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无能狂怒?

“嗯?”

此时的墨紫晗,目光一瞥,也无意间的看到了王恋虹和墨凌峰夫妇,顿时很是惊讶。

“是你们?”

她夸张的掀开自己的潮品墨镜:“哎呀,你们怎么也来了?”

据她所知,爷爷今晚只是召集了她们一家和三叔一家,以及旁支的不少族人,可并没有通知王恋虹夫妇啊,怎么他们还不请自到了呢?

“我们来不来,跟你有什么关系,用你多嘴?”

王恋虹本就有些心虚,却还故作强势的说道。

都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她和墨紫晗现在虽然还谈不上仇人的地步,但也差不多了,墨紫晗今天抢了她的福寿佛,让她很是妒恨!

“哈哈,二婶,二叔,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墨紫晗感到十分的好笑:“爷爷他老人家,现在最不想见到的就是你们!今晚他老人家难得高兴一下,你们可别坏了他的兴致,到时候哭都来不及!”

“你!”王恋虹大怒,脸上的肉气的直哆嗦。

而墨凌峰这时候也有些打退堂鼓了,他也在想,毕竟是不请自来,万一马屁拍到马脚上,老爷子不喜欢那幅画,他们岂不是又撞上了枪口?

这时,后面的墨紫薰也骑着小电驴载叶枫来到了,墨紫晗看到这一幕,更是笑出了声:“哈哈!原来还是一家人整整齐齐的来了,墨紫薰你可以的,带着个傻子招摇过市,我看好你哦~”

墨紫薰也没想到自己的爸妈竟然在门口跟墨紫晗僵持上了,当下蹙着眉,把小电驴停下。

恰在同时,大别墅之内,也有一些人走了出来。

其中为首的便是墨凌山和墨凌海,也就是墨紫薰的大伯和三叔。

他们身边都跟着各自的老婆,桂金花和赵小凤。

还有两个身穿名牌的青年,一个叫墨紫雄,一个叫墨紫坤,分别是老大和老三的儿子。

墨紫雄还是墨紫晗的大哥。

“晗晗,来都来了,怎么不进屋呢?你爷爷在里面等着你呢!”

墨凌山一出门,就对着自己的女儿说道。

“爸,这不是么,我看到二叔和二婶一家也都来了,真有意思,怎么还厚着脸皮上门呢?”墨紫晗用眼角瞟着王恋虹夫妇,揶揄道。

顿时,所有人的视线,也都转向了那一家四口。

墨凌峰顿时尴尬的笑道:“大哥,三弟……”

“你们来干什么?不知道你们是不受欢迎的么?”墨凌山毫不客气,冷笑着说道。

“我当是谁,真有脸来,大晚上的给我们找晦气?”大嫂桂金花的脸上不屑意味更浓。

“呵呵,你们一家不是已经被老爷子逐出家门了么,怎么还敢舔着脸回来啊,老爷子同意了么?”整个家族最尖酸刻薄的,当属老三弟媳赵小凤,眼里是十足的鄙夷。

王恋虹早就料到会是这种结果,所以早有心理准备,直接回嘴道:“我们是来见老爷子的,又不是见你们,你们啰嗦什么?”

“哎哟,我说恋虹啊,你都混到啥地步了,怎么还好意思大声说话呢?今晚这场家宴,是老爷子听说我们晗晗尽孝心,从划时代商场花大价钱给他买了一尊福寿佛,高兴的不行,所以才召集我们一起过来分享快乐的,但你们一家来了算什么,不是诚心给他老人家添堵么?他老人家现在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你们,懂不?”桂金花嘲讽道。

还是那句话,这一大家子人为了争夺家主继承人的位置,早就是面和心不合,其中老三对老大的威胁还小一点,所以两家走的相对较近,但对老二一家都是共同的抵触。

“大嫂,你也别得意!那福寿佛是我先看上的,后面被你家墨紫晗抢走了而已!这件事我会跟老爷子说清楚的!小小年纪就这么目无长辈,自私自利,我得让老爷子知道这里面的经过!”王恋虹反唇相讥。

“哈哈哈!二婶,你这是无能狂怒么?凭什么你看上的东西,我就不能买啊,你还看上金山银山了呢,难道天底下所有的金银都是你的吗?你真好意思说这种话,买东西各凭本事知道么?真笑死我了!”墨紫晗嗤之以鼻的笑道。

墨凌峰眼见着自己一家被对面两家针锋相对,更觉得现在不是面见墨九弓的时机了,便在后面悄悄拉了拉王恋虹的胳膊,小声劝她要不要先回去,等家宴散了,这两家人走了之后再来。

“回什么回?”

王恋虹也是极要面子,都被人怼到这份儿上了,怎么可能灰溜溜离开?

她当下怒声道:“我还是那句话,我是来见老爷子的,轮不到你们在这儿狂犬吠日!好狗还不挡道,你们有必要连条狗都不如吗?”

“二婶,你骂谁?”

墨紫晗一听王恋虹出言不逊,也怒了,猛的踏前一步!

墨凌山却一把拉住了她,而后,墨凌山的一双眼睛,却忽然盯向了从墨紫薰后车座上下来的叶枫,皱眉问道:“晗晗,那是谁?”

“哦,对了,我差点忘了介绍!”

墨紫晗冷笑着,响亮的拍了拍巴掌,指着叶枫说道:“爸,妈,哥,三叔,三婶,坤弟……你们都听好了,那位就是墨紫薰嫁的傻子老公,姓叶名枫,你们都是第一次见吧?哈哈哈,快好好长长眼!人家墨紫薰这真是夫唱妇随啊,自己来见爷爷也就罢了,居然还把那傻子一起带来,真笑死我,这是明摆着要膈应爷爷啊!”

原来是他!

墨凌山等人虽然早就有这种猜测,真得到了验证,却还都是露出轻蔑的神色。

墨紫薰任性执拗,宁可嫁给傻子不嫁陈家大少,到头来居然是嫁给了这么个玩意儿?

“原来如此啊,难怪晗晗说这一家人整整齐齐!”

“真不嫌丢人现眼,来就来吧,还带着这傻子一起来,是何居心?”

“原来这就是那个傻子啊,果然跟我想的一样,下几等人,上不得台面,这样的人怕是能把大别墅的空气都污染了!”

桂金花、赵小凤,当即冷笑着嘲讽道。

而墨紫薰看到她们当众侮辱叶枫,顿时气的不轻,刚要据理力争,忽然大别墅里面,一个中年妇女走了出来,疑惑道:“你们都在这儿吵什么呢?”

这女人正是墨家的保姆,云姨。

云姨一出来,赫然也看到了王恋虹一家,顿时也有些意外,尤其是看到墨紫薰又把叶枫带来了,她的目光更显得复杂,但还是马上说道:“家主让你们赶快进去,说是菜都上齐了,先进去说吧!”

“好戏开始咯!”墨紫晗阴阳怪气的一笑,直接抱着福寿佛,示威的瞟了墨紫薰一眼,昂首挺胸的走进了大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