真不对么?眼下大家都被困在这,如果没有外国人出面,谁都走不了。那么借助洋人的力量脱困,再去救那些无辜以及进步人士,这听上去也没什么不妥啊。而且王鹏飞的这个力量,对于自己未来要做的事情,能够提供巨大帮助,这又有什么不好?

再说只要答应了他,自己就能离开这,自己就自由了!哪怕自己不怕他们,几天后也能全身而退。可是这种鬼地方,自己一分钟也不像多待,能早点出去自然是求之不得。

而且这也不单纯是自己的幸福,也关系着高飞、常光远他们的命运。自己只要能出去,就能联系部队,把他们两个保释出去,起码可以保住高飞的命。这是在做好事,为了这个目的,冒险也是值得的。

想来想去,张晓珂还是下定了决心:赌一把!

他点点头:“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不过我说了也不算。徐叔叔答应不答应你,我可做不了主。”

“没关系没关系。只要小兄弟你答应,我就很高兴了。”王鹏飞笑的很是欢喜:“辉英兄哪怕不答应,我也没有遗憾。其实我在意的不是说具体能不能参与到你们的工作中,而是一个态度,一个认可。你们认可我,这就足够了。你放心,我这个人说话算话,答应带你出去,肯定不会食言。你等着吧,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出去。”

张晓珂听着这话心里既是欣慰又有些忐忑,固然因为即将离开龙潭虎穴而欢喜,却又难免有些提心吊胆,担心王鹏飞吹牛说大话。人就是这样,如果没有指望的时候,也就逆来顺受,不管发生什么全都承受下来就是了。可是一旦有了念想,反倒是有些患得患失,担心对方不能兑现承诺,害自己空欢喜一场。

原本在这里没有参照物,对于时间也没概念。大家说说话,时间就那么过去了。可是现在有了这个指望,张晓珂就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每一分钟都被无限度伸展拉长。张晓珂只觉得房间变得越来越冷,身下的稻草越来越潮湿,四周仿佛有无数根隐形钢针朝自己猛刺。

一边的王鹏飞也没了之前的从容与淡定,张晓珂答应了他的请求,似乎让他变得兴奋且冲动,失去了之前的从容淡定。在那里不时地用力呼吸,或是发出意义不明的怪声,最后更是在嘴里小声嘟囔着:“饭桶……笨蛋……猪头”不知是骂谁。

张晓珂恍惚间生出一种错觉,自己会在这种无尽的等待中逐渐腐朽、消失,直到消散于天地之间。之前的意愿与展望,乃至回归现代都成了一种奢望。自己会永远困在这里,直到死亡。

就在他越来越绝望的时候,开门声忽然传来。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张晓珂还是不自觉地一阵激动,忍不住抬头向房门处看去。

一道手电光柱照射进来,随后是之前逮捕张晓珂那对“黑白无常”的声音:“王鹏飞出来!有人要见你!”

王鹏飞起身向门外走去,走之前还在张晓珂耳边低声嘀咕了一句:“别急,很快我就带你走。”

监牢的门再次关上,张晓珂的心却已经随着王鹏飞一起飞了出去。来了,最后的机会来了!是成是败,就在此一举。到底能不能离开这里,就全看王先生的本事。张晓珂愿意相信王鹏飞的本事,更愿意相信他的人际关系网络。只不过见识过调查科的可怕之后,难免有些紧张,生怕自己的盼望落空。

跟刚才比起来,现在的等待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折磨。高飞、常光远都不再说话,张晓珂自己眼巴巴看着房门,脑海里则在不停地数数,通过这种方式来判断时间的流逝。

“1、2……6550……”

人说数羊可以帮助睡眠,但是张晓珂此时不但没有一丝困意,反而越来越焦躁,时间对于张晓珂而言,就像是一种酷刑折磨,让他度日如年。

终于房门再次被推开,张晓珂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房门口那道光芒对于张晓珂而言,就像是一种指引,指引他直通向安全、自由的彼岸。也就在此时,王鹏飞的声音终于传来。

“张晓珂,赶快出来。手续已经办好了,咱们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张晓珂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稻草上跳起来的,就是在来到房门时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人差点摔出去,还是被人搀扶了一下才站住身形。

搀住他的正是王鹏飞,不等张晓珂站稳脚步,王鹏飞已经拉着他往外走。张晓珂本想和高飞他们打个招呼,但是王鹏飞根本没给他这个时间,拉着他的胳膊向外快步走去。王鹏飞的力气很大,心情也透着急躁。张晓珂感觉自己几乎是被王鹏飞一路从牢房拖着上去。

等他终于来到院落中的时候,才发现天才刚刚下午。刺眼的阳光、湿热的风,对此刻的张晓珂而言,都是那么的美好。他使劲深吸了几口气,只觉得空气都是异样香甜。直到这时候他才注意到一个问题,自己就这么来到了院落里,而不是去许明达的办公室?这是真的离开,还是放风而已?

王鹏飞已经换了衣服,长袍、礼帽、金丝眼镜,还是那副文质彬彬的学者模样,丝毫看不出之前受过刑。身上不知几时还洒了香水,即便是近距离接触,血腥味也淡了很多。只不过香味混着血腥味,形成了一股难以言说的味道,闻上去依旧让人忍不住作呕。

张晓珂看看王鹏飞,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更不敢往外走。王鹏飞则表现得很是得意:“看什么?我说话算话,说了带你出来,就肯定带你出来。怎么样,高不高兴?”

“我们这就自由了?不需要再去找许明达了?”

“找他干什么?”王鹏飞挥挥手:“我是谁啊?早说过了,他们抓我就是最大的错误。有美国朋友几句话,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他许明达又怎么样?难道敢扣着我不放?不是同你吹牛,如果不是事发突然,他们根本就逮捕不了我。不过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如果不是这样,我也没法遇到你。咱们现在就走吧,我先带你去吃东西,再去洗个澡。收拾的干净一些,再去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