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次日清晨,看到王鹏飞那明显的黑眼圈时,晓珂确信,他昨晚上肯定是一夜没睡。自己派阿布过去监视他,他多半也是想用狗做掩护,看看自己和辉英叔叔会做些什么。如果以为他睡了就采取什么行动,肯定会被他抓个正着。只不过王鹏飞也肯定想不到,辉英叔叔居然有如此隐秘的机关,让他的盘算落空了。

早饭还是要晓珂去拿,王鹏飞要晓珂顺路去打个电话,名义上是和学校保持联系,实际上还是向自己的上司做定时汇报。

等晓珂把白粥和茶叶蛋拿回来的时候,也就把电话亭损坏的事进行了汇报。他确实去观察了一下,发现电话亭和昨天没什么变化,可见事后没人去善后,更没人想过更换。

对于这里的居民来说,一部电话的好坏跟他们关系不大。大多数人都用不上的东西,也带不来经济收益,坏也就是坏了,谁有闲心过问呢?

可是王鹏飞听了这些消息,脸色却是一变,连饭都顾不上吃,就想催促徐辉英换个地方。

“没了电话我们和外界就失去了联系,还怎么住的下去?现在这时候,通讯绝对不能中断。万一有个风吹草动,我们跟外面联系不上不就麻烦了?”

徐辉英则大口地喝粥吃鸡蛋,对于王鹏飞的担忧,他也表示赞同,随后又开口安慰:“鹏飞兄也别激动,这种地方的环境肯定不能和闹市相比。醉汉或者乞丐,都有可能干这种事,简直是防不胜防。这里的电话前后坏过好几次了,电话公司会过来修理,大概一天时间就能修好。”

“那是平时,现在怎么可能……”

王鹏飞话说一半忽然住口不语,他情绪激动,刚才差点说走了嘴。显然国民/党的行动已经影响到电话公司正常的工作,就连维修电话这种事也没有人手去做。说不定这还是国民/党有意为之,就是想要破坏通讯,也免得有人坏自己的事情。不过这些情报从道理上说,不是一个大学教授该知道的,尤其无法预知,所以王鹏飞开了个头也就说不下去。

徐辉英叹了口气:“是啊,现在兵荒马乱的,修理工作大概会拖延一些时间。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耽误时间总好过冒险。我们好不容易来到这里,如果这个时候换地方,又有哪里可去,又怎么保证安全?别忘了,我们门外就有个特务,估计今天还是在那里卖菜煎饼。我们一出去,可能就被捕了。”

“那也不能和外面断了联系。不行的话,就只好冒冒风险!”

“我倒是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其实就是打电话这点事,让晓珂去别的地方打就可以了。”

徐辉英说话间开始思考,片刻之后说道:“我想起来了,离这大概两公里的地方,还有个电话亭。我想咱们的运气还不至于坏到那种地步,不可能需要电话的时候,就一个电话也找不到。晓珂去那碰碰运气也好。”

“可是……”王鹏飞闻言一愣,随后又连忙阻止:“可是这样晓珂就危险了。他一个孩子到处晃,很容易惹人怀疑。再说我们的通讯最需要及时,如果每次都跑那么远,也实在是太不方便了。”

“通讯啊,其实也是没办法的。就算有电话过来,我们也不能接听不是么。所以对我们来说,两公里还是家门口,并没有实际区别。也就是往外打的时候,有一些麻烦。不过这次话机的破坏,也算是给我提了醒,我觉得咱们还是不能过分依赖于电话。毕竟每一次通话,都有可能被人专门侦听,这实在是太不安全,我看还是得把笨办法拿回来,写信。”

“写信?写给谁?”王鹏飞有些纳闷。

“就是我们之前说的,写给所有可以对这件事发声的人。不管是文人学者,还是报人又或者是那些洋人的报刊甚至是神父,只要有机会就可以做。现在既然军队公开入场,我们恐怕很难指望江右军能帮我们什么。武人指望不上,就只能指望洋人了。”

王鹏飞点点头,没有说什么。徐辉英继续说道:“信就得有人负责投递,你我不方便,就让晓珂做这件事。他是个孩子,敌人不会注意他。让他去送信,应该出不了什么问题。再说,敌人的人手总归有限,一个摊贩没法监视所有人,晓珂也足够机灵,我相信可以做好这件事。”

“这……这未免太仓促了吧,就算是要写信,我现在也来不及写。就连辉英兄说得日记,我都没有写好,没办法寄出啊。”

“不急,我们也不是非要现在寄不可,只是想这么个办法,只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别耽误我们的船期就行。不过为了测试一下这个办法的可行性,可以让晓珂先去试探着走一回。”

“试探?你是说让晓珂先离开这里,去假装投递信件?有这个必要么?”

“当然有了。我们的猜测毕竟不是事实,要想知道他们的防范程度,最好的办法就是走这么一趟。如果晓珂带着信,被抓到了当然会有危险。他现在什么都没有,就是出去晃一圈,不管谁抓到,都不能把他怎么样。调查科的人如果连上街都要阻止,那么南京城马上就会陷入混乱,恐怕连外国人都不会答应。”

徐辉英这话不无道理,如果反动派彻底封锁了市面,那么第一个出来反对的肯定是洋人。徐辉英也算是看准了反动派的弱点所在,他们不敢和境外势力交恶,所以做事肯定有个极限,至少不敢把市面完全搞乱了。

徐辉英就是吃定了这一点,所以放心让晓珂出门。倒不是说出门肯定没危险,而是说相对而言,危险系数降低了好多。作为具体的工作者,晓珂还是得承担被捕甚至牺牲的风险去做这些事,而且王鹏飞也确实不方便陪同。他之所以处处阻拦态度消极,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当然不希望晓珂脱离自己的视线,尤其是在他现在没法及时知会自己同伴的前提下。

不过他也拿不出合适的理由进行阻止,毕竟徐辉英说得在理,晓珂自己也同意。他考虑了一阵,最后也只能点头:“既然是这样,我没什么话好说,就是一句话,注意安全。万一遇到危险,一定要想办法脱身。我把电话的内容给你,你先打电话,然后再去试探,免得耽误事。”

晓珂点点头,王鹏飞把今天的内容跟晓珂讲了,内容其实也很正常,就像是一个简单的汇报工作。晓珂一一记下,随后叫上阿布往外走。王鹏飞看着他到哪都带狗微微皱眉,但是也没说什么。徐辉英则朝王鹏飞一笑:“来啊,咱们昨日初次交锋,今日再来分个胜负如何?”

“既然辉英兄有此雅兴,小弟恭敬不如从命。请吧!”

两人摆开了棋盘,心思却全都不在棋上。晓珂很清楚,现在自己就是这场较量的胜负手,这场较量的结果不光是自己几个人的生死,还关系着许多人,自己决不能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