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心生误会的苏芷柔

“姐,让我摸摸,你是不是发烧了?”

苏淡月还以为姐姐生病了,关心地去摸她额头。

“没有,可能是昨天没睡好吧。”

苏芷柔无精打采地挡开妹妹的手。

这时,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是江华打过来的。

苏芷柔本来不想接,不过苏淡月拿起手机,主动帮姐姐接了。

“小月,你姐在旁边不?”

江华犹豫了一下,在电话里问。

“在旁边呢,她精神不好,我问她是不是生病了,她也不告诉我。”

苏淡月看了坐在身边的姐姐一眼回答。

“是不是感冒了,我看天气预报,你们那边最近开始变天了,出门要多加件衣服。”

江华关心地说。

“姐夫,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找我姐呀?”

苏淡月犹豫着问。

她知道姐姐和姐夫,最近感情出了点小问题,她夹在中间,感到十分为难。

“一点小事,我担心你姐姐可能误会,想要说清楚,是这么个情况……”

江华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说。

说完之后,不顾林超楠满脸的不情愿,让她在电话里作证。

“姐夫,就这点小事,你还专门打电话解释?”

苏淡月有些哭笑不得。

她觉得姐夫现在也过的太小心了,就这么点小误会,还专门打电话解释。

“我就是不想你姐误会。”

江华语气讪讪。

“可是,你专门打电话过来,我怎么觉得,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呀?”

苏淡月在电话里打趣江华。

“什么叫此地无银三百两,要不是领导安排,就算拿八抬大轿请我来,我都懒得搭理他。”

林超楠就在江华旁边,听到之后,十分不忿地嚷嚷。

“姐夫,看来你的这个新助理,很有个性,你自求多福吧,姐这边我会给你解释的。”

苏淡月莞尔一笑,说完挂了电话。

另一边,江华把事情说清楚了,也长长松了口气,他现在和苏芷柔之间的关系,十分微妙,不想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再次出现裂痕。

一侧脸,看见林超楠满脸不情愿地站在旁边,他头痛地挥了挥手,说:“我不需要什么助理,你哪儿来的,回哪儿去,一天到晚的,尽给我添乱。”

“你以为我想来吗?”

林超楠是个一点就炸的火爆脾气。

两人正斗鸡一样的相互瞪着,过来找江华有事的妮菲塔丽,推门走进来。

“呃,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她没想到江华的房间,会有一个女人,一时摸不清两人的关系。

林超楠看见打扮性感,充满异域风情的妮菲塔丽,看向江华的眼神,更加鄙视,江华纨绔子弟的标签后面,又多了个花花公子的属性。

“你来的正好,我在电话里,跟你说的那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江华走到沙发边坐下。

赵抗河硬塞给他一个大项目,他就算是想拒绝也不行,让他自己留在京城,天天跟夏铁打交道,盯着项目进展,那不现实,所以这边得有个信得过的人帮他分担。

但是这件事情,涉及到方舟,有保密需求,他从公司里面抽调其他人过来,会很麻烦。

所以,他想到了知道内情,见过海岛的妮菲塔丽,这个妹子本身就是家族企业的高管,眼光见识都不缺,而且现在人在异国,无依无靠,给她找点事情做,也能避免她胡思乱想。

“你的提议,我当然是同意的,就是有一点,你给的是不是太多了?”

妮菲塔丽表情迟疑。

她帮江华做事,自然不可能是打白工,江华不仅给她开了优厚的薪资,而且还在新成立的公司里,给了她股权分红。

这让她有些受宠若惊,她还什么都没做呢,就白占白拿了这么多,这让她内心惴惴不安。

“我相信自己的眼光,你值这个价!”

江华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妮菲塔丽。

大家在尼罗,一起顶着叛军的子弹,横穿了大半个沙漠,他对妮菲塔丽的能力,自然是了解的。

有生死与共的交情在,而且人才难得,所以他才会开出这么优厚的条件。

两人是很正经的在谈雇佣合作,但是落在林超楠眼里,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试问,一个千娇百媚,衣着性感的异国美女,走到一个公子哥面前说,你给的太多了,让我很仿徨。

公子哥却说,妹妹,别不自信,你在我眼里,值这个价。

听到这种对话,想让人不想歪都难。

“渣男!”

她一脸鄙视地看着江华。

前脚还在她面前,装模作样给老婆打电话,解释误会,搞得多么爱老婆似的,后脚就跟一女的谈包养合同,简直是渣到了天际。

“你这姑娘,脑子有病吧,我渣你什么了?”

江华搞不懂夏铁那边怎么想的,派这么一姑娘到自己身边,是存心想给他添堵吗?

林超楠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会江华,也懒得和他争吵。

她现在也想通了,既然上级给她的任务,是让她当江华助理,她没办法拒绝,那就干脆让江华自己向领导申请,把她调走。

“莫名其妙。”

江华瞪了电线杆子一样,杵在身边的姑娘一样,不再理会她。

他从包里,拿出一个新手机,递给妮菲塔丽,说:“你没这边的号码,联系不太方便,我给你新办了一个,以后我就打这个号码联系你。”

他说着,直接把新手机递给妮菲塔丽。

“真渣!”

林超楠看见这一幕,心里对江华更鄙视了。

那新手机一看就价格不便宜,这公子哥为了包养女人,还真是舍得下本。

“谢谢。”

妮菲塔丽也没推迟,她知道这都是工作需要。

“行了,连夜坐飞机赶过来,你也累了,我在旁边给你订了个房间,你先去休息。”

江华拿出一张房卡,递给妮菲塔丽。

“那老板,我先去休息了,您有事叫我。”

妮菲塔丽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现在能依靠的,只有江华,立刻改了称呼,摆正自己的位置。

江华躺在沙发上,眯眼想了一会儿事情,一侧脸看见林超楠还站在那儿,诧异问:“你怎么还没走?”

“领导安排我给你当助理,你想让我走,自己跟我们所长说。”

林超楠面无表情地回答。

她寻思着,自己目睹了江华的肮脏交易,这个男人绝对没理由,再把她留在身边,自己终于解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