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巨大的推动力量,让张晓珂感觉自己像是一枚被发射出去的炮弹,在一刹那间,他甚至以为自己会撞到墙壁,头破血流。

就在他身体即将撞到墙壁的一刹那,一双有力的手臂猛地在他腰部用力一推,张晓珂飞出去的方向也立即发生巨大变化,身体擦着墙壁就向一旁摔倒。

张晓珂不是个身体孱弱的病秧子,从小被父亲严格督促的体育锻炼以及健身,在这一刻发挥了作用。就在他身体即将落地时,张晓珂已经做出了反应,双臂抱头双腿紧并,身形蜷缩起来,把自己的要害保护住。借着往外摔的力量一个翻滚,将这股冲力化解。

还是得感谢民国时代的老爷车,看上去还行,但实际性能上就那么回事。这时候进口汽车,很多时候要从日/本过一道手。日/本就把大量国外淘汰的二手车翻新一下,然后卖给中国。所以这时候很多达官显贵或者大富豪开的进口汽车,实际是翻修车辆。

从外观看这些车倒是十分光鲜,实际情形很是不堪。里面的零部件都是二手货还有的干脆就是淘汰货,所以车子速度达不到理论值。不过是由于眼下民国那糟糕的路况和交通管理情况,这种速度上的偏差看不出来而已。

车速不快,再加上徐辉英救援及时,张晓珂并没有受伤。也就是身上的衣服破了点,外加磕了一下多少有点肉疼,除此之外并无大碍。

徐辉英快步上前把他扶起来,先是打量一番,确定张晓珂没事之后总算放心。接着对身后的王鹏飞说道:“事不宜迟,咱们赶快走!”

王鹏飞并没说话,跟在徐辉英身后。徐辉英这时忽然对张晓珂说道:“你和调查科的人见过,为了防止他们认出你,你在最后走。走路的时候低着头,他们对于小孩子总不会太在意,多半可以混过去。”

张晓珂应了一声,就来到王鹏飞身后。他心里明白,徐辉英这话是说给王鹏飞听,这么安排的用意可不是防范那些调查科的特务,而是防备钱鹏飞。接下来是前往徐辉英的家里,肯定是徐辉英带路,王鹏飞在后面走。如果张晓珂也走在前面,那么王鹏飞做什么小动作,又或者留什么记号就无从发觉。现在张晓珂的位置,实际作用就是监视王鹏飞。

不知道王鹏飞是没察觉,还是没办法,对于这个安排并没有什么异议,而是低着头紧随着徐辉英往前走。徐辉英在胡同里如鱼得水,脚步轻快灵活,行路疾而不乱,穿行于坊巷之间直奔目的地前进。

走在后面的张晓珂,忽然间产生一种错觉。或许这就是徐辉英不同寻常之处。那些国民/党特务怎么也可不能了解南京的市井,就像他们永远不会和群众打交道一样,这是他们最大的弱点。只要是在这种环境中周旋,徐辉英就不会输,那些特务也别想抓住他!

他心里这般想着,脚下也没停顿,随着徐辉英往目的地走。

他们跳车的地方距离徐家很有些距离,大概走了将近四十分钟,才走到地方。到了目的地才发现,徐辉英住的房子位置距离报社确实不太远,只不过之前是绕了个大圈子,所以才耽误了很长时间。

不过此时的南京开发不好,城市规划更是谈不到,除了小部分地区形成了商圈概念外,大多数地方都是各干各的。管理者没有规划思路,普通人更没有这方面的意识,全看自己心意。所以一个城市很容易出现怪异情景,这边是商业区,附近就是贫民区。或者临街的房子富丽堂皇,往里一走就是一片简易的席棚,都不是稀罕事。

徐辉英的家就是这么个情况。别看距离报社近,这里却并未得到发展。房子修得简陋,四周也没有什么像样的建筑,只有些不土不洋的二层小楼,还是砖木混合结构,从外表看就破破烂烂,一看就知道当初没走心思,完全是敷衍了事。

没想到这就是徐辉英的家。虽说他不是大富翁,但是以他的收入来说,在这个城市绝对算是体面人,可以住个像样的洋房。

这里不但交通不便,而且居住环境十分恶劣,阵阵恶臭味道扑面而来,熏得人直欲作呕。

张晓珂哪怕来到民国已经好几天,对于这种味道比较熟悉,这时候也有点接受无力。毕竟这的味道实在太冲,也太过刺鼻了。

在路上他倒是看到了一个公用电话亭,但是也和这房子一样破烂不堪,不知道电话机还能不能正常使用。而且就这么个地方,怎么看也不安全。哪怕没有特务,就是城市里那些城狐社鼠,对于居住者来说也是巨大威胁。换自己刚来的时候,怕是都不敢在这种地方住。徐辉英居然把这里当成家,他是怎么过的日子?

“一个人过日子,没有那么多穷讲究。大差不差,可以容身就行。再说作为一个报人,理应贴近百姓观察民生,不能坐在书斋里面固步自封,那样是写不出好报道的。我选择这里,既是为了生活,也是为了兼顾工作。”

王鹏飞看着眼前的二层小楼,也是不住点头,“怪不得辉英兄你的住处素来无人得知,怕是想破了头也想不出来,堂堂卫民报主编,居然住在这种穷地方。所谓大隐隐于市,这个道理说出来大家都知道,可是真正做到的却只有辉英兄一人。龙潜九地之下,怪不得没人能找得到。”

“鹏飞兄过奖了,小弟不过是个书生,又哪里称的上龙?”说话间徐辉英带路,引两人走进二层小楼。

这种二层楼修建之初的目的其实是用来招租,不用问也知道,租金肯定格外便宜,因此住宿条件也就无从谈起,为了多收租金,一栋房子往往被改造成沙丁鱼罐头。在小楼内打出许多隔断,每一个隔断都作为格子间对外出租,类似于电视剧《七十二家房客》里面的那个样子。不但环境恶劣,而且安全也得不到保障,一旦发生火灾可能就是一场涉及到若干人命的惨案。

不过徐辉英的这栋小楼却与众不同,从外表看破破烂烂,走进去就发现另有乾坤。小楼从一楼到二楼,都收拾得非常干净整洁。固然做不到纤尘不染,却也是井然有序,和那些脏乱差的小公寓完全不一样。

另一方面,小楼也没有那么多私搭乱盖的隔断,而是一栋独立的二层小别墅。虽然设施上不能和真正的别墅比,但是格局大差不差,最重要的是没有外人。整个二层楼,只有徐辉英一个住户。

这也是他敢把人往自己家领的底气所在,如果真的是住在大杂院环境,徐辉英自己不怕,也得考虑邻居安全。再说人多眼杂,怕是早就有人走漏消息,于安全性也就无从保证。

王鹏飞看着这小楼也有些发愣,过了好一阵才说道:“辉英兄早就做好准备了?居然做了这么一番布置。如果不是亲眼得见,我做梦都不会想到,南京城里,还会有这么一处别致的小公馆!高明,绝对是高明。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