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武器库

“恕我冒犯,新海先生,你身上的这些血液......难道说都是丧尸的?”

这时,片桐突然莫名其妙的问了我一句。

“嗯,是的,来的途中,我杀了几只感染者,这些都是感染...不,这些都是丧尸的血。”

我顿了顿,本想说感染者的,但忽然想到他问我这些可能别有深意,于是不着痕迹的将感染者说成了丧尸。

之前一直用感染者形容这些活死人,那是因为我始终抱着这些丧尸拥有一点属于人类的希冀,可是就今天的遭遇看来,我们跟他们,已经属于完全不同的两种生命体了,我必须得习惯用丧尸这个名字称呼他们。

“什么?你跟那些丧尸战斗过?”

说话的是坐在对面其中的一个女学生,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盯着我,接过片桐的话问道。

“呵,吹牛,之前的几个士兵对上那些丧尸,都被啃得只剩下一副骨架,就你这样的,还敢说杀了几只?”

一旁抱着手的田中鄙夷的嘲讽道,显然是不相信我有杀掉丧尸的实力。

其实也不怪他怀疑,我自己的能力我自己清楚,换在平常,我可能打一个成年人都只能五五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在和那些丧尸搏斗时,却能明显感觉到我处于强势的一方。

一开始杀掉了那个超短裙的女丧尸时,是因为她撞开我后,从我身边绕开冲往纱织姐母女俩,没有正面攻击我,我才得以一撬棍解决了她。

这后面在围墙的战斗也是,虽然我用枪打死了几只丧尸,但是后面和那两只丧尸都是面对面的肉搏,也是很容易的占据了上风,现在想想,在我摔倒的那一刻,那两只丧尸明明是可以扑到我身上咬死我的,但那两只丧尸却没有那么做,反而是朝距离更远的纱织姐冲了过去,这其中肯定是有着理由的。

这种情况,有两种解释,第一,那就是纱织姐非常受到丧尸们的喜爱,至于原因,也有相应的科学解释,比如有研究表明,O型血的人,就很容易被吸血的蚊子吸引,也许纱织姐和亚奈子也有着那种类似的体质也说不定。

而第二个解释,如果真的成立的话,那么我可能就会成为一个特别人物了,那就是我自己有着会被丧尸忽视的相应体质,虽然我自认为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有个至关重要的因素,表明着我注定不是一个平庸者。

没错,就是我半个月前被西装男咬了的那次,我没有像普通人一样被感染,这就说明我的体内,肯定是有相应的抗体对抗这种病毒的,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但是,我不能告诉这些人,首先告诉了他们没什么用,其次他们其中的一些人精神已经有了问题,说不定知道我不会被感染后生出什么变故来,比如,将我杀了喝血以获得抗体能力,把我吃了之类。

我不认为这是危言耸听,看目前这些人的状态,他们为了活下去走极端是分分钟的事,只是缺少一个契机罢了。

“当然能杀,你不是都已经听见了枪声了吗?”

于是,我将背上的枪取了下来,打了小黄毛的脸。

“切,有什么神气的,有枪谁不能杀。”

小黄毛田中不服气,继续冷嘲热讽我。

“就是,我亲爱的要是有枪,这下面的丧尸们早就被杀光了。”

田中的女友由美也是拍着他的马屁说道。

我有些无语,身为高冷的二次元美男子,并没有跟这对蠢货现充情侣杠起来,这种人他会先把你的智商拉跟他一样低,然后再试图打败你,我还是省点精力专注在怎么从这里脱困的好。

“嗯,既然你也能跟丧尸战斗的话,那么说不定那个计划可以试一试。”

这时,片桐看了看泽野叔,又看了我一眼说道。

“计划?什么计划,难道说....?”

我试探性的望了片桐一眼,等待着他的回答。

“这个学校里,有着一个军队的临时武器库,本来是给军队补给用的,但是军队撤退时走得匆忙,并没有将其带走,片桐曾经帮军队搬过物资,知道武器库的位置。”

回答我的,是戴着方框眼镜的武田。

“嗯,武器库的位置,就在对面的E栋教学楼地下停车场,我想去取些武器,但是需要一个帮手,武田有恐高症,格伦力气太小了,泽野叔年纪大了行动不是很快,其他人又没有这个胆子跟我一起去。”

肌肉男片桐一脸凝重的说道,看得出来他说的话是认真的。

“那么,找田中不就行了?”

我指了指歪过头去的田中,嘴角扬了扬说道。

“唉,那家伙也只是嘴皮子厉害点,上次要不是他和他那x女友慢悠悠的,我们也不会再围墙外被丧尸围住,牺牲了几个人,他根本靠不住的。”

片桐一脸鄙夷的说道,听这话前面小黄毛田中坑了他们,现在才转而希望我这个杀过丧尸的人和他一起去拿武器。

说实话,我并不是很想和他一起去,说是我不愿意相信人也好,胆子小也罢,只是我不喜欢和一个对我们见死不救的人合作。

我们之间明面上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实则在他们没有下去救我们时就已经有了裂纹,我不能保证这人会不会在半道给我背后来一刀。

可是我若不去,这个裂纹就会延伸得更宽,没准儿直接就赶我们走了,我倒是无所谓,但纱织姐她们可是我带来的,至少我也得对她们两人负责。

“好吧,我跟你一起去,什么时候开搞?”

无奈之下,我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他的邀请。

“就今晚,晚上的话没有课铃影响,而且丧尸们的反应也会较为缓慢。”

片桐说道。

我点了点头,正如他所说,丧尸们在晚上的行动较为迟钝,很便于我们行动,只是我的心中,总是有着一种莫名的不安情绪,总感觉片桐的话中,似乎有着其他的含义......“罢了,管他什么意思,总不能把我当做丧尸的诱饵吧。”

我摇了摇头,不再去揣测片桐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