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跑!没命的跑!

晓珂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遇到李四保的时候,还是要靠逃跑的手段求生。他不能落到这帮人手里,至少现在不能。虽然说王鹏飞可能跟自己的组织说过什么,但是这个放长线的部分里面,肯定也不会包括自己。之前把自己放出来,应该就是起一个诱饵的作用。换句话说,从徐辉英出面之后,自己对于王鹏飞来说就已经没什么用处。

他犯不上保着自己,相反倒是可以利用自己来控制辉英叔叔。所以自己一旦被捕,就肯定是出不来了。晓珂倒是不怕,反正自己过两天就能回去,放不放的也没什么关系。再说有这么多烈士为了国家民族抛头颅洒热血,自己就算牺牲又能怎样?

真正的问题是,自己还有话没说呢!组织上下达了撤退命令,辉英叔叔还不知道这件事,如果这事办不好,自己心里怎么也放不下。不管今天付出怎样的代价,都得从铁龙手里逃出去!

铁龙的身子被甩得一个趔趄,再看晓珂已经如同离弦箭一般飞奔出去。他破口叫骂,随后就追。可是刚跑出没两步,就觉得小腿肚子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

阿布!

就在晓珂撒腿飞奔的同时,给阿布下了一条命令:咬他!

进电台谈事情当然不方便带狗,所以晓珂就把阿布安排在外面,等着离开时再一起走。这年月没有宠物管理制度,街上流浪狗不少,一条小土狗当然不会引起重视,哪怕是被咬过一回的铁龙,也没认出来阿布,结果这次就又吃了亏。

别看铁龙五大三粗凶神恶煞,可是被狗咬了之后,却脆弱的像是个小姑娘。嘴里发出如同杀猪般的尖叫,不住地大喊着:“救命!快点救我!赶紧把这条狗弄走!我不想死!”

原来上次在码头打晓珂的时候,他被狗咬了一口。原本也没当回事,可是没多久就听说有个过去认识的活闹鬼就是因为被狗咬了,结果染上了狂犬病。自己一开始还不知道,直到发病的时候才知道得了这么个不治之症,不但最后一命呜呼,死状还格外凄惨。又是怕光又是怕声音,整个人也非常痛苦。

铁龙这人既惜命疑心又重,从那之后就担心自己也染上了狂犬病,连找了好几个医生给自己打针,这才算是把心放下。可即便如此,他也对狗产生了畏惧心理,被咬了就想到狂犬病,随后人就变得歇斯底里还有点神经质。光顾着大喊大叫让人救他,也顾不上抓晓珂。

不过这不代表晓珂就是安全的,此刻追他的人已经多达四个。

他们都是铁龙的手下,也是宁社成员帮会分子。手中拿着铁棍、斧子,看模样就像是在码头上抢地盘打群架一样,完全看不出是为政府效力的模样。他们边跑边骂气势汹汹,如果晓珂这时候落到他们手里,且不说警察署那边的审问,就是一顿皮肉之苦也逃不掉。

阿布毕竟是条小狗,再说哪怕是大型猎犬,也打不过几个手提武器的亡命徒。晓珂也不会为了自己的安危,就让阿布去送死。所以他没有下达让阿布继续进攻的指令,反倒是让它快点跑别管自己,先回辉英叔叔那再说。至于晓珂自己,则是没命地跑,希望能逃出包围圈。

跑!飞跑!

不同于上次小巷里遭遇李四保,这几天晓珂不管吃的怎么样,但总归是能吃饱。人吃饱饭就有力气,体力上也就有所保障。再说之前他是漫无目的的跑,现在心里则装着名为徐辉英的目标。人有了目标就更能坚持,晓珂发现徐辉英这话没说错,至少在自己身上适用。

那四个帮会分子对于南京城肯定熟悉,不过晓珂现在没有准方向的跑法,让他们也不好抄近路堵截。双方一个是跑得快,一个是追得狠,一时间也分不出输赢。

没有了小巷限制,也没人绊腿,晓珂的长跑技能算是得到了充分的发挥。他要感谢爸爸从小的严格督促,让自己有着远胜同龄人的体魄,以至于和四个成年人赛跑也不落下风。相反随着奔跑时间长,彼此之间的距离还越拉越大。

这也不奇怪,晓珂的跑步是受过专门训练的。这种训练的基础是科学指导以及现代化成体系的体育知识,知道怎么发力也知道怎么呼吸,更有一套科学的训练方法保证日常锻炼打基础。

那四个打手可不具备这些条件,他们就是长年打野架的底子,再不就是仗着身强力壮腿快欺负人。这种野路子日常生活倒是够用,但是和专业训练的比起来,就肯定是不行。短距离内看不出来,时间越长他们的问题就暴露的越明显。

四个人自己先拉开了距离,跑得动的冲在前面,感觉到累的落在后面,四个人稀稀拉拉的不成样子。再者就是速度越来越慢,两条腿的肌肉发酸,感觉用不上力。

这帮人平时追人也不是没完没了,真正爱岗敬业也没人去当混混。当打手就是因为好勇斗狠外加不爱劳动,又怎么可能对砍人的事情特别认真?追人当然会追,不过就是能追就追追不上就算这么个状态。晓珂这么玩命跑又能跑的人,一般情况下他们也就不费那个劲,让他跑了也没关系,大不了下回再堵他。

可问题是今天是铁龙下的命令,晓珂又代表着一百现大洋的归属,他们着实是不敢放松。哪怕感觉腿已经不是自己的,还是得咬着牙跟在后面。

晓珂这边也觉得胸膛发热两腿发胀,但是凭着一股信念,还在咬牙支撑着。他可以跑得过这几个人,但是拉不开绝对距离,没法摆脱他们的追击。如果钻胡同的话,自己又没有对方道路熟,很可能是自投罗网。这就像是草原上的羚羊遇到了狼群,虽然羚羊的速度很快,但是没法摆脱狼群,时间一长还是要被它们吃掉。

这可怎么办?

晓珂心里发急脚下不停,只好先跑了再说。而且他还在担心一件事,如果时间一长,其他的巡警、士兵又或者是其他什么人追过来,可又该怎么办?自己难道真的什么事情都做不好?

“滴滴!”

几声汽车喇叭声响起,晓珂只顾着跑,也顾不上什么汽车不汽车的。听到喇叭声音,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挡了路,出于本能连忙站住。就在此时,一部没有牌照的雪佛兰汽车猛地停在晓珂面前,随后副驾驶位置的车门打开,一个女人的声音传出来:“快上车!”

顾不上多想,晓珂一个箭步窜到车上,不等他拉上车门,汽车已经发动向前疾冲而出。那几个打手这时候也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看到晓珂上车,都像是霜打的茄子,没了继续追下去的想法和力气。一个个望着汽车发呆,再不就是张着大嘴往肺里吸尾气。

几个人心里都是一个念头:这可怎么像老大交待?这车又是哪来的?又是谁给他打得接应。

与此同时,汽车上的晓珂,也陷入了迷惘之中,望着司机目瞪口呆:怎么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