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您的新助理已上线

“什么人啊这是?”

林超楠怀疑江华是不是脑子有病。

赵琦川愣愣看着黑板,虽然上面的公式,已经被擦掉了,但是刚才看到的那些,依旧给了他强烈的冲击。

“师父,您之前的推导公式,我都做了笔记,我给您重新抄上去吧。”

林超楠见师父站在那儿发呆,小心翼翼地说。

“不用了,我那套理论,确实过时了。”

赵琦川满脸惆怅,感慨了一句。

他之前的推导公式,都是翻看六七十年代,小矮子那边一些学者,发表在国际物理核心期刊上的论文,自己总结推导出来的。

没办法,在比较尖端的领域,国际上对国内一直封锁的比较厉害,国内的学者除非更换国籍,否则基本是没机会接触到最新的技术,所有的一切,都得靠自己摸索。

但是江华今天写的那套公式,虽然他有很多地方没看懂,但是并不妨碍他,发现这是一套全新的方案,这代表着他们可以摆脱小矮子的钳制,不必在他们现有的框架内摸索。

“师父,那人就是来捣乱的,您别跟他一般见识。”

林超楠感觉师父状态不好,在一旁劝着。

这个时候,已经过了八点,陆陆续续有人来车间上班,看见赵琦川也在,纷纷跟他打招呼。

所长老钱看见这一幕,心里有些酸溜溜的,不过他这人平时高高在上,不怎么跟工人接触,不如赵琦川在工人里受欢迎,也是十分正常。

“对了,过两天我们跟东铁那边,是不是有个学术交流会?”

赵琦川正准备离开车间,突然想起来问。

“交流什么呀,我觉得他们就是来秀优越的。”

林超楠撇了撇嘴,话里话外,对东铁十分厌恶。

东铁是小矮子那边的公司,基本是每年都会装模作样,派个学术交流团,来这边晃一圈。

名为学术交流,实际上就是想看看,夏国的磁悬浮列车,进展到了哪一步,然后再兜售一番他们的磁悬浮列车,希望从肥羊身上宰一刀。

林超楠见过几次那边派来的代表,一个个表面客气有礼,实际上骨子里特别高傲,经常在背后诋毁夏铁。

“这样,你还是把我的那套公式,抄到黑板上面。”

赵琦川沉吟了一下说。

虽然江华已经把自己写的公式擦了,但是仔细看,依旧能看到一些痕迹。

他担心小矮子学术交流团里面,有细心的人发现端倪,所以把那套过时的东西写上去,就当是迷惑对手了。

“小林,新来的江董,对咱们研究所不熟悉,这样,你今天把手里的工作做完之后,明天就别来了,直接去江董那边给他当助理,尽快帮他熟悉咱们研究所。”

所长老钱挺着个啤酒肚走过来,拿腔拿调,一只手扶在肚子上说。

“凭什么呀,我在车间做的好好的,才不去给那个公子哥当助理。”

林超楠一下子炸了,她对江华十分反感,以为那就是个不学无术,过来搅局的纨绔子弟。

听到所长安排她去给对方当助理,心里是一万个抵触。

“老赵,劝劝你的徒弟,年轻人干工作,不能任由着自己性子来,还得哪里有需要,就得往哪里去。”

老钱刚才看见工人们,一个个热情地跟赵琦川打招呼,对他这个所长置之不理,心里本来就有气。

现在安排林超楠去给江华当助理,除了溜须拍马,讨好上面的意思,也是想给赵琦川这对师徒,找点不自在。

“师父,我不去!”

林超楠满心委屈,眼眶都红了。

“小楠,我觉得老钱说得也有道理,你一个女孩子做电焊工作,终究不是长久之计,现在能有个学习的机会,我觉得对你以后的发展,是有好处的。”

赵琦川出乎林超楠的意料,这次站在了老钱这边。

其实,他一开始对江华的印象也不好,人为这就是个纨绔子弟,不过在看到对方写的公式后,他对江华又有了新的看法。

他知道老钱安排林超楠,去给江华当助理,有点故意给他上眼药的意思,但是他确实想安排一个信得过的人,近距离观察了解江华。

“师父!”

林超楠生气地跺了跺脚,眼泪汪汪地跑了。

“没规矩,上班时间耍小性子,老赵啊,不是我说你,你对你这个小徒弟,也太娇惯了一些。”

老钱絮絮叨叨,数落了一番,摇头晃脑地走了。

吃过中午,江华正躺在酒店的床上,跟女儿煲电话粥,听见有人在外面敲门。

“囡囡,爸爸再过几天就回来了,你想要什么礼物,爸爸给你带回来。”

江华穿着浴袍,聊着电话,走过去开门。

“爸爸,我不想要礼物,我就想快点见到你。”

江双儿在电话里,声音娇嫩地说。

“爸爸也想见你,不过没办法,爸爸现在手上有个很重要的工作,必须完成了才会回家看囡囡。”

江华伸手打开门。

然后,外面传来一声尖叫,差点吓了江华一跳。

“你怎么不穿衣服啊?”

林超楠双手捂着脸,语气羞愤。

她这一惊一乍的,把江华搞愣住了,低头仔细打量了一番,发现自己浴袍裹得严严实实,也没走光啊,顿时没好气瞪了女人一眼。

“囡囡,爸爸有点事,回头给你打过来。”

江华匆匆说一句,挂了电话。

另一边,江双儿给江华打电话时,苏芷柔就在旁边,本来听父女俩聊的温馨,她心里挺感动的,但是最后电话里,那个女人的声音,让她秀眉下意识紧皱起来。

“妈妈,爸爸说他要过几天才回来。”

江双儿趴在茶几上,掰着小手指算日子。

“囡囡,你今天作业是不是还没完成呀,快去书房写作业。”

苏芷柔笑得有些勉强。

她现在心里有些乱,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待一会儿。

苏淡月回来了的时候,看见姐姐一个人蜷膝坐在沙发上,愣愣看着电视出神,奇怪问了一句:“姐,怎么一个人呀,囡囡呢?”

“写作业呢,我有点头晕,去眯一会儿,一会儿记得喊我起来做晚饭。”

苏芷柔脸色有些不太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