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星川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星川凛,略微及腰的长发,一身干练的运动服紧贴着身子,将少女的曼妙身躯完美的呈现了出来,额头的刘海盖住了少女一边的眸子,露出的右眼中流露着不属于女孩子的锋芒。

这是个如同利剑的女孩子,这是我的第一想法。

“什么啊,原来是人类呐。”

抬着弓弩的少女轻哼了一声,将指着我脑门的复合弓挪了开。

“你也是想来这里的避难的幸存者吗?不好意思,这里已经沦陷了,并不适合避难,你有三分钟的时间,需要什么物资的话自己在下面拿,拿完了赶紧离开。”

少女冷冷的说道,话语中没有一丝的友好,对我的不请自来没有半点欢迎。

“那个,冒昧的问下,这里只有你一个人了吗?”

我并没有退却,毕竟这么多天了,好不容易找到了个能说话的活人,当然要聊两句。

“没错,只剩我一个人了,还有,你话很多,顺便说一下,你只剩两分三十秒的时间拿取物资了。”

“两分三十秒后,你要是还不离开,你的脑袋上就会像那些家伙一样长出一支弓箭穿过的血洞。”

少女说完,指了指倒在一楼大厅的几只丧尸,那些丧尸的脑袋上,无一例外的都有着弓箭穿透过的痕迹,显然都是出自少女手中的复合弓之手。

“额......”

我刚准备吐槽下少女的手中的东西动能一夜间超过2.5焦耳了,却被少女冰冷的眼神给逼退了半分,估计再跟她搭讪下去,我就要沦为这大厅中尸体的一份子了。

为保安全,我最终认怂了,不再与少女插科打诨,拿了我需要的一些食物和水,就准备离开这个商场。

就在这时,一只丧尸突然猝不及防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吓得我叫了一声。

我当然不是害怕这只丧尸会袭击我,毕竟我已经知道了我对斑蚀病毒免疫的事实,而且目前来说,所有我遇到的丧尸都不会主动攻击我,不只是主动,连被动攻击都没有。

如果把这场灾难比作一场游戏的话,对我个人来说,这些丧尸就像是游戏里npc,而我就像是一个游戏里的BUG,这些npc既感知不到我的存在,只会偶尔对我发出的响动吸引,换句话说,我在这个游戏中就是开挂的。

要是放在以前,我对开挂这种行为简直是嗤之以鼻,恨不得将开挂的人都从地球上抹除的地步,可是当我自己有了一个无敌的挂,我才发现,开挂是真的香,太香了!

言归正传,我虽然知道这只丧尸不会攻击我,但楼上还有那个拿着弓箭的少女,要是被她看见这丧尸无视了我,那我的免疫者身份可就暴露了。

我已经说过,我不想被解剖,沦为剩下的科研人员的实验标本,这个世界的死活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只要我活得开心就行了,虽然现在的情况没有WIFI,但很多备用电源设施还是能正常运行的,我可以去各个便利店收集我这辈子都玩不完的单机游戏,顺便再种种田养养鱼来作为日常的食物补给就OK了。

反正人生短短几十年,也就是那样儿,何必将自己当成这个世界的救世主,当条咸鱼不好么。

所以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我立马制造了一点动静,终于是吸引了那只丧尸走向了我。

没错,这只是为了演戏给楼上的少女看,并且我装出一副胆战心惊的模样,想让楼上的少女注意到我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幸存者,对她并没有什么威胁。

“救命,救命。”

我边喊着,边朝少女的位置跑,这自然是为了让她看见我。

果然,少女见到我被丧尸追逐,立马开弓搭上箭羽,右眼眯了眯。

咻的一声。

弓箭携带着巨大的力量射向了我身后的丧尸,穿透他的头颅,将其身子都射翻了个跟头,可想而知这只弓箭的力道有多大。

“这......可不得了啊。”

我咽了口唾沫,看着丧尸脑袋头那直插入地上的箭头,或许从这个距离的杀伤力来说,少女手中的复合弓威力还要比我的枪大些。

“得救了,非常感谢。”

我“虚脱”的瘫坐在了地上,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朝楼上的少女笑道。

“哼,孤身一个人,又这么脆弱,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少女冷漠的撇了撇嘴,然后身子消失在了二楼走廊后半晌,这才拿着一捆绳子从上面扔了下来。

“诺,上来吧,我可不想你这个傻子再给我引来更多的靶子。”

将绳子一端绑在走廊的一根铁柱上后,少女依然是没有感情的对我说道。

“呵呵,谢谢了。”

我笑了笑,沿着绳子爬上了商场二楼。

这个商场我曾经来过一次,装修十分豪华,每层之间的高度也是有着五米的距离,足以远离下面的丧尸群。

“你好,我叫新海一成。”

上来后,我友善的伸出了右手,对少女说道。

“星川凛。”

少女冷冷的回了我一句,便没有更多的话语,兀自走在了前头。

我只好跟了上去。

“这里其他人,都变成了丧尸了吗?”

前进的途中,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少女聊着,虽然我并不太关心其他的幸存者怎么样。

从在铃兰中学那次起,我便不再相信任何的人类,在这种末日下,人类的阴险可比只会一根筋只知道吃人的丧尸可怕多了。

至于眼前的这个少女,我能从她的眼中看得出来,她也是那种不会相信别人的类型,想必也是在末日之后经历了一些事情吧。

“一部分是。”

少女仍然只会回答我问的,多余的话完全不讲。

“那另一部分呢?”

我追问道。

“另一部分,被我杀掉了。”

冷漠的话语从少女的口中说出,更显得少女有些恐怖,如果在平时,我会以为这只是一个中二少女开的玩笑,毕竟少女的年纪看上去不大,不可能会是一个敢对活人下杀手的恶徒。

但是,现在是末日,结合她那冷若冰霜的俏美脸蛋,我知道她并没有在说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