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傻狍子!

摊主老头对于墨紫薰的不给面子很是无语,往日里他这样忽悠人,别人必须翘一下大拇指,夸一声“老先生了不起,高风亮节……”

哪知道,今天这招没奏效!

“姑娘,你要学会从我的话中听出门道,我之所以那样说,自然不可能说这幅画是真迹了,事实上,我就算说是真的,你也不信啊,对不对?”

老头咧嘴笑道:“真的《萧翼赚兰亭图》,那还得了,早就藏在大夏博物馆了,岂能流落出来。”

“那您这幅画……?”

“你听我说完!”

老头不满的打断墨紫薰:“就算我这副不是真的,可我也敢说,绝对是这条街上价值最高的,因为它哪怕临摹,艺术成分都极高,而且这幅画还是阎立本的亲传徒弟李嗣真临摹的!这跟真迹也差不多了!”

“李……李嗣真?”

墨紫薰更加听不明白,其实无论阎立本还是李嗣真,她都知之甚少。

这也不怪她学识浅薄,实在是隔行如隔山,普通人,哪会了解那么多的古董门道?

但经老头这样一说,倒好像这副临摹出来的画,真就来历不凡似的。

而最主要的,墨紫薰确实没多少时间了,无论如何都得买一样回去,至少不能让爸妈空手上门。

“老先生,那你这幅画多少钱?”

墨紫薰捏着那张银行卡问。

“二十万!”

老头伸出了两根指头:“我这是一锤子买卖,不还价!”

“二……二十万?”

墨紫薰下意识的又把银行卡收了回去。

这可真有些超出她的预期了。

在她看来,明确承认这幅画是赝品的情况下,老人不可能要价太高,怎么一副临摹的还要二十万?

虽然这跟墨紫晗的六十万,还是没法比,但确定不会买亏了么?

“觉得贵了?”

老头看到墨紫薰的表情,故意冷哼一声:“刚才我跟姑娘你简直是白费吐沫星子了!我都说了,这幅画假归假,但却是阎立本的高徒李嗣真亲自仿制的,光是李嗣真你打听打听,其传世的画作就不下于六位数了!而且这副《萧翼赚兰亭图》,无论你挂在中堂还是送人,除非真正像我这样识货的,别人谁能看出来?足以以假乱真!要你二十万还是因为我快收摊了,懒得啰嗦,如果你还嫌贵,只能说你跟这副古画无缘了,我敢说你明天再来,它就没有了,你后悔都来不及!”

果然是奸商的常规套路,先跟你摆事实讲道理,然后再主动帮你分析利弊,最后更是把自己的东西说的多抢手,让你左右为难,不忍心放弃。

“可是……

墨紫薰紧捏着银行卡,还是下不定决心。

她不确定如果王恋虹知道她花二十万买一副假画,会是什么反应,而爷爷那边,也会真的喜欢这副赝品么?

二十万对现在的她而言,真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此时,叶枫的一双眼睛,也在盯着那副画看。

他见墨紫薰拿不定主意,忽然道:“要不,就买了吧!反正再逛也就这样了,剩下的几个摊子,应该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墨紫薰抬起头,蹙眉问他:“你说什么?”

“我说,这幅画画的很好啊,你瞧一看就是古人的文笔,就把它买了吧。”叶枫挠着头说道。

老头听到叶枫帮自己劝说墨紫薰,那真是嘴都快乐歪了。

他头一次听说有人用“好”来形容一副古画,这人怕不光是个门外汉,还是个傻子吧?

也幸亏他傻,帮了自己大忙!

“好、好吧!”

墨紫薰本就犹豫不决,这时候别说叶枫了,就算一个路人,随便劝她一句,她心里的天平可能就倾斜了。

她深吸一口气,看着那副画道:“把这幅画给我打包吧,老先生你这儿能刷卡吗?”

“能!别说刷卡,扫二维码都行,我可是与时俱进!”

老头等的就是这一刻,不知从哪摸出一个POS机,直接递给墨紫薰。

墨紫薰狠了狠心,只好刷了二十万,输上密码。

老头则很快把那幅画卷起收好,还装进一个画袋里,交给墨紫薰。

“姑娘,你果然慧眼识珠,是我一直等待的有缘人!”老头严肃道。

墨紫薰收好画,心里却有些沉甸甸的,她将画卷抱在怀中,深一脚浅一脚的带着叶枫离开。

“真个傻狍子!”

老头看着两人走远,慌忙站起来,就赶快收拾摊位,那动作迅速的仿佛生怕墨紫薰回来反悔。

他决定了,以后这地方再也不会来了,免得被墨紫薰认出来。

“老坑,你真行!一副你从别的地摊上淘来的假画,也能吹的天花乱坠,刚才哥几个差点笑出来!”

就在此时,另外几个摊位上的老板,则都已经不怀好意的凑了上来,嫉妒的看着老头道。

刚才墨紫薰刷了那二十万的时候,他们的眼珠子都差点眼红的爆了!只是碍于这一行的规矩,才没有揭穿吃人不吐骨头的老头。

“去去去,关你们什么事,这叫各凭本事懂么!我就说我今早起床的时候,左眼皮一直跳呢,原来有这么一条大鱼等着我!”老头不耐烦的推搡着那些家伙。

“你老犊子这一顿是吃饱了,我们还想喝汤呢!”

一个肥头大耳的摊主道:“这不行!今天必须宰你一顿,让你老犊子出出血,红月楼,就这么定了!我马上定包间,晚上你还要带我们大家伙去洗洗脚,找几个年轻姑娘按按摩,别以为你逃的了!”

“你们这是趁火打劫!”

“说对了!不然我们这就去追上那姑娘,告诉人家你把人家坑惨了,那幅画拿回去能当擦腚纸!”

“……光洗脚不按摩行不行?”

“少来!哥几个就好这一口,这就收摊子,走着!”

墨紫薰自然不知道古玩街上后面发生的事,她带着那副画,又骑小电驴载着叶枫回到了彩虹湖小区,却见王恋虹和墨凌峰已经站在楼下等着了,满脸焦躁!

“怎么才回来啊,东西买了么?买的什么?”

王恋虹看到墨紫薰回来,就火急火燎的上来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