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树立榜样!

“买了一副古画。”

墨紫薰看到王恋虹,终究还是有些心虚。

她太清楚王恋虹的脾气了,如果是王恋虹自己花了二十万,那怎么都行,可如果别人花了她二十万,还花到她不认同的地方去,她能跟人拼命!

“什么古画,拿来我看看!”

墨紫薰只好把车篓中的古画拿起来给王恋虹看,王恋虹打开画卷一看,也看不懂,不过卖相看着倒还可以。

“不错!不愧是王羲之的名画,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墨凌峰也走了上来,像模像样的端详着那幅画,认同的点点头:“老爷子对名人字画很喜欢,这幅画估计会让他高看一眼。”

“你就算再不认字,难道看不出这是个‘阎’字吗?再说王羲之是擅长画花鸟画,你可别丢人现眼了!”王恋虹没好气的道。

墨紫薰真是被这对父母打败了,王羲之那年代,怕是还没花鸟画吧?

“妈,这是阎立本的《萧翼赚兰亭图》,不过,是假的……”

“假的?”

王恋虹马上放下画卷,瞪起眼睛道:“假的你买它干什么?”

“虽然是赝品,但它却是阎立本的徒弟李嗣真画的,也是一副传世的画作,而且李嗣真尽得阎立本的真传……“

墨紫薰按照那老头告诉她的原话,如实告诉给了王恋虹。

王恋虹顿时就觉得手里的画没那么珍贵了,仿制就是仿制,不管什么人仿,那也比不了真迹啊!

“就是,你要求别太高,”墨凌峰帮着说道:“真的阎立本画作,能流传到市面上么,能让咱们买到么?阎立本我知道,那可是晋代的画家,除了画画还擅长写字,那《兰亭集序》就是他……”

“你给我闭嘴!”

王恋虹又瞪了他一眼,然后看着墨紫薰问:“花了多少钱?”

“二、二十万……”墨紫薰没多少底气的说道。

“二十万?!”王恋虹瞪圆了眼睛!

“妈,人家那摊主说了,我这已经算是淘到宝了,等我明天再去,这幅画可能就没了……”墨紫薰急忙道。

叶枫在后面看着墨紫薰那急于解释的样子,心下的柔情之意却是大增。

自己这个俏老婆,终究还是单纯善良啊,这么容易就听信别人的话。

他先不说这幅画如何,光说那老头,眼珠子一看就跟老狐狸似的,转一下就露一分狡诈,他的话能信?!

“我倒没说你买错了。”

王恋虹摇摇头:“只不过,二十万的东西,肯定比不上墨紫晗那六十万啊,不行!咱们得往高了说,就说二百万吧,反正也没人知道!”

也是,她自己今天上午在划时代商城,脑袋一热都差点把二百七十万花出去,如今墨紫薰仅花了二十万,跟她比实在太小儿科了!

墨凌峰一听却吓了一跳:“你这也太夸张了吧?真当咱爸不懂古董的?这幅画,你最多就说八十万,多了真不行,我怕我会控制不住的脸红!”

墨紫薰也不同意这样做:“妈,咱们实话实说不行么?没必要去跟别人比什么,只要让爷爷知道你和爸的心意就行了,心意是无价的。”

“不行!你爷爷什么尿性你比我清楚,睡觉都想枕着金元宝,恨不能把面子挂到天上去!那就说八十万也行,反正一定要比墨紫晗高!现在咱们别磨蹭了,赶快动身过去吧!——叶枫你下来,你怎么还赖在车子上?滚到家里去老实待着,没事别出来见人!”

王恋虹又瞥了一眼叶枫,恼火说道。

“妈,你让叶枫自己上去干嘛?就让他也跟着去呗,今下午还多亏他了,如果不是他劝我,我估计还买不了这副画。”墨紫薰立刻道。

“你让他去,就不怕丢人现眼?”王恋虹恼怒道:“我可不想让老大老三他们两家看笑话!”

“难道叶枫不去,他们就不说闲话了么?把叶枫带给他们看看也好,至少叶枫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样不堪!”

墨紫薰据理力争,她心中其实还一直有一个执念,那就是非要把叶枫带到墨九弓面前去,用最直接的方式向墨九弓表明自己的立场,自己嫁了叶枫问心无愧!

再加上,她也很清楚大伯一家和三叔一家的嘴脸,墨紫晗那么不念亲情,几乎就是跟他们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越是这样,她就越想带着叶枫证明给他们看,叶枫并没有傻到他们想象中的那种程度!

“你……”

王恋虹皱着眉还想说什么,一旁的墨凌峰却迫不及待了:“行了,她愿意带就带呗,你再耽误下去,晚上就真没咱们什么事了,风头全是晗晗一个人的了!”

王恋虹听到这话,才只好不再计较,而是火速抱着画,跟墨凌峰一起快步走出小区,打车前往墨家别墅。

墨紫薰满脸无奈,连上楼歇歇脚的时间都没有,只好又骑着小电驴,载着叶枫也跟了上去。

此时的墨家老宅,大别墅内,确实是喜气洋洋。

自从家族出了丑事,墨紫薰拒绝了陈家大少的联姻,而委身下嫁给一个傻子后,墨九弓好久都没露出过笑脸了。

但今天,他很高兴,因为另一位孙女墨紫晗很有孝心,专程在划时代商城给他买了一尊福寿佛。

而墨九弓本身对这些古董、古玩、佛宝、道牌之类的东西就很喜欢,所以也等不及自己过大寿,就直接提前把墨紫晗叫到老宅来,要收下那尊福寿佛。

并且,为了好好表扬孙女,树立一个榜样,他还通知了全部的族人,必须全部到场。

当然,墨紫薰一家除外。

他们已经被逐出家门了,而就算不逐出,在这种大好的日子里看到他们一家几口,也会徒增膈应!

王恋虹和墨凌峰带着那副《萧翼赚兰亭图》,已经以最快的速度打车赶到了,却不想刚进别墅区,就看到一辆红色的宝马X6也刚好停到大别墅门前。

里面,一道穿着火红色露背长裙的身影走了下来,脚上穿着高跟凉鞋,趾高气昂,正是风头一时无两的墨紫晗!

她的怀中,也正是抱着那尊带给墨紫薰一家无尽耻辱的福寿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