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捡漏?

在一种难捱的骑乘中,两人终于来到了滨海南城最大的一家古玩市场,墨紫薰也算如释重负。

她心里打定主意,以后就算是打车,也不能再骑着小电驴载叶枫出门了,实在是太羞人了。

下车之后,她更是看到叶枫这傻子,还趁她不注意,悄悄又把手放到鼻下偷闻了一下,似乎很享受那上面残留的香味……

这就更是让她一阵羞急气恼,一把拉住叶枫的手放下,恼嗔道:“你的手又香了是不是?不许闻!”

而叶枫看着墨紫薰那羞恼不已的样子,则会心一笑,老婆还是一如既往的娇美可爱啊,真是难得再看到她这副撒娇的样子。

很快,两人调整好心情,走进了古玩市场。

这条街,不愧是南城最大的古玩街,里面琳琅满目,各种各样的古董都有。

街道两旁还有各种古玩店、字画店。

可叶枫不用走近了观瞧,只打眼一看,也知道那些古玩古董都是假的。

他这双眼睛在这里,不说是火眼金睛,可也差不多了,一切真伪都无所遁形。

墨紫薰来到这里就犯了难了,她这才知道,凭借一腔冲动来淘古董,是多么冒失的决定,这跟大海捞针有什么区别?

真不该对爸妈出这种馊主意的!

一路走下来,两人逛了几十家店铺,均是听着店家吹嘘,满头雾水。

两个小时过去了,都不知道该买什么才好。

叶枫看着墨紫薰那为难的样子,轻轻叹了口气。

其实,只要把那颗丹药送给墨九弓就足够了,比什么古董都要珍贵,大可不必费这种脑筋……

可惜王恋虹不识货,死活不同意啊!

眼见着一下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墨紫薰越发头痛,感觉脑门都大了一圈。

就在这时,王恋虹又打来了电话:“你还在古董市场吗?选好了没?你大伯和三叔可是都已经去大别墅了,我们也必须赶快!”

“知道了,快了!”

墨紫薰深吸了一口气,挂断电话,看来只好硬着头皮选一个了。

她拿出一张银行卡,这是出来的时候王恋虹给她的,王恋虹恼怒归恼怒,可也知道墨紫薰现在身上没钱,出钱还得靠她。

“其实,你不必这么为难。”叶枫实在看不下去了,挠挠头道:“我不是给过你一颗药丸么?你把那个送给爷爷,真的比什么古董都强。”

“你就不要说傻话了!”

墨紫薰摇了摇头,没好气道:“先不说你自己搓出来的那种药丸,吃了到底有没有副作用,关键除了你我,没人认可啊,我对爷爷太了解了,这要是直接拿给他,他不嫌弃才怪!墨紫晗那可是明着花了六十万……”

叶枫明白了,就是嫌他的丹药没有知名度,不值钱呗。

墨九弓既好面子,也爱财,所以很多时候送给他的礼物,只要贵的,不要对的,这也是大多数人的一种心理吧。

随着夜幕降临,街上的很多店铺都开始关门了。

墨紫薰被王恋虹打电话催促,心里更急。

她看到最前方还有几个小摊,是为数不多还没逛的了,当下便带着叶枫走了过去。

突然,叶枫那一直漫不经心、懒散走过场的表情,猛地一下变了,眼神也锐利认真起来!

因为他在那几个地摊上,看到了一张不同寻常的画!

阎立本的《萧翼赚兰亭图》!

阎立本,这是唐朝首屈一指的画家,被称作“画仙”!

其绘画造诣,就算比起画圣吴道子、画祖顾恺之,也不逊色多少,后来的唐伯虎之流,都已经是他的后辈了。

其传世画作《步辇图》,因形象逼真传神,被誉为“丹青神化”!

除此之外,他还有《凌烟阁功臣二十四人图》《太宗真容》等等,也都是旷世绝作!

而《萧翼赚兰亭图》,虽然没有以上几副出名,但在书画界也绝对是名气极大了,没想到在这样的地方,还能捡到这样的漏!

当下,叶枫有意的带着墨紫薰,朝那个地摊走了过去。

此地摊的摊主,乃是一个老头。

老头坐在板凳上,手上拿着蒲扇扇风,优哉游哉,老神在在,大有在这样的地方也酒香不怕巷子深,只等识货人上门的架势。

“老先生,这幅画是什么?”

墨紫薰自然也一眼看到了那张《萧翼赚兰亭图》,因其画工和技巧,在这些所有的画中是最扎眼的。

“阎立本的《萧翼赚兰亭图》啊,那不是有落款么,姑娘,你不识字?”老头故作高深的笑了笑,然而眼角却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市侩。

他在这样的地方,阅人无数,一眼就看出墨紫薰是个小白。

而且这个小白,不光年轻貌美,身上的气质还很矜贵,一看就是哪家的大小姐。

对付这样的傻白甜,他最有心得了,他的画摊一向就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是真迹么?”

墨紫薰蹲了下去,仔细观摩。

她现在真是没多长时间选了,那边催的紧,而这幅画也是为数不多能让她感觉非比寻常的。

“呵呵,姑娘,我说是真迹,你信么?”老头眼里有些狡猾,笑着道。

“我不知道。”墨紫薰脸颊微微有些涨红,她是真不知道,古董一行她真的是菜鸟,没啥不好承认的。

老头看到墨紫薰那坦诚的样子,嘴角一扯,更感觉肥羊上门了。

他一本正经的拿着蒲扇往整条古玩街上一划,讳莫如深的笑道:“姑娘,你瞧这条街上,招摇撞骗的人有,故弄玄虚的人有,拿假货鱼目混珠的人有,不懂装懂的人也有,可你知道为什么唯独我的摊子客人稀少么?”

“为什么?”墨紫薰疑惑问。

“因为,我不屑于跟那些人同流合污,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有些钱我还不屑赚,也看不上那昧良心的钱。”老头这一刻仿佛化身世外高人,身后就差有金光闪现了。

“老先生,我很急,我就想知道,您这幅画到底是真是伪,您能直说么?”墨紫薰却没时间配合老头装逼,蹙眉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