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小军,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谢广军这声小恩人喊出口,当即唤回了沈秋飘远的思绪。

话说类似发生在谢广军身上的这种事,沈秋当年帮唐家打江山的时候,没干过一百件也干过八十件了,完全属于一时兴起随手为之,压根就没想过要从这些承蒙自己恩情的人身上收取回报。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

当年且不论花的都是唐家的钱,就说自己腰包这一块,那也叫一个鼓鼓囊囊的。

如今钱财全被远在国外进修的无良老姐骗走,虽说自己老老丈人又给了一亿零花钱,但也仅仅才一亿而已啊!

正所谓——年少不知钱珍贵,老来对穷空流泪。

沈大官人可不想在将来的某一天,老婆们因为自己给孩子买不起奶粉而另投他人怀抱。

“啊!原来是你啊小军!”

沈秋面露恍然之色,不想在凯、强、沫三兄弟面前崩掉穷困学生人设,进而导致自己以后无法蹭烟抽、蹭水果吃、蹭饮料喝的他,赶紧拉着谢广军往酒店大门方向走去。

“你们找个地方坐会儿,我和小军单独聊几句。”

见沈秋和酒楼老板携手走出酒店,在场所有人都懵逼了。

大堂经理、女收银员以及那几名或多或少受了点轻伤的保安们内心:“救过老板一命的小恩人?那岂不是说自己刚才做的那些事,都将成为那个学生怂恿老板开除自己的理由了?”

凯、强、沫三兄弟互相对视一眼,眼神中飘过无数问号。

“果果,老沈和这家酒楼的老板认识?”王凯扭着酸疼的胳膊走到唐果果面前。

陈佩鑫、蓝娜、田海燕三女也是一脸搞不清楚状况的等待答案。

“我不知道呀!”沈秋不告而别之前的那一年,唐家姐妹也不是整天挂在他身上,唐果果还想有个人能站出来给自己解释一下呢。“我从来没听哥提起过他和这家酒楼老板的事。”

连沈秋的女朋友都一头雾水,王凯等人只能暂时作罢,打算等沈秋回来再找他本人问个清楚。

“几位贵宾,请跟我来这边坐。”

好不容易爬上大堂经理这个位置的中年女人,率先作出补救措施,她脸上堆满讨好的笑容,走到唐果果等人面前,邀请他们前往窗边的一张餐桌旁落座休息。

沈秋不在,主导权就交到了唐果果手里。

唐果果心想既然哥是酒楼老板的恩人,那今天这场冲突肯定就扩大不下去了,于是点头应下,带着王凯等人坐到了那张餐桌旁静静等待。

伺候这群手握自己生杀大权的小祖宗们落稳后,大堂经理又招手喊来一名站在不远处偷偷看热闹的服务员。

“快去给这桌客人上一壶好茶,档次要最高的!”

服务员领命而去,接着大堂经理又赔着笑脸问道:“请问几位还需要些什么吗?瓜果?饮料?或者我先招呼厨房给你们上几道开胃菜?”

时间早就过了饭点,加上刚才被迫运动了一番,饥肠辘辘的王凯和费强两兄弟,带头朝唐果果投去征询的眼神。

“那就麻烦你先给我们上几道拿手的开胃菜,然后菜单给我们看一下,我们再点一些主菜主食什么的。”

“好好好,我这就去给几位拿菜单。”

大堂经理一看唐果果等人似乎不准备再追究包厢被占的事,也没仗着沈秋和自家老板那层关系扬言要她好看,不免暗呼一声侥幸,急忙应下唐果果的要求,决意要亲自伺候好这几位小祖宗。

趁大堂经理去拿菜单的工夫,唐果果又对众人劝道:“既然哥和酒楼老板认识,那咱们就别揪着他们的问题不放了,我看这里也不错,咱们就在这吃吧。”

王凯和费强第一个举手表示赞同,陈佩鑫三女也没意见,随后他们又一起望向未曾表态的李沫。

感受到众人投来的目光,李沫回过神来牵强一笑。

“嗯,好,我都行,听你们的。”

不明其心的唐果果见状,不禁语气关心的问道:“李沫同学,你身体不舒服吗?要不要带你去医院?”

“没!我很好!”李沫慌张摆手。“我……我暑假养成了午睡的习惯,现在还没调整过来,只是稍微有点困而已,你们不用担心。”

众人不疑有它,恰好这时候大堂经理拿着菜单返回来,就谁也没再深究李沫的情绪变化。

唯独为人相对理性、性格有那么点小高冷的蓝娜,把身体朝李沫拉近几分,压低声音多问了一句。

“你真没事?”

嗅到从蓝娜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气,李沫扭过头近距离的看了她一眼,那微蹙的柳眉、白皙的肌肤、带着些许关怀之意的眼睛,无一处不令李沫心慌意乱。

“真……真没事,你快跟果果她们点菜吧。”

李沫手足无措的低下头,后背瞬间激出一层汗水。

蓝娜皱在一起的眉头并未松开,端正坐姿的同时淡淡道:“有事随时告诉我们,大家可以一起帮你解决,当然,前提是你把我们当朋友。”

李沫若有所无的嗯了一声,没有再继续回应蓝娜。

酒店大门外。

沈秋把谢广军拉出来之后,老气横秋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军,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年龄比沈秋至少要大上二十岁的谢广军,对这一声“小军”没有感到丝毫不满,反而还有种没被恩人遗忘的荣幸与喜悦。

谢广军从口袋里掏出一盒价值八十八块钱的红华牌香烟,作势就要给沈秋点上一根。

“别这么客气,我自己来就行。”

说着沈秋从谢广军手里拿走烟盒,抽出一根点燃后,顺势就把烟盒塞进了自己口袋里。

“看来这老小子是真发财了,居然抽这么贵的烟,话说他这一百万欠了我四年多,我提前预支点利息不过分吧?”

某秋默默编排出一个合理的理由,决意只要谢广军敢开口找自己把烟要回去,就立马用这个理由怼死他。

然而谢广军根本就没在意沈秋把烟顺走的举动,送完烟之后马上抬起手开始解自己的西装纽扣。

沈秋见状大惊失色,一口烟没抽匀,呛的眼泪都咳嗽出来了。

“咳咳咳……小军我警告你,大庭广众之下你休想对我做些什么,我没你想象的那么随便,哪怕你承诺多还我十倍的钱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