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张晓珂沉默了。

他听得出来,徐辉英言语里充满了责备的味道。这也不能怪他,实在是王鹏飞给人的感觉太讨厌了,再说事情关系重大,自己能够说出国民/党的阴谋,已经让人难以相信。

再把王鹏飞这种人拉进来入伙,看上去确实有点不太对劲,也就不怪徐叔叔发火。不过张晓珂还是觉得自己不是完全没理,毕竟王鹏飞确实有用,关键是这个人只是讨厌却不坏。不过徐叔叔的问题自己回答不了,自己怎么知道他的立场,更别说政治倾向。

见张晓珂不说话,徐辉英沉默片刻,继续说道:“你还是太年轻,对于很多事情的看法太幼稚了。敌我斗争你死我活,这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也不是普通的矛盾冲突可以比。

如果说我们两个人之间有矛盾,那么为了大局,谁都可以退一步,这都没关系。但是在政治立场问题上,却是非死即生的处境,谁也不会后退,谁也没法后退,因为退下去就是粉身碎骨,最轻也是叛徒。你明白这里的严重性么?”

张晓珂点点头,还是没说话。徐辉英叹口气,继续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急着解散报社么?本来这件事我不想跟你们说,是不想连累你们。可是既然到了这等地步,我不说也不行了。我解散报社的原因,其实就是王鹏飞。”

按照徐辉英介绍,王鹏飞和自己确实是同学,当年也有些交情。不过彼此之间的交情,随着毕业之后也就寡淡了,而且两人的立场也存在着不可调和矛盾。徐辉英立足于服务大众,希望开启民智让老百姓意识到中国的处境,大家奋发图强推翻旧中国,建立一个独立自主且强大的国家。

但是王鹏飞则不然,他从上学时候就是欧美的忠实拥护者,言必称海外,心也无比向往着海外生活。他甚至明确表达过,哪怕是在外国吃糠咽菜,也好过在国内升官发财。

同时他认为,中国就该全面学习欧美,从政治制度再到管理模式,完全照搬欧美模式就行了。再不行就请欧洲人过来当顾问,总之只要中国的制度全面学习欧美,就能像列强一样富强。

两人的观念从那时候就有分歧,而且谁也说服不了谁,经常吵得面红耳赤。所以毕业之后,互相懒得搭理对方,也就没什么交情可言。这次王鹏飞突然出现,就是告诉徐辉英,有人盯上了卫民报,要徐辉英赶紧找关系疏通关节,再不行就逃之夭夭。

张晓珂有些纳闷,因为这话他听起来没什么问题,而且事实证明王鹏飞说得是对的。如果换做自己,肯定对王鹏飞要感激三分,至少不会还把他当坏人提防。徐辉英还要怀疑他,就让张晓珂有些摸不着头脑。

徐辉英看看张晓珂,摇头道:“咱们看问题不能这么简单,尤其是这种环境下,就更要多一些考虑。王鹏飞无缘无故,为什么来送这么一条消息?如果说他是出于同窗之情,其实也是非常牵强。即便假设他真的是出于顾念友谊,也有一件事说不通,那就是他怎么知道我有关系?

他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让我找自己的社会关系解决问题,跟你说的也是类似的意思,这就非常奇怪了。我有哪些社会关系,以及他们能不能帮我的忙,这些都算是秘密。他为什么如此笃定?又为何那么急着要我去找人?”

张晓珂听得云里雾里,有些地方似乎明白了什么,但是仔细一想,又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想通。徐辉英笑了笑:“这些事情不是你这个年级的孩子该了解的,不过我要告诉你,不是一个人看上去像好人,就一定是好人。吃人的猛虎,往往带着一张慈悲假面。如果我们不能去伪存真,不但自己会吃亏,还会害了其他无辜。”

“徐叔叔,你是说……我不该答应他?那现在还有得挽回。”张晓珂忽然想起来什么,连忙说道:“我和王鹏飞说过了,答应他参加行动,是我个人的决定。如果徐叔叔反对,那么他也不能勉强。等到他来的时候,您表达一下态度,他也就不会纠缠了。就算纠缠也没用,我们走自己的,根本不理他就是了。”

“孩子话!这种事哪会那么容易?”徐辉英苦笑道,“你没看我进饭店,都要设法隐藏行踪?现在的斗争环境复杂,大家谁也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以及所拥有的底牌,随便表达态度,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其实你也不用自责,如果王鹏飞铁了心要加入,你说不说都没用。这件事你没有控制权,所以也不用背包袱。我只是提醒你,不要随便相信一个人,尤其是王鹏飞这种人。”

“可是……他也受伤了啊?而且他还救了我。如果没有他,我现在还在监狱里。”张晓珂忍不住说出自己的理由,这是他相信王鹏飞很重要的一点。

徐辉英却依旧冷静:“你看过三国演义吧?黄盖为了让曹操信任自己,也挨了四十军棍。苦肉计乃是从古至今一直使用的办法,单纯受伤说明不了问题。至于他救你……这件事其实我跟你看法不同,不过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总之记住我的话,不要随便就相信谁。”

张晓珂点点头。不管徐叔叔说什么,自己都愿意相信。既然他说王鹏飞不可信,那么自己就得对他保持警惕。

忽然他想起了什么,又问道:“徐叔叔,我能问你个问题么?”

徐辉英看看张晓珂,张晓珂大着胆子问道:“你……是不是共产党员?还有,他们为什么怀疑你却不逮捕你?这些人连战斗英雄都敢抓,为什么对你不下手?”

徐辉英态度和蔼:“这是个好问题。我是不是共产党员呢?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是。我不但是一名共产党员,而且还承担着属于自己的工作,任务可能比普通的同志更为艰巨。

为了完成任务,我不得不隐藏自己的身份,所以除你之外,并没有其他人知道我是共产党员这件事。至于他们为什么不抓我,是因为像我这样的人,其实还有很多。

不过我要说明一点,我们不是间谍,更不是破坏分子。而是为了完成工作,不得不隐瞒自己的身份。之所以这样做,最初是为了对付那些北洋军阀。可是随着局势的改变,恐怕我们和国民/党也要成为敌人了。”

没错!自己没猜错!

张晓珂几乎忍不住叫出声来,自己猜对了。徐叔叔果然是一名共产党员,怪不得他给自己的感觉是那么亲切,对自己又是那么好。这就完全说得通了,优秀的共产党员,就是有这种亲和力,更有这种工作能力。

这时徐辉英又说道:“至于他们不抓我,原因也很简单,他们希望放长线钓大鱼,抓到我的上级。因为我身上负担着一项使命,这件使命关系重大,敌人想要破坏,而我们需要把这件工作完成。这就是我和他们最大的矛盾所在。他们可以杀了我,但是却阻止不了工作实施,所以不能急着抓我,而是希望我带着他们找到要找的东西。”

张晓珂听得不是太明白,但是也能猜出来大概,随即意识到这种情况下的徐辉英,是何等的危险。他连忙说道:“徐叔叔,那你更应该撤离了。你既然是共产党员,肯定有好多同志对吧?他们能掩护你离开,咱们先避开敌人锋芒,等回头再杀回来就是了。”

“我的工作没完成,哪能说走就走。而且我们是战士,一切行动都要服从指挥。在上级下达撤退命令之前,我哪也不能去。不过你刚才说的情报很重要,其实我也有类似的想法,只不过缺乏证据佐证。

咱们算是意见一致,都认定反动派这次要下毒手。而且他们已经举起了屠刀,杀戮无辜的将士以及我们的同志。我不能随便撤退,但是可以向上级建议,让其他的同志转移。”

张晓珂说道:“对啊。现在不能硬碰硬。”

“张晓珂,你这次也是帮了我的大忙。”徐辉英拍拍张晓珂的肩膀,“你很勇敢,思想也非常进步,就是有些时候过于毛躁,改改这个毛病,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我们的国家想要富强,需要你这样的年轻人,而且是越多越好。所以一定要记住,今后千万多加小心,不管发生什么,都要冷静下来思考,想办法活下去。不要冒险,更不要轻言牺牲。”

这几句话说得张晓珂心里热乎乎的,又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他也听出徐辉英言语里面的压力,接下来的工作必然充满危险,步步惊心。

就在张晓珂想要问问徐辉英下一步该怎么做的时候,房门忽然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不等张晓珂回过神,房门已经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