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张晓珂的心情其实非常复杂,他一方面对于脱困而出自然是充满欢喜,可是另一方面,他心里也充满了疑惑。

如果说自己被抓的过程透着荒唐,这释放的过程就更是如同儿戏。自己知道了高飞、常光远被囚禁的地方,许明达连几句威胁都没有,就把自己放了?

再说这种地方向来都是进来容易出去难,就算他们知道自己是无辜,依这帮人的性情,也会好好折腾自己一通,怎么会这么容易就给放了?

即便没和这些人打过交道,张晓珂也知道事情不会那么容易,他们也不是讲道理的善男信女。现在就这么就走了?连一份文书都没有?别说是国民/党反动派,就算是正规的机构,也不会那么轻易放人过关吧?

可是一切的疑惑,都随着王鹏飞那句“辉英兄”而烟消云散。对张晓珂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见到徐辉英,提醒他赶紧远走高飞离开南京。不管这件事有多少蹊跷,张晓珂也已经自由了,能够给徐辉英送信了,其他都没关系!

吃饭、洗澡这些都不重要,眼下最要紧的就是见到徐辉英。他和王鹏飞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张晓珂发现这里是有守卫的,而且守卫还配备了武器。

看着他们手里的步枪以及明晃晃的刺刀,张晓珂的心又是一阵紧张。反倒是王鹏飞神色从容,似乎根本没看到这些东西一样,趾高气扬走出大门,鼻子里还发出一声冷哼。

“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张晓珂觉得这位学者日常表现似乎比普通人还粗野,不过倒也没什么,听说过民国大师很多都有怪癖。包括日常行动举止不拘小节,留下很多佳话,也闹出很多笑话,有这种表现或许也是正常的。

他一边想着一边回头看去,发现了门口的牌子上写着“新闻审查处”几个大字。

新闻审查处?看到这种名字,谁都会认为这就是个审核报纸上面刊载新闻内容,监督管理报社的衙门。谁又能想到,这里居然是一个吃人魔窟。

他在心里记下了这个名字,想着该怎么通知军队,把两个战斗英雄救出来。不过最要紧的,还是找到徐辉英。

这里不知道后来改叫什么名字,张晓珂对这也没印象,不知道从这怎么到卫民报。还是王鹏飞地理熟悉,他一拍胸脯:“放心吧,整件事包在我身上,咱们马上就走。你看,我们的车子就在那。”

张晓珂这才发现,就在这审查处对面,停了一辆黑色的小汽车。和抓捕自己的汽车相比,这车更气派一些,虽然他对民国老爷车没什么了解,但是只看外观也能判断出来,这辆车比调查科的车要值钱的多。

车门打开,司机从里面走出来,也是个二十出头精明干练的年轻人。看他的动作,张晓珂总觉得这人当过兵或者练过武术,总之就是跟普通人不一样,透着有一种不同凡俗的干练。

王鹏飞得意地介绍道:“这是我的司机,也是我的保镖,你叫他小林就好。为了应付那些人,学校特意为我安排的,身手好得很,寻常人三五个不能近身。如果是那些人再敢来,就有他们好看的。小林,这是我的小朋友张晓珂,别看他年岁小,可不是一般人,你要对他客气一些,否则我不会答应的。”

小林朝张晓珂点点头,随后又对王鹏飞说道:“请上车吧。这里不便久留,我们还是换个地方说话为好。”

两人来到汽车后排坐下,司机则发动了车子。不等张晓珂开口,王鹏飞第一个说道:“卫民报!”

随着汽车发动,新闻审查处逐渐消失,张晓珂的心才彻底放下来。他刚才真的担心有谁从里面冲出来,把自己和王鹏飞拉下车再次逮捕。在电视里面,他看过类似的情节。

想到接下来就能见到徐辉英,张晓珂的情绪又变得兴奋。他有一堆话要说,也有一堆事情要做,不过这一切都得在见到徐辉英后,才能见分晓。基本的原则张晓珂还记得,在外人面前不能走漏风声,尤其是这个来历不明的司机。

王鹏飞就没那么多顾虑,似乎一上了车就到了自己的王国一样,全没了半点顾虑,对张晓珂得意说道:“你看,我没骗你吧?我说能带你出来,就能带你出来。一会见到辉英兄啊,你就跟他有什么说什么,然后听他吩咐就行。他说让咱们通知谁,咱们就通知谁。这车子是有美国旗的,在南京城内可以畅通无阻,谁也不敢阻拦。

怎么样,你看这方便不方便,威不威风?我回头再打几个电话,帮咱们联系一艘船,大家坐船走,包管一路太平。”

张晓珂看了王鹏飞一眼,并没有说话,心里多少有点埋怨的意思。现在可是四一二,这种时候就算你有关系也得低调做人,所谓小心驶得万年船,像他这么狂妄,迟早要吃大亏的。

不过王鹏飞显然没有这种自觉,还是洋洋得意:“你别怕,小林是自己人。在他面前,我们不用有什么顾虑,有什么就说什么。他是受美国人的雇佣,不需要对国民政府负责。再说咱们到时候去哪都得坐车,也少不了小林给咱们帮忙。对了,你在南京还有什么关系没有?如果有人需要照顾的话,尽管跟我说。我一会让小林跑一趟,把他们送到安全地方去。”

张晓珂决定不在这个问题上跟王鹏飞纠缠,而是解释道:“我在南京没什么亲属,也不需要麻烦小林先生,咱们还是先去找徐叔叔要紧。另外这件事我觉得还是不要惊动太多人,免得惹来麻烦。不过要说到人,我其实也有担心的,就是李志嘉和王慧珊,他们都是卫民报的员工。调查科连我都没放过,他们两个处境只怕也不妙。如果方便的话,王先生能否帮着问一问他们的下落,看看能不能关照一下。”

“哈哈……你说得对。他们么……我会去过问一下的。小林啊,张晓珂的话你听到了吧?一会去跑一趟,问问他们的下落。”

小林并没有回头,而是嗯了一声,随后对王鹏飞说道:“王先生,您说的是卫民报么?这里没开门啊。”

原来这时候汽车已经到了卫民报门前,顺着车窗向外看去,只见卫民报报社大门紧闭,门上还挂着“将军不下马”的大锁。门上虽然没有贴封条,但是锁着门就代表里面没人。

张晓珂四下看着,发现附近看不到人,也找不到小狗阿布。王鹏飞也有些纳闷:“这帮人不是说卫民报被查封了么?我看着也不像啊。对了张晓珂,辉英兄除了报社,还住在哪里?”

这……徐辉英确实有别的住处,但是张晓珂也不知道啊。毕竟大家相处的时间不长,张晓珂也不方便问这个问题。再说徐辉英并没有家室,虽然在南京有房子,但是大多数时候他都是住在报社里,对他来说卫民报更像自己的家。这么个情况下,张晓珂也没必要知道徐辉英住处。可是现在报社没人,想要找到徐辉英,可就有些费劲。

王鹏飞听到张晓珂的说明后点点头,随后琢磨片刻问道:“有没有这种可能呢?就是虽然上了锁,但是辉英兄其实还住在报社里。你看,这里的楼也不算太高,如果辉英兄从外面爬进去,也不是太困难的事。其实从隐藏的角度出发,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你说,我们要不要考虑翻墙……”

张晓珂不等他说完,连忙打断了王鹏飞的话:“王先生,我觉得我们不能那么做。只有小偷才会翻墙,这么做不道德,另外我觉得徐叔叔堂堂正正的性格肯定不会做这种事。”

看着这小楼外面楼体,张晓珂心里忍不住暗自生疑。这虽然是个破旧小楼,不是什么恢弘建筑,但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个楼房。翻墙而入可不是说翻就能翻的,这得是什么腿脚,才能轻松翻过去。王鹏飞说得倒是轻松。

其实张晓珂是有点生自己的气,平时说起事情来头头是道,好像什么都会,什么都懂。但是现在连一点小事都做不好,实在是没用。如果当初能多问一句,现在找人不就容易了。

不知道徐辉英在哪,就没法去通报消息,而当下这种时局,每拖延一分钟,就会增加一分钟的变数。一旦在这段时间内,徐辉英被调查科的人抓住,那怎么办?

看出张晓珂的焦急,王鹏飞在旁安慰:“没关系。人只要在南京,我们就有办法。大不了我去找找关系,看看辉英兄在什么地方。你不用着急,先找个地方安顿下。咱们慢慢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