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也不怪王鹏飞纳闷,换了谁怕是都要惊叹一番。要做到徐辉英眼下这步,光是有钱还不够,更重要的是人脉。

毕竟这房子不是他的,而是房东的。从正常角度看,房东肯定会把房子做成那种密集型公寓才符合自己利益。哪怕徐辉英财大气粗,要包下整栋小楼,房东也不会为了他一个人拆隔断。

毕竟这年月世道不稳,今天有钱明天破产不是稀罕事。为了一个人就改变房屋格局,并不符合房东的利益。

比起这件事,更难得的是保密。假设徐辉英有钱,直接把房子买下来,倒是也可以。可是他如果这样做,就肯定会走漏风声。这时候的小道消息传播速度,并不比后世慢到哪去。尤其是涉及到财富或是人命的案子,就更容易传得满城风雨。一个出现在这种地方的有钱人,就像是羊群里的骆驼,肯定会引人注意,不知道会诞生多少荒诞不经的谣言。

可是这一切都没发生,就证明徐辉英本事了得,把这些麻烦全都想在前面且予以解决。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安稳住房东,让他为自己服务还不至于走漏消息。

徐辉英这时已经掏出钥匙,为张晓珂和王鹏飞安排房屋,边走边说道:“其实也没什么,这里的主人出身豪门,理应继承一笔可观的家产,可是被自己的兄长嫉妒。他的兄长便动用了许多关系诬陷自己的亲弟弟,导致这位无辜人士冤枉下狱,险些就要被判处死刑。是我四处奔走,替他伸冤昭雪,他才能保住性命和财富。

经过这件事之后,他就把我当成救命恩人,对我的要求尽力满足。这栋小楼对他的财富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算不上什么。这里的人比较冷漠,不会随便走动串门,更不会盘问别人根底,所以在这做事也容易。”

王鹏飞听得入神,忽然问道:“这位富翁现在情况如何?”

“这人鹏飞兄也应该认识,便是昔日地产大亨罗家的二少。他去年的时候出手了自己名下大半物业,拿了钱去海外生活。这半年多没有音信,我也不知他当下的处境。”

徐辉英这时候已经打开一扇门,这里乃是一楼的客房,房间收拾得干净整齐,徐辉英朝王鹏飞说道:“如果鹏飞兄没有意见,就暂时住在这里吧。山居简陋不足以待贵客,如果鹏飞兄愿意回学校宿舍,我也不好阻拦。只不过那边现在看来似乎不大安全,鹏飞兄还得三思。”

“辉英兄客气了。”王鹏飞上前一步,人已经挤进房间。他一边看着一边夸赞,“好!这里的环境非常好!在我看来,就是扬子饭店的客房,也比不上这里。我就在这里住下了。”

“那就好。小弟我是住楼上的,原本是为了写稿子方便,现在谈不到写稿,却也可以监视四周。方才来的时候鹏飞兄想必也注意到了,我这栋楼可以俯瞰四周,是个绝好的兵家宝地。如果有人来,我在二楼登高远望,也可以让我们不受突袭。”

“那……张晓珂呢?”

张晓珂连忙说道:“我在楼下住就可以了。”

徐辉英却摇摇头:“他得住在楼上。一个人的精力有限,如果我累了,可以让张晓珂帮我值守充当哨兵。再说我们还得想办法救人,没有那么多时间做琐碎之事,就只能辛苦张晓珂了。”

王鹏飞看看张晓珂,随后点头:“既然辉英兄已经有安排,那我就放心了。辉英兄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吩咐,小弟保证尽力。”

徐辉英道了谢,随后就领张晓珂上了楼。徐家的二楼除了卧室就是书房,再就是一个堆杂物的杂物间。徐辉英领张晓珂转了一圈,随后对张晓珂说道:“我只能委屈你睡书房了。”

这里的书房当然不能和那些大户人家的相比,所为书房也就是书架上摆了一些书,另一边放着写字台,上面有纸币等物。书房里也有一张小床,是徐辉英累了的时候休息用的,现在就是张晓珂的床铺了。

张晓珂看看四周,目光被书架上那些作品吸引住。他的繁体字水平一般,不过读总归是比写容易,所以阅读起来没什么障碍。他粗粗的看过去,发现这里的藏书就是几大类。首先是工具书,包括字典、词典等等,既有国内的也有国外的。

第二类则是些讲新闻的书籍,算是这个行业的自我提高读物。

第三类也是数目最多的还是小说,既有中国的传统文学作品,也有欧洲的流行小说。像是三个火枪手又或者唐吉可德,这里应有尽有。书籍中以中文版为准,偶尔也能看到一些外文原版。

扫了一圈下来,张晓珂心里生出一丝疑问,他看了一眼徐辉英,却又不敢问出口。毕竟下面还有个王鹏飞,这个狗特务不会那么老实待着,天知道会不会来偷听。

倒是徐辉英非常笃定:“不用怕。我这里楼梯楼板年久失修,哪怕是一个小孩子踩上去也会吱嘎作响。鹏飞兄的体魄,可比普通人壮硕多了。除非他会飞檐走壁,否则上楼不可能逃脱我的耳目。我把你留在这,也是基于这一点考虑。不管怎么说,和那种人在一起久了,很容易出现意外,我得对你的生命负责。”

说到这里,徐辉英拍了拍张晓珂的脑袋:“我还得代替组织感谢你,如果不是你及时送来的情报,我们对于反动派的嘴脸还认识不够,只怕会吃更大的亏。你是我们的大功臣,就更不能让你承担风险。”

“辉英叔叔,你们打算怎么办?”

张晓珂把声音压得很低,不用力听根本什么都听不到。

徐辉英正色道:“反动派比我想的还要顽固也更加疯狂,行事已经越来越没有底线。如今既然已经知道他们的计划,我们共产党员就不能引颈受戮。哪怕垂死挣扎,也总得搏上一搏。”

“您有什么高见?”

“高见谈不到。”徐辉英神色淡定,“我和王鹏飞说的也是心里话,现在这种处境敌强我弱,不可能有太好的办法。总之就是几个字,反击、撤离。”

徐辉英很清楚,除开立场不谈,王鹏飞刚才说的不是没道理。如果能把南京驻军拉一部分来,或许可以减少一部分压力。不过这件事关系重大牵扯也广,已经不是徐辉英所能决定,所以他不能贸然下这个决断,必须等上级进一步指示再说。

在上级明确指示下达前,徐辉英也不能坐以待毙。所以他对王鹏飞说的话,其实有很大一部分是事实。自己选择这里,确实是考虑了比扬子饭店安全,也便于和外边取得联系。

他能说这些,就是把张晓珂当成了自己人。张晓珂这时候才说出自己的疑惑,就是书架上这些书。虽然种类很多,但是似乎少了徐辉英最应该看的一种书,那就是共产主义著作。不管是马列还是其他的作品,总该有一些吧?就他所知,现在虽然在法律层面上,这些作品有很多是禁书,但是在实际生活中,这些书的普及量也不算少,为何徐辉英家里没有放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