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情况大概就是这样了,我知道这话说出来,可能没人相信,但是确实是我的亲身经历。我之所以一开始有所隐瞒,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如果辉英叔叔不相信我,我也没有办法。”

就在徐辉英发问之后,张晓珂就迅速做出了决断:第一,不能说事实,第二,不能说一个太寻常的谎言。

从徐辉英对付王鹏飞的方法,就能判断出来他不是等闲之辈。即便是在特工这个大门类里面,怕不也是上品人物,不是寻常角色可比。这种人见多识广,对于谎言肯定有辨别能力,说个一般意义的假话肯定骗不了他。

那么就说真话?

张晓珂在现代社会看网文的时候,也看过一些类似的作品。里面提过穿越之后说出真相,让新中国建立过程中可以避免一些危机,减少许多伤亡。他不否认这个初衷是好的,但是这个手法是否能成功他可说不准。

毕竟人不是提线木偶,不会说什么就信什么,哪怕对一个人再信任,也要先考虑一下你说的话是否离谱,才能谈下一步。如果随便一个人说自己来自未来,然后指点江山,徐辉英这些人就会相信,那也未免太小看特工的智商了。

再说就算相信又能怎么样?真以为自己的见识,就比这些英烈以及开国元勋强?有这种想法的,也是未免太过自负,认为自己的学识天下无敌。现代人最大的优势就是见识广,真论起智商,还真未必比得过那些人。

张晓珂看过蝴蝶效应这部电影,知道一些基本的道理。时空不是线性的,人也不是木偶。对一件事做出改变,后续的事件肯定都会跟着变。不可能你这边变化,对方则一成不变,还是按过去的路走。这种想法说到底就是游戏思维,没把对方当人看。

如果真的相信了自己,然后按自己的意见去做,结果导致了历史走向变得扑朔迷离,这究竟是好是坏?张晓珂拿不定主意,更不敢冒这个风险。毕竟自己几天后就要走了,就算把自己知道的重大事件都说出来,其实也起不到逆转的作用。再说随着国民/党反动派的变化,自己的情报可能很快就失效了。到时候如果还有人按照自己的意见行事,岂不是害了他们?

所以只能虚构一个身份。

按照张晓珂的说法,他其实就是个普通人,之所以知道这些,还是因为教自己英文的那位神父。之前他说跟神父学习,之后神父离开,他只能自谋出路,这只是部分事实。

实际上他还隐瞒了神父的身份暴露,惨遭国民/党特务杀害的部分事实。

临死前神父告诉自己,一定要把消息传递出去,不让无辜者惨遭毒手。所以他才一路乞讨来到南京,也欣然加入卫民报。之前的想法是自己得活下去,后面的想法就是想想怎么借用卫民报的力量,完成他的工作。

他这话半真半假,其中既有些东西是真实发生的,又有大部分内容虚构。比起纯粹的谎言来,这种话术倒是更容易让人信任。至于说那位神父的身份,张晓珂也早想好了,就是境外的共产党员。

毕竟共产国际还是有一定势力的,派一个外国的工作人员来到中国提供帮助,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反正人已经死了,徐辉英再怎么本事也没法查。

果然听完这番话之后,徐辉英对于张晓珂的态度更亲近了。显然,他是把张晓珂当成了自己的同志,哪怕没有正式加入组织,也是绝对可以信任的那一部分。天下的共产主义者都是战友,徐辉英这种态度,也在张晓珂的预料之中。

这一关既然过去,下面就该是谈正事的时候。原本徐辉英对任务内容是保密的,不过眼下张晓珂身负使命前来,他就不想再隐瞒下去,因此主动介绍起来。

“其实早在国民/党反动派举起屠刀之前,已经有一些同事开始怀疑他们了。所以一些机关开始秘密撤离,重要的信息妥善保管,其中有一部分工作就由我来完成。我党在南京城里,已经发展了一批同志,不过他们并不像军队里那些人一样,公开加入组织,而是暗地里加入的。”

“暗地里?”张晓珂有点好奇,在国民/党翻脸之前,大家都相信国共合作,所以宣传组织发展成员,都是在公开进行。有什么必要暗自发展一些人,又有什么必要对他们的身份如此保密?

“你还是太小了,所以很多事理解不到。自古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们对国民/党也不能完全没有防备。很多人由于身份特殊,或者位置非常重要,又或者有着不得已的苦衷,不能暴露身份,就只能发展为秘密党员。其中江苏的秘密党员名单,就由我负责保管。”

张晓珂这下彻底明白了,为什么王鹏飞这帮人,几乎是盯准了徐辉英在打。而且他们的处置方法和一般人不一样,并没有急着抓人,而是想要用圈套骗他上当。说到底,实在是这份名单太重要了。

别看张晓珂不是特工,他也能明白这里面的厉害。那些秘密党员未必都是身份显赫的,但是只要有一两个,就能造成轰动性效果。随着国民/党举起屠刀,双方的关系就变为敌人。如果让这些秘密党员潜伏下去,对于国民/党的保密工作以及整体发展都有威胁。

再说现在反动派已经杀红了眼,把杀人多少当作自己的成绩向上司邀功请赏。如果这时候谁能够发现江苏省秘密党员名单,不问可知必然是奇功。想必许光达、王鹏飞这帮人,都想着借这件事升官发财,所以才做了这么多手脚。

“从王鹏飞接触我开始,就是想要恐吓我,试图让我手忙脚乱露出破绽,或者相信王鹏飞。紧接着他们又抓了你,随后使用苦肉计,目的还是一个,接近我试图得到那份名单。同时也想了解,我到底有多少关系,以便于顺藤摸瓜,抓到其他人。”

张晓珂有些疑惑:“那他们假设直接动手,然后动刑,这可怎么办?”

“不会的。”徐辉英自信地一笑:“除非他们不想要那份名册,否则绝不会用这个办法。他们应该知道,恐吓手段和酷刑,对共产党员是没用的。他们最多能杀了我,却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对于许光达来说,我这条命怕是远远不够。所以他的手下轻易不敢抓我,王鹏飞也不例外。”

“那万一名册被他们找到可怎么办?”张晓珂有点担心。他倒不是为自己担心,而是为名册担心。这年月兵荒马乱,这里有比较僻静。如果对方真的派一些人来控制自己两人,再整个房间翻找,这件事就有些不可收拾。

徐辉英摇头道:“不用担心,他们不可能找到名册的。这份名册在我这很安全,他们就算拆了房子也别想找到。”

听徐辉英这么说,张晓珂才放了心,随后又想到另一件重要的事:接下来该采取何等手段拖延时间?换句话说,该怎么和王鹏飞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