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由于心思都在徐辉英身上,以至于张晓珂一开始根本就没考虑自己的问题,直到王鹏飞提醒,张晓珂才意识到自己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如果找不到徐辉英,自己又该怎么生活?

之前徐辉英给的银元,都已经被调查科的特务们拿走了。现在自己身上分文皆无,又回到了刚到民国时的状态。不管是吃饭还是住宿,都没办法解决。而且和那时候相比,现在的处境更危险。

当时自己只是个难民,实在不行还能靠出卖体力或是类似的方法挣几个钱花。现在的条件,却已经不允许自己那么做。

自己是在调查科挂了名的,别看王鹏飞把自己保释出来,可不代表自己已经平安无事。听王鹏飞介绍,他其实是用一种类似于“硬保”的方式,把自己带出了调查科。不是说自己没事,而是他的面子大,许明达不敢不低头,捏着鼻子把自己放走。这也是为什么对方不跟自己见面的原因,对王鹏飞的解释是面子上下不来,可是在张晓珂看来,这就是许明达玩的手段。

他没和自己签署任何文件,那么从理论上说,自己就还是调查科的逮捕目标。虽然说调查科抓人也没有手续,放人也不必手续。可是在调查科内部,肯定有一套文件类的管理规定以及手段,没有相关文件,自己就不算是平安无事。只要他们愿意,随时都能把自己抓起来。

现在自己和王鹏飞在一起,他们倒是不敢动手。可是一旦跑去码头又或者是到夫子庙乞讨,就随时可能被捕。再说,吃还勉强可以将就,住在哪也得考虑。总不能一连几天都睡在外面,那样很容易就被抓起来或者落到坏人手里。要住饭店或是旅社,就离不开钱。可是自己身上分文皆无,又能去住哪里?难道……

张晓珂看了一眼报社所在的小楼,开始认真思考着,自己睡在小楼的可能性。不过他这种表现,显然没能逃过王鹏飞的眼睛,他朝张晓珂一笑:“小兄弟不用担心,食宿的问题就包在我身上了。”

“这怎么行?”

“看你说的,咱们都要并肩作战了,这点小事又算的了什么?按照部队的说法,我们得算是战友,这是天下间最亲密的关系。大家可以相托性命,区区这点事更不在话下。再说我要想找你,也得知道你住在哪。别回头你也像辉英兄一样神龙见首不见尾,我想找你也找不到,那不就麻烦了?”

王鹏飞这么一说,张晓珂就没法拒绝了。这不是钱财的事,而是关系到后续工作的大问题,不能为了个人的体面,就影响了大事。比起改变历史上的四一二走向,尽量救一些人,以及营救徐辉英、王慧珊、李志嘉他们,自己这点面子又算的了什么。

张晓珂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王鹏飞很高兴,朝小林吩咐道:“走吧。先带小兄弟去饭店,有什么话一会再说。”

车子往前开,张晓珂的眼睛就往外面看,希望能在路边或是人群中看到徐辉英。

南京作为开埠城市,交通发达商贸繁荣,旅馆自然也不在少数。旧式的客栈或是小旅馆,多集中在夫子庙一带,而新旅馆则是以下关为发源地。清末在南京举办了全国规模的博览会:南洋劝业会。

随着博览会的召开,南京的旅游业再次兴旺,在会场附近即城北模范马路丁家桥一带也设置多处旅馆。据张晓珂所知,后来好像是在新街口以及大行宫一带修建了首都饭店、华侨招待所、中央饭店、福昌饭店等等。

现在是1927年,首都、华侨这些饭店还不存在,最气派的还是外商投资的扬子饭店和惠龙饭店。王鹏飞作为欧美势力铁杆拥护者,在旅社选择方面也不例外,坚持以欧美人投资经营的旅社为主,直接把张晓珂送到了位于下关附近的扬子饭店。

这家饭店是法国人投资经营,其造型设计也出自法国人之手。这栋饭店修筑的好像是欧洲城堡,红屋顶、灰墙面、圆拱形的窗和门,怎么看都像是张晓珂所看恐怖片里那种闹鬼的欧洲古堡。而来往出入的人衣冠楚楚打扮入时,一看就知道非富即贵不是等闲之辈。

不用问就知道,这里的费用肯定很贵。但是不容张晓珂拒绝,王鹏飞已经抢先说道:“不要考虑钱的问题,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你就安心住着就好。各国领事还有头面人物来到南京,也会选择这里下榻。所以啊,只要你住在这,许明达和他的人就不敢乱来。不过话说回来,你也得注意自己的言行仪表,别惹那些大人物生气。进去吧,我给你办手续。”

对于见过现代社会大酒店的张晓珂来说,一个民国时候的旅社,不管再怎么时髦,再怎么富丽堂皇,都不至于让自己感到惊讶。至于说这里住的是谁,对于张晓珂来说也没什么关系,他根本不往心里去。他现在脑子里就一个念头:徐叔叔在哪?到底安全不安全?

王鹏飞随着张晓珂走进房间,先是往四下看看,随后对张晓珂说道:“你就在这里放心住,房费我已经付过了。你想吃什么就对侍应说,如果有什么要紧事,就给我打电话。”

王鹏飞把一张纸条放在张晓珂面前,上面写着一串数字,显然是电话号码。

“辉英兄那边,我来想办法你不用太担心。还有李志嘉、王慧珊那边,也是我来想办法。不过说实话,如果你的情况没错,现在有点危险啊。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些人就要大开杀戒,到时候什么都晚了。”

张晓珂点点头没说话,王鹏飞又说道:“我们得和他们抢时间,不过这光是靠躲靠跑也不是办法,咱们得反击啊。”

“反击?怎么反击?”

“这还不容易?你找到军队里面的关系,让他们对调查科动手!”

王鹏飞两眼冒光,就像是看到了宝藏的探险者:“你想想看,许明达他们一共才几个人几杆破枪?只要部队愿意出面,就不怕他们不低头。到时候啊,几辆汽车的士兵把调查科一包围,看看许明达还威风不威风?不过我在部队里没什么关系,见不到他们的长官,这件事怕是得你想想办法了。”

张晓珂一愣:“部队?我在部队里也没有关系啊。不过倒是可以通过高飞和常光远的事情试着联系军方。不过他们的情况想要让部队知道也没那么容易,我到现在都没想出办法,怎么通知他们的长官。王先生您神通广大,能不能想想门路,给他们送个信?”

“啊?你也没有办法联系到他们的长官?”王鹏飞有些不信,上下打量了张晓珂好几眼,确定他没有和自己说谎之后,他的神情有些复杂,说不出是失望还是什么。叹了几口气之后,眉头也皱在了一起。

“这就不好办了。江右军是外来部队,和南京城牵扯不深。我的关系都是本地人,基本和江右军说不上话,这可如何是好?不说江右军能不能帮助咱们对付许明达,就说高飞他们。如果再不被救出来,他们的命就保不住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可怎么是好?”

思忖了好一阵,王鹏飞一拍大腿:“事到如今,就剩下一个办法,去找辉英兄。希望辉英兄在江右军有门路,否则的话就彻底没辙了。”

张晓珂点点头。他不知道徐辉英在军队里面有没有门路,也不知道他的门路够不够硬,但是只要能找到他,就总是好事。自己是没这个本事找人,只能寄希望于王鹏飞了。

后者看看张晓珂,发现确实没什么补充,就点头道:“你放心在这里住,外面的事情交给我。等我找到人以后,咱们再商量下一步计划。”

说完这话,王鹏飞离开房间,张晓珂则快步上前,把房门牢牢锁住。不管王鹏飞说得怎么好,他还是有点担心安全问题。这帮特务无所不用其极,万一这家酒店以及酒店的住客吓不住他们,就还得靠自己保护自己。

回到座位上,张晓珂陷入沉思之中。思考着徐辉英到底在哪,阿布又能否及时找到他通报消息。最好的结果就是徐叔叔现在已经走了,那样自己就放心了。不过这种事的概率不高,实在是指望不上。

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走廊里传出两声狗叫,紧接着是一名侍应的呵斥声以及一个女人的尖叫声,时间不长又有一个粗喉咙的外国男人在走廊里大声叫骂,让旅店变得喧嚣起来。

张晓珂来到门边凝神倾听,查探着外面的动静。就在这时,几声敲门声忽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