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要我联系方式可以,但得先约法三章

对于如今自认为穷的叮当响的沈秋而言,任何事情都不能阻拦他捞钱的脚步。

即便谢广军现在做的动作不是解西装纽扣,而是挖挖鼻孔、掏掏耳朵什么的,某秋也会说“别以为你这样恶心我就能把我逼走不用还钱了”。

反正宗旨就只有一个。

那就是时刻提醒小军这老小子赶紧把那一百万还给小爷。

当然如果你能自觉一点给点利息那就再好不过啦!

“小恩人你别误会。”

谢广军解释一句,手上的动作始终未停。

紧接着,解开西装纽扣露出里面那件白衬衫的谢广军,又开始解衬衫领口的两个扣子,这般举动若是换成一位美女在沈秋面前做出来,沈秋必然也就跟着开始脱了。

大庭广众又咋了?

爱情迸发是不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

但是此刻沈秋只想赶紧转身走人,不然万一这老小子真有那么点小众化的爱好,自己辛苦保存二十二年的清白之身不就彻底毁了么?

“要不回头带上点同样有这种爱好的兄弟一起再过来讨债?”

某秋心里打起了退堂鼓。

好在谢广军解开两颗衬衫纽扣后就没有再往下解,而是把手伸进领口,从里面掏出一条红绳吊坠项链。

红绳就是很普通的红绳。

吊坠却是内涵了极为深刻的意义。

那是一个小玻璃瓶,瓶口用木塞塞着,里面装了小半根没有燃尽的香烟。

倘若凑近一点仔细观察的话就不难发现,烟嘴处印刻的香烟品牌,正是沈秋平时习惯抽的梅花牌香烟。

“小恩人。”

谢广军嗓音低沉的轻唤一声,举起小玻璃瓶的刹那,他一双眼睛里顿时蓄满了晶莹的泪光。

“当年你离开天桥后,我把剩下的这截烟掐灭装进口袋保存好,日日夜夜带在身边,并且从未告诉过任何人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就连我的老婆孩子,都一度觉得我脑子出了问题。”

“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它是我重燃斗志的导火线,是时刻提醒我要勇敢面对问题的警示物,更是一份比山重、比海阔的莫大恩赐!”

“如果那天你没有把我从天桥上救下来,如果那天你没送我这根烟让我冷静,如果那天我没有拿到那一百万投资款……”

“我的老婆可能会因为失去丈夫而情绪崩溃,我的孩子可能会因为没有父亲而踏入歧途,我的父母可能会因为没有儿子而身心俱病。”

“我的家庭,也将因此支离破碎。”

“就更不用说能让我做梦般的拥有今天所拥有的一切!”

“所以小恩人,我打算把这家酒楼的产权转移到你名下,以此来报答你的大恩大德,请你一定不要推脱!”

说完谢广军面朝沈秋深鞠一躬,字里行间满是真诚的意味。

而他这么说、这么做,反倒让一心把钱捞回来的沈秋有点不好意思了。

“呃……其实我平时很忙的,没空管理酒楼。”

“没关系!”谢广军一副铁了心要报答当年恩情的毅然姿态。“我可以帮你管理酒楼,你只需要按时收钱就行了!”

谢广军越这么说,沈秋越不好意思要。

这种心情导致沈大官人心里一阵烦躁。

“小恶魔你再踏么压制不住小天使老子就要跑去当圣人了!”

结果也不知道今天心灵小天使是不是偷偷吃了十全大补丸,愣是把心灵小恶魔按在地上一通摩擦。

“这件事回头再说吧,有需要我会找你的。”

谢广军张了张嘴,本想继续劝说,但脑海中突然闪过的一道灵光,又让他把话咽回了肚子里。

今天必须得借这个机会找小恩人要个联系方式,等以后混熟了领回家,让家里人也一起好好感谢他。

“小恩人,你下一次找我,不会又要让我等个四五年吧?”

别说,大智若妖的沈秋,这次还真没看穿谢广军心里那点小九九。

“不会不会,我最近饭量大,只要你这酒楼的厨子手艺不错,我会经常来光顾的。”

“厨子是我花高薪聘来的,厨艺绝对没问题,吃过的人都说好!”谢广军顺着竹竿往上爬,搓了搓手干笑两声。

“那个……不瞒小恩人你说,这事还真是赶巧了,正好酒楼最近准备自办一场厨艺大赛,届时厨子们必定会推出很多新菜品,如果小恩人不介意的话,能否给我留个电话号码?这样等新菜品推出后,我也好在第一时间通知你过来品尝嘛。”

现在沈秋才明白过来,闹了半天这老小子是在这等着自己呢!

“给你联系方式可以,但是咱们得约法三章。”

一听这事有戏,谢广军高兴的差点没从地上飞起来。

“好好好!约!多少章都约!”

沈秋点点头吐出一口烟圈。

“第一,我再重申一遍,我平时很忙,别有事没事就联系我。”

“第二,是你邀请我过来品尝新菜品,所以别想找我要饭钱。”

“第三……”

说到第三沈秋又抽了口烟,这么贵的烟得勤抽着点,不然都被风抽了那就亏大了。

谢广军迫不及待的追问:“第三是什么?”

“我最近通过成人高考完成了梦想,成为了东海外国语大学的一名大一新生。”沈秋一本正经作深沉状。“然后我发现学校里有不少学生因为长时间伏案学习,导致身体留下了不少筋骨方面的隐患。”

谢广军这就有点搞不明白了。

咱们约法三章,跟学校里的学生有啥关系?

不过还是得说声恭喜啊!

“恭喜小恩人梦有所成,小恩人要是不嫌弃,待会我开瓶珍藏多年的红酒,咱们好好喝上一杯庆祝庆祝。”

“这个不急,先说第三。”沈秋自行将话题拉回正轨。“碰巧我以前学过一些筋骨按摩的手法,为了不让咱们祖国的花朵还未盛开就先因疾病凋零,我决定要在学校里开一家按摩店,帮助这些孩子免除疾病困扰。”

思路被沈秋牵着走的谢广军,眼神稍显茫然的点点头。

“这是好事啊!”

“我也觉得是好事。”沈秋感觉铺垫做的差不多了,于是一把掀开盖在自己邪恶思想上的遮羞布。

“这约法三章的第三章嘛……就是你看你们酒楼里的迎宾小姐们一站就是一整天,肯定也落下了不少这方面的疾病隐患,所以我认为你可以定期打电话跟我组织一下,让她们组团去我的按摩店解解乏,价钱方面好说,看在咱们这么多年交情的份儿上,我给她们打八折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