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张晓珂考虑到现在的情况特殊,尤其楼下还住着个狗特务,不知什么时候就可能摸上来,这个疑问只能埋在心里不敢说出来。只不过他毕竟是个孩子,隐藏心事的能力不高,徐辉英显然看了出来,朝张晓珂一笑。

“我知道你在疑惑什么,其实你有什么问题直接问出来就好,小小年纪不该藏太多心事。

这事也没什么奇怪的,好的东西不一定非要摆在家里,也不一定非要放在大家都看得到的地方。很多时候,最重要的东西,我们放在心里就够了,而不是一定要拿到外面。

你想想看,比起一些仪式感的布置,是不是做事更重要一些?我们的党和国民/党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我们是为老百姓做事,而他们则更注重仪式和口号。喜欢在嘴巴上喊得响,实际正事不肯做。这也是他们为什么急着举起屠刀的原因,因为如果继续发展下去,他们的反动本质会逐渐暴露且为人民所知,到时候会被人民所抛弃,就连反扑都没机会了。”

张晓珂不住点头,佩服徐辉英的远见卓识。徐辉英作为这个时代的人,而且面临又是敌强我弱的局势,居然能准确预测出未来的发展变化,这就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了。

不过他现在顾不上崇拜徐辉英,毕竟面前有更大的问题要解决,那就是楼下的王鹏飞。固然有徐辉英的交待,张晓珂不怕他偷偷上来搞事情。可是放这么个人在外面,就像是米缸里睡着一只老鼠,总是让人不放心。而且他如果在下面找到些什么,又或者放什么人进来,那不就糟了?

徐辉英对此很有把握:“我放他在下面,就是让他找东西的。他在这里要住好几天,我们的鹏飞先生如果无所事事不是要活活闷死?要知道,王鹏飞先生可不是个能耐住寂寞的性子,之前在南京交游广阔,声色犬马无所不涉及。

现在要他在这里陪我过苦日子,总得给些补偿,至少得让他有点事情做。下面的地方很大,而且还有个仓储间。如果我们的鹏飞先生接受过有关搜查方面的训练且足够谨慎的话,大概一个星期不会闷吧。”

虽说眼下是生死关头,但是徐辉英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满是笑容,带着一种从容与自信。这种情绪也影响了张晓珂,让他莫名多了几分胆气,感觉楼下的特务也不是那么可怕。

只不过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把这么个危险因素放在身边。这似乎和谍战剧里看到的不一样,那里面都是希望离特务越远越好,哪有主动让人家上门的?

徐辉英解释道:“在正常情况下,我们当然不希望和特务距离太近。所以一开始王鹏飞接近我的时候,我是希望把他赶走的。但是现在情况变了,我们的应对手段就得跟着变,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眼下南京的特务们越来越猖獗,咱们得想个办法跟他们打拖延战。王鹏飞铁了心跟着我,就是希望搞到我的情报。从现在情况看,他还不想动武。这对我们来说,就是个好消息。多拖延几天时间,就方便我们多救一些人。”

“您的意思是说,将计就计?”

张晓珂毕竟不笨,一下子就猜出了徐辉英的打算。借王鹏飞做自己的护身符,把他拖延在这,实际是做自己的事情。在王鹏飞意识到自己被耍了之前,他们能做不少事,至少可以救不少人。不过这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怎么保证计划不出纰漏。

毕竟王鹏飞也不是等闲之辈,这人肯定受过特工训练,算是这年代的专业人士。就算手段不如徐辉英,也不至于差出太多。在他眼皮子底下搞小动作,可不是一件容易事情。如果被他看出破绽,很可能就是弄巧成拙,到时候不但完不成任务,还有可能导致敌人提前发动。

徐辉英道:“这一点我也考虑过了,王鹏飞现在盯得重点是我。只要我表现得正常,他那边轻易就不会出问题。就像下象棋一样,我和他成为了互相看子的状态,没有外棋介入,我们就谁也不能动。所以后面很多事情要辛苦你了。”

“我?”张晓珂一愣。

徐辉英点点头:“你是个孩子便于隐蔽,而且王鹏飞对你的戒备不重。在他看来,你可能是个接触过机密情报的外行人,加上他暂时没搞清楚你的来头,所以不敢动你。不过要说对你多重视,这也谈不到,所以你行动比我方便。”

张晓珂脸一红。他明白徐辉英的意思,所谓对自己戒备心不重,实际就是看不起。在王鹏飞眼里,自己就是个外行人、小孩子,当然没什么必要盯紧。这么看来,自己和他几次接触,给这人留下的印象就是幼稚外加无脑,根本没有防范的必要。

想不到自己堂堂一个新时代的中学生,在民国的人面前,居然表现得这么蠢,想想就觉得丢人。

徐辉英倒是看得开:“这也没什么不好,你的年纪还小,很多事情经验不足。这算不了什么。我在你这个年纪,很多事情还不如你。人是可以成长的,只要你认真学习,将来的成就一定在我之上。不过我也知道现在环境险恶,你做这些事会遭遇风险。

你是个孩子,我不能逼你什么,尤其不能逼你去拼命。所以这件事的首要前提是自愿,如果你不愿意做,我绝对不会强求。”

“我愿意!”张晓珂想都没想脱口而出。他并不是仗着自己很快就能回去,所以无所畏惧。而是从心里想要为徐辉英做事。

从见到徐辉英第一次,他就对这位叔叔充满信任。如今身处危机之中,他就更感觉到徐辉英的亲切和伟大。何况现在自己要做的,是为新中国事业做贡献,任何一个现代人,有这么个机会卷入其中帮助国家建立,都会热血沸腾,谁又会拒绝呢?

张晓珂不但不拒绝,相反是积极主动愿意加入进来,为自己的国家出一份力。他这种态度让徐辉英既意外又满意,他打量了张晓珂好一阵才问道:“之前在报社的时候,我们只是同事,很多事情没必要穷究。现在我希望你成为我的战友,一同为伟大的事业出力,那我就希望你能对我说真话。你能不能对我说说你的故事,让我了解一下你,否则我也不敢把重要的事情交给你做。”

辉英叔叔这是要重用我!

张晓珂明白过来,这绝对不是不信任或是小心过度,恰恰相反,这是个重用的表示。如果只是当路人,谁会管你是什么出身什么家庭背景。只有把你当自己人的时候,这些信息才变得非常重要。再说这也是组织审核的一部分,张晓珂虽然没经历过,也听爸爸讲过。哪怕是在和平时期,也不能对自己的伙伴一无所知,何况现在这种环境,就更是小心无大错。

真正让张晓珂觉得费劲的,是怎么向徐辉英说明自己的来历。来自现代世界的穿越者,几天后就要回去。这个概念说出来对方也接受不了,看来只能故技重施,再想个谎言,把徐辉英糊弄过去。不过这位我党的优秀成员,他又不是那么好骗,自己得用什么办法,才能让他相信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