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出现在晓珂面前的,正是之前卫民报的同事王慧珊。

晓珂做梦也没想到,王慧珊居然会出现在这救了自己,也没想到她会开汽车,而且看上去驾驶技术还不错。

王慧珊的神情十分紧张,两眼紧紧盯着前面,双手紧握方向盘。汽车开得飞快,很快离开了刚才的街道,转到晓珂都叫不上名字的路。

晓珂这时候也顾不上说话,刚才的奔跑消耗了太多体力,这时候就只剩喘大气的份。过了好一阵,等到他把这口气喘匀实,不等他说话,王慧珊已经开口了:“你和徐主编是不是一直在一起?这些人不是抓你,而是要抓徐主编对不对?”

晓珂茫然地看着王慧珊,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难道抓辉英叔叔这事已经拿到台面上了?不应该啊。如果特务们把这事公开,那么跟辉英叔叔有关的地下党员,肯定早早就隐蔽或是转移,怎么可能留下来等着被抓。反动派既然是想要抓住这些人,就不该走漏风声才对。

王慧珊依旧在看路,嘴里则说着:“你不用防备我,我救你就证明咱们不是敌人。再说这件事你也瞒不了我,咱们卫民报之所以关门,就是因为徐主编吧?”

“你……都知道了?”晓珂用了个模棱两可的问法。

一脚刹车!雪佛兰一个急停,晓珂差点撞伤,但见王慧珊侧头怒视着自己,眼睛又红又肿,看得出来她不久前刚刚哭过。

“知道!我当然知道了!是你们不知道!我们被害惨了!”

“害?慧珊姐,你这话我听不懂。”

“那好,我就说一些你能听懂的。卫民报的事情,已经牵连了我,也牵连了志嘉,或者说牵连了所有人。他们要逮捕的可不是徐主编一个,而是要逮捕我们全部!你知不知道,李志嘉已经被抓了,现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我如果不是运气好,也要被他们抓去了!你明白不明白啊!被抓啊!”

王慧珊说到这里已经忍不住痛哭出声,趴在方向盘那里抽泣,嘴里则不停地念叨着:“抓人!杀人!你知不知道,现在外面乱成了什么样子!我就是想当个报人而已,可你们为什么要害我去死啊!你们为什么不早说啊!”边说,她边用手在玻璃上猛锤,看得晓珂心里直抽抽,真的想要提醒一下王慧珊,把车停在这里哭可不是什么好办法。

不过王慧珊现在的状态,估计自己说什么都没用。换句话说她现在已经进入一个完全自我的世界里,外界的声音根本就听不进去。不过从她的只言片语里,晓珂还是理出了一个大概的意思,明白她为什么变成这副样子。

徐辉英关闭卫民报把所有人遣散,已经是他能力范围内所能做的全部。他没法对几个人明说,让他们快点离开南京,那样等于暴露自己的身份,再说也没什么用。对方又不见得会听他的,即便是听,他们又能去哪里呢?就连徐辉英现在都不敢说哪里是安全的,又怎么给其他人出主意。

所以对他来说,把几个人解雇,已经是最好的保护方法,可是对特务来说,显然远远不够。就在李志嘉和王慧珊被解雇后不久,李志嘉就遭到了逮捕。抓他得人没有表露身份,也没走正常的司法手续,就跟逮捕晓珂的情形差不多。这就导致没法请律师,更不能保释。随后南京城就开始乱,抓人杀人的事情越演越烈,也有特务准备逮捕王慧珊。

不过王慧珊的情形和李志嘉不太一样,她家里还算是有点势力也有点人脉的,她父亲是个商人,叔叔和江浙那边的银行家有些交情,最重要的事,她有个姑姑嫁到了奉化。

眼下反动派内部,对于奉化人还是有所顾忌的。再说一共就那么大个地方,上层之间东拉西扯,总是能攀扯上关系,所以对王慧珊就没像李志嘉那么强硬。王家暂时保住了女儿,随后就勒令女儿赶紧离开南京到奉化去投奔姑姑。为了保险起见,王家一共安排了三辆车去码头,就是为了混淆视听,避免哪路人马盯着王慧珊抓。

他们找的关系也放话了,只要王慧珊上了船,南京这边肯定就不会再追。但是如果她没上船,就不太好说了。王慧珊驾车是准备直接去码头的,没想到遇到了晓珂被追的事情。

她这两天见得多了,知道这帮人是为什么抓人,因此推测晓珂就是因为受了徐辉英的连累被捉。

晓珂听了之后对于王慧珊也有些感激,不管怎么说,她能在逃命的时候还想着救自己,这个人情不能不认。但是对于她的态度,晓珂又觉得不满意。他有些纳闷地问道:“慧珊姐姐不是很勇敢么?您和志嘉哥哥不止一次说过,要为群众发生,要为民请命,要不怕牺牲……”

“你懂什么!”王慧珊打断了晓珂的话:“我们说那些话的时候,谁知道真会有那么一天!都以为北伐之后就安全了,最多就是封报馆,谁知道能杀人啊!你这孩子别不知道天高地厚,这次他们是动真格的,是要杀人的!你这么小,别跟着送死。还是跟我走吧。我们认识也算是缘分,我不能看着你白送死,我把你带去奉化,到那边你再想办法。”

晓珂看着王慧珊:“姐姐的意思是,如果是在纸上以及口头表达一下自己的理想,以及说一下豪言壮语是没关系的。真的到了要牺牲的时候,就不能那么做,是这个意思吧?”

“当然!大家年纪轻轻的,为什么就要死?”

“可是如果我们都怕死的话,谁又来拯救我们的国家民族呢?有战斗就要有牺牲,这是没法避免的事情,我们总不能为了避免牺牲,就不去战斗啊。”

“战斗战斗!那是军人的事情,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是报人,不是军人!我们的职责是写文章,不是打仗!更不是送死!国家民族那么多人,为什么要我们去拼命!”

王慧珊又是一通呐喊,随后看着晓珂说道:“我好心救你,是给你一条活路,不是跟你讲这些的。你别学李志嘉,他现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你别走他那条老路。”

晓珂摇了摇头,正色地看着王慧珊:“慧珊姐姐,你救了我我很感激,但是我不会跟你走。我要留下来战斗,像个战士一样作战。打仗、牺牲不单纯是战士的事,为了我们的国家民族,每个成员都应该挺身而出,而不是怕死推诿。而且单纯的怕是没用的,慧珊姐姐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都选择退缩,迟早有一天我们的国家会被蚕食殆尽,到那个时候,我们又能躲到哪里去?我希望你保重,也真诚地祝愿你可以过上你想要的生活。在你的世界里,或许没有战争,没有死亡,只有风花雪月,只有岁月静好。那样的好日子,我们谁都想过。但是那种日子等是等不来的,只有靠我们自己的双手去创造才行。哪怕这个过程中要付出生命代价,也不能退缩。如果大家都退缩,那样的好日子就永远不会出现。”

王慧珊愣在那里,一时间没有话回答。她大概也没想到,自己会被一个半大孩子训斥。直到晓珂准备拉门下车的时候,她忽然叫住晓珂。

“你知不知道从这怎么到你要去的地方?”

晓珂摇摇头。

“那你还逞什么能,坐好了,我送你!”

随后王慧珊一脚油门,汽车再次发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