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不情之请那就别请

沈秋在谢广军心里的形象是光辉的、是伟岸的。

所以谢广军当然不会把沈秋提出的这第三章往歪处想。

而且也正如沈秋说的那样,最近酒楼里的迎宾小姐们,经常私下抱怨平时站立时间太长,搞得自己腰酸背痛、浑身难受。

这要不是酒楼待遇足够好,她们早就想撂挑子不干了。

毕竟凭她们这种级别的颜值和身材,随便找家公司去当个坐班前台很容易,每天接待接待来公司造访的客人,闲着没事喝喝咖啡刷刷网页,不比整天在酒楼门口站着强一百倍?

“哎呦小恩人!你可真是我的福星啊!”

迎上沈秋投来的疑惑目光,谢广军简作解释。

“最近我这酒楼的迎宾小姐们都说长时间站立导致自己身体很不舒服,我正琢磨着要不要再招一批新人跟她们轮班值守呢,现在有了你的帮助,我就不用……”

“招还是要招的。”沈秋赶紧纠正谢广军的错误思想。“小军啊,不是我说你,你不能为了眼前那么一点蝇头小利就变得目光短浅。”

“你想想看,迎宾小姐的作用是什么?”

“是让客人来的时候宾至如归,让客人走的时候尽兴而回!”

“所以这个岗位从根本上决定了新客们对酒楼的第一印象,也从根本上决定了老客们下一次会不会再来光顾。”

“由此说明,迎宾小姐的服务态度,是新客老客们能否成为稳定客源的关键性因素。”

“那么在客人眼里,迎宾小姐的服务态度好不好又和什么有关呢?”

“是笑容,是发自内心的愉悦表情。”

听到这谢广军就已经差不多弄懂沈秋的意思了。

“小恩人你的意思是说,我应该在保证迎宾小姐们收入的前提下,尽可能多的帮她们减轻工作压力,从而让她们有充足的精力为客人送上发自内心的愉悦笑容?”

“难怪你能凭借我给你的一百万投资款发家。”沈秋再次借机提醒谢广军,你个老小子别忘了还欠我一百万呢,脸上却是一副你很聪明我很欣慰的满意神色。“果然还是有点经商头脑的。”

受到沈秋的夸奖,谢广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小恩人过奖了,主要还是你指点有方,你放心,晚点我就去网上发布招聘信息,再多招一批迎宾小姐来酒楼为客人们服务。”

“切记颜值和身材要过关,气质也佳就更好了。”沈秋一脸认真的再作补充。“这事就像网上有位大爷说的那样,他喜欢看美女不是为了得到对方,而是为了让自己每天都保持心情舒畅。”

希望能再次得到沈秋夸奖的谢广军火速接上话茬:“我和那位大爷想的一样,不然也不会花大价钱聘请现在这批迎宾小姐来酒楼打工了。”

“好,很好,非常好。”沈秋给足了谢广军想要的夸奖。“酒楼有你这么聪明的人帮我打理,我也就能放心当一名甩手掌柜了。”

显然,这会儿心灵小恶魔趁心灵小天使一时松懈,终于得以翻身松了口气。

程度层次递进的三个“好”字传入耳中,谢广军心里像是抹了蜜一样甜。

“小恩人尽管放心,我一定不负厚望!”

“行了行了。”谢广军一口一个小恩人,把沈秋叫的都快尴尬死了。“我叫沈秋,姓沈的沈,秋天的秋,以后别再叫我小恩人,我听着别扭,你直接叫我名字就行。”

“好,我知道了!”担心惹小恩人不高兴的谢广军,忙不迭的点头应下。“那你看这联系方式……”

“你把你的手机号给我报一遍。”沈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在通讯录里输入谢广军电话号码的同时不忘再次提醒。“约法三章你给我记好了,要是哪一条没做到,我立马给你丫拉进黑名单。”

“是是是,我一定牢记在心!”收到沈秋发来的空白短信,谢广军赶紧把号码存好,脸上也因此流露出了心满意足的表情。

互换完联系方式,沈秋又以自己为人比较低调的理由,嘱咐谢广军不要把彼此的关系随便透露给其他人。

一来是为了在王凯等人面前维护好自己贫困学生的人设方便蹭吃蹭喝。

二来是为了保持足够的神秘藏在暗处和那些企图对自己大小老婆不利的敌人博弈。

三来则是为了继续埋好类似谢广军这样的暗桩,等将来有需要的时候方便玩一手出奇制胜。

这些算计谢广军自然是无法想到的。

却也不影响他严格按照小恩人的指示行事。

至此。

过去的种种算是聊完了。

然后就该聊聊眼下的种种了。

“来,抽根烟,我还有件事要问你。”

沈秋从口袋里掏出三盒烟,分别是昨天去学校报道前买的梅花牌香烟、王凯为了还十五块钱给他买的黑塔牌香烟、以及刚才从谢广军手里顺走的红华牌香烟。

某秋先从红华牌香烟里抽出一根叼在嘴里,完事把红华和黑塔装回口袋,最后才从梅花香烟盒里抽出一根递给谢广军。

谢广军珍而重之的双手接过这根烟,随之脸上浮现出一抹纠结的神色。

沈秋见状清了清嗓子解释道:“小军,我这可不是不舍得给你抽好烟,纯粹是为了帮你忆苦思甜。”

“我懂!我都懂!”谢广军急忙作答,生怕沈秋误会自己。“小恩人……哦不,沈秋,其实我是有个不情之请。”

不情之请那就别请。

沈秋心里没好气的嘀咕一句。

但毕竟顺走人家一盒好烟,接下来还得让对方请自己和同学们吃饭,这不情之请听听也无妨。

“嗯,你说。”

谢广军没有立刻表明心意,而是先抬起双手,分别在裤子口袋和衣服口袋上拍了两下。

随即他又掏出一盒没开封的红华牌香烟,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沈秋手里那盒梅花牌香烟,试探询问道:

“我想用这盒烟换你那盒烟,以后再遭遇心情糟糕透顶的情况,就拿出来抽一根,这样我就能借助你带给我的精神力量度过一切难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