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从门外进来的,正是王鹏飞。

当他看到徐辉英的一刹那,脸上神情先是一惊,随后便是狂喜。那种欣喜的表情,就如同徐辉英是他的骨肉至亲。

这样的笑容让张晓珂都开始怀疑徐辉英是不是太过小心了,王鹏飞看到徐辉英时露出的笑容是打心底高兴啊。

王鹏飞迅速地反锁房门,两步来到徐辉英面前,关切地问道:“辉英兄,你怎么找到这来的?现在你的处境还安全么?有没有人跟踪你或是要对你不利?”

张晓珂紧张地看着徐辉英,担心他和王鹏飞争吵起来。但是徐辉英的态度却出奇得平和,他露出一丝苦笑,说话的态度也像是对待一个老朋友一般亲切热情。

“红尘之中万事皆有定数,你我相识是缘,在此相遇又何尝不是缘分?如今南京城里风声鹤唳,只有这扬子饭店还算是一方净土。不过那些人手眼通天,这里也算不上安乐窝。

本想是找个不易被察觉的地方暂且栖身,没想到居然误打误撞遇到张晓珂,更没想到他居然吃了那么多苦头。如果不是有王兄仗义出手,只怕张晓珂现在还不知是何等处境。如今我们身处险境,说不得就要王兄多费心了。”

他这两句话一说,王鹏飞就更高兴了,拉着徐辉英的手说道:“你我弟兄就不必说这种客套话了。总之,咱们从现在开始就是战友袍泽,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只要有我在就保证你没事。

张晓珂跟没跟你说情况?现在的形势很是险恶,如果张晓珂的消息没错,这次南京城恐怕是要变天了。情况比我说得更严重,稍不留神就是成千上万的人头落地。比起光复南京,只怕更凶险呢。”

徐辉英一脸愕然,随后又看向张晓珂。张晓珂虽然年岁不大,可是脑子总归还是够用。说到底是来自现代的青少年,经过网络时代信息轰炸的洗礼,论起对信息的接受、反应能力,其实比民国时代大多数成年人都要出色。

毕竟这个时代的人一天接触消息就那么几条,来源也非常固定,很容易形成定式思维。现代人却是久经风浪,论起对于事情的反应处置能力,可不是民国普通人能比。

当然,和受过训练的专业人士相比,张晓珂肯定是不行。不过眼下徐辉英这种情况,也用不上那么高大上,只要反应比普通人快点就够了。因此张晓珂第一时间就明白过来,装得不知所措:“刚才光顾着跟辉英叔叔叙旧,没顾上说正事。”

“你这孩子,真是!都什么时候了,还分不清轻重!”徐辉英训斥了张晓珂一句,随后又朝王鹏飞道歉,“到底是个孩子,根本不知道轻重缓急,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任性。只好有劳鹏飞兄,再介绍一下具体的情况。”

王鹏飞先是替张晓珂说了两句好话,随后就开始转述从张晓珂那听来的有关四一二情报。他在说的时候,两眼紧盯着徐辉英,似乎是担心自己的讲述不够精彩,不能引起徐辉英兴趣,又像是在担心徐辉英不肯相信。

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当王鹏飞全神贯注看着徐辉英的时候,就无暇顾及张晓珂。因此张晓珂倒是能够以第三方的角度,从容观察两人。他发现徐辉英的神情非常专注,聚精会神听着王鹏飞讲述,脸上的神情也是以惊愕为主。大概就是说,自己也没想到时局会突然恶化到这种地步,再就是询问这件事有没有可能是搞错了。

后面那个问题,王鹏飞当然没法回答,就前面的问题,则不遗余力的予以证实乃至强化。在他的介绍中,时局远比徐辉英想象的更严峻。这时候就轮到王鹏飞那庞大的社会关系网发挥作用,根据他打听来的情况,现在的问题比张晓珂说得更复杂。

上海方面工人纠察队被国民/党武装设计缴械,以青帮打手为主要力量的武装则迅速接管方方面面,同时工人实施监视。双方一旦发生冲突,这些青帮打手就会以武力进行攻击。面对手无寸铁的工人,这些打手没有一点恻隐之心,机枪、手榴弹有什么用什么,造成了多次流血事件。

而政府军在整个过程中不但不加以制止,反倒是包庇纵容这种行为的泛滥。甚至有些时候,青帮打手在冲突中处于下风,军队还会出面帮忙,帮着青帮弟子攻击工人。

本来工人手上就没有武器,再加上军队拉偏架,因此上海方面工人惨遭荼毒。很多人无故被杀或是受伤,形势很是恶劣。

不管是学者、政客还是军官,他们都能实施秘密逮捕,而且也不用公布什么罪行,也没有证据,就能随便的杀人或是秘密处置。

这种搞法自然闹得人心惶惶秩序混乱,上海已经不像个样子。

从南京现在的情况看,多半也会走上海的老路。也就是说眼下特务调查科的行动只是开始,后面会越来越嚣张,越来越无所顾忌。哪怕是扬子饭店这种地方,能不能把人保住都在两可之间。

张晓珂所说的情况如果在正常情况下,肯定是无稽之谈,这些大人也根本不会理会。可是眼下有这些情况佐证,又怎么由得他们不信?就连王鹏飞这时候都显得很紧张,一边说一边用手帕擦汗,嘴里还不停地感谢张晓珂。

“如果不是小兄弟及时送信,我也不会去探消息,自然就不会知道,事情到了这等地步。辉英兄,情况不等人啊。咱们如果再等下去,只怕就真的要粉身碎骨了。现在必须做点什么给自己找条活路。你看看高飞他们,都是军中悍将,照样难逃一死。你我文人手无缚鸡之力,硬拼的话怎么斗得过他们这些武夫?”

“那按照鹏飞兄的意思,我们该当如何才是?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那自然不能。不过么……”王鹏飞拖了个长声,又看看一旁的张晓珂,见张晓珂正聚精会神看着自己,也并没有什么异常反应,于是朝徐辉英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辉英兄,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咱们之间就没必要隐瞒什么。你的关系,也该用一用了。

单打独斗咱们肯定斗不过那些人,不过你身后也有个同样庞大的组织。即便是武力上有所不及,但是总归树大根深,有些自己的门路也不奇怪吧?只要他们肯动用门路营救自己的同志,你总可以全身而退。

当然,这也不光是你一个人,包括你那些同志啊,战友啊,都可以避免无辜枉死。我也知道,你们的组织纪律森严,很多时候不能暴露身份。不过人命关天,你们又是向来以尊重生命自诩,总不会赶出对自己见死不救的事情,是不是这个道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只要能把人保下来,你的组织也不会怪罪辉英兄吧。”

王鹏飞这番话说得挚诚,眼神也很是诚恳,看得出确实是为徐辉英以及那些潜在的受害人着想。从张晓珂的角度看,也看不出任何问题。但是听他话里的意思,是让辉英叔叔联系什么组织?辉英叔叔真的是组织的人?他真的是地下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