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港资企业,就这?

“闹什么闹,不上班很闲吗?”

孔卓皱眉背着双手走进来,领导气派十足。

刚才还围着李玥起哄的小青年,顿时一哄而散。

人少了后,江华就显眼起来,立刻被孔卓看见了。

“江少,你怎么也在这里?”

孔卓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

“孔厂长,早啊!”

江华笑得有些尴尬。

本来打算偷偷的挖墙脚,没想到点子背,居然被正主儿撞见了。

他也是个厚脸皮的,既然凑巧遇见,那就干脆挑明了吧。

“这不在筹备厂子嘛,正好缺几个女工,就过来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江少,早说啊,咱们纺织厂啥都缺,就是不缺女工。”

孔卓是成了精的老狐狸,甭管他心里是啥想法,脸上永远笑呵呵的。

李玥见厂长和一个年轻人聊上了,没注意自己,摄手摄脚,正打算偷偷溜走。

“小李,过来一下,给你介绍个人。”

孔卓招了招手。

李玥没想到自己这么小心,还是被逮住了,苦着脸走过来。

“这位是江少,香江来的大少爷,一会儿你陪江少跳支舞。”

孔卓很有领导派头地吩咐。

“孔厂长,我算哪门子大少,你这不是在挖苦我么?”

江华摸着鼻子苦笑。

“梅花香自苦寒来,英雄不问出身。”

孔卓坚信,江华这位豪门私生子,迟早会大放异彩。

是的,江大少昨天的表演,相当到位,孔厂长对他的身份,深信不疑。

李玥的小脸,都快苦出水来,她才不想陪人跳舞。

不过这个年轻人,倒是看起来挺厉害的样子,连孔厂长都要讨好巴结他。

“跳舞就算了,我对这个不感兴趣。”

江华看出了李玥的不情愿,立刻摇了摇手。

“对了,小李,我记得你前段时间说,你妈妈生病住院了,现在怎么样了?”

孔卓想起来问。

“不太好,还在医院住着呢。”

李玥幽幽叹了口气。

她母亲的病,比较麻烦,需要长期住院疗养,每个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那你负担一定很重,眼前有个机会。”

孔卓打量着对面的女孩,不愧是厂花,清纯的像一朵芙蓉花。

“厂长,什么机会呀?”

李玥精神一振,难道厂长打算提拔自己?

“这位江少,打算开一家服装厂,港资背景,合作伙伴里有香奈儿的设计师,你现在过去,待遇绝对好。”

孔卓对江华的牛皮信以为真,感觉给厂花找了个好去处。

哪怕江华的脸皮,比城墙还厚,这时也忍不住一红。

自己吹出去的牛皮,听起来好尴尬呀。

“是那个奢侈品大牌香奈儿?”

李玥被唬的一愣一愣的。

这又是港资背景,又是香奈儿设计师加盟,这个服装厂得多了不起啊?

“江少,小李可是我们厂的优秀人才,她过去给个组长身份,不过分吧?”

孔卓把厂花送出去,固然有讨好江华的心思,但是确实考虑到李玥家庭困难,非常需要钱。

“不过分,我把她当储备干部培养。”

江华一脸严肃的许诺。

自己吹得牛,撑死了也要绷住,绝对不能破。

“江少,以后请多多关照。”

李玥有点小兴奋。

孔卓一个国企大厂长,不可能骗自己一个小工人,谁都知道港资企业待遇好,工资高,而且她过去就能升职。

芜湖,她小月月要起飞了!

江华来市里的时候,是孤零零一个人。

回去的时候,身后拖了五个小尾巴。

孔厂长很大方,买一送四,直接把李玥那个小组,打包送给江华了。

小姐妹们叽叽喳喳,都特别兴奋,心里充满了对港资企业的憧憬。

江华推着摩托车,有些犯愁,这牛皮眼看着要破了,怎么办?

泥土路有些难走,小姐妹们的兴奋,慢慢消磨在漫长的泥土路上。

“江总,咱们厂子,位置为什么这么偏僻呀?”

李玥按捺不住,问出心中疑惑。

“农村地广人稀,方便厂房扩建。”

江华言简意赅地解释。

李玥嘟着小嘴,江总这话听起来很有道理,但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丑媳妇总要见公婆,小姐妹们走的腰酸背痛后,总于见到了期待已久的厂房。

村东那间废弃的粮库,墙壁斑驳,窗户玻璃都是破的,四处漏风。

“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努力奋斗!”

墙上充满了时代特色的标语,仿佛在嘲讽五个傻眼的小姐妹。

“江总,这就是咱们服装厂?”

李玥目光呆滞,感觉大脑有些当机。

港资,香奈儿背景的合伙人,就这?

“不错。”

江华满脸严肃的点头,感觉有些牙痛。

他本来是没想骗人的,真的,可谁让孔卓替他把牛皮吹出去呢?

李玥步伐僵硬,走进破破烂烂的仓库,然后看到了五台脚踏缝纫机,孤零零的摆在那里。

就这么个乡村小作坊,也好意思说要把她当储备干部培养?

“江总,你这个大骗子,缺德带冒烟!”

李玥霍然转身,咬牙切齿,瞪着江华,泪花在眼眶打转。

她妈妈还躺在医院呢,现在纺织厂的工作也丢了,每月昂贵的医药费,谁来支付?

“咱们不谈环境谈待遇,每人每月五十元基本工资,加班奖金另算。”

江华现在,反倒是彻底淡定下来。

人既然已经来了,他是一个都不会放走的。

“我们凭什么信你?”

李玥抹着眼泪,她心里特委屈。

那孔卓当的什么狗屁厂长,帮着外人骗厂里职工,良心被狗吃了。

“我先预支你们每人三十元的工资,还没开工,就发工资,这样的良心老板,你们见过吗?”

江华掏出兜里仅剩的一百五十元,分给五位掉眼泪的小姐妹。

李玥抽泣着接过钱,看了看手里的三十元,又想了想江华刚才说的待遇。

工资加奖金算下来,差不多比她以前在纺织厂,收入高上一倍。

如果这个混蛋没骗自己,似乎,似乎也蛮香?

“别看现在条件简陋,一个月后,就算我赶你们走,你们都会哭着喊着要留下来。”

江华背负着双手,信心十足地说。

万事俱备,他江华,站在风口的猪,要开始捡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