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曲意逢迎!

听到老爷子让云姨出来招呼了,当下墨凌山一家和墨凌海一家,也顾不得再对老二一家幸灾乐祸了,便都赶紧走了进去。

留下王恋虹还站在原地脸色铁青,浑身发抖。

“我说,实在不行咱们就先避一避呗,跟他们错开时间,反正这幅画什么时候送都是送……”墨凌峰又在劝说着。

“放屁!”

王恋虹大怒:“我买这幅画干什么来着?还不是想在全家人面前展现展现我们的孝心,让老爷子高看一眼?现在墨紫晗那个小蹄子都看到我们了,你以为她进去不会乱说?还指不定在里面怎么搬弄是非呢!”

“妈,我爸说的也对,你不要意气用事,我们做我们的,问心无愧就行了,你何必和他们争一时之长短?”墨紫薰尽管心中还愤愤不平,但也知道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劝道。

“你也说废话!”

王恋虹狠狠瞪了女儿一眼,指着叶枫道:“我在家里怎么说的?不让你带他来,你偏带!果然给我丢人现眼,这傻子就应该找个没人的地方一头撞死,让我一辈子都看不到他!”

“妈,你怎么说话呢?”墨紫薰蹙着眉,真有些恼了。

别人针对叶枫也就罢了,怎么王恋虹也这么刻薄?

她怕叶枫那不成熟的自尊心,会受到打击。

“不管了,我非得进去!我还就不信了,我送礼能送出错来,伸手还能打笑脸人么?”

王恋虹气不过的,直接大步进了别墅。

墨凌峰、墨紫薰见状,虽然无奈,但也只好跟了进去,墨紫薰还有意的拉住了叶枫的手。

此时,大别墅内,墨紫晗进来之后,果然把外面二婶一家不请自来的情况跟墨九弓说了。

墨九弓不出所料的也表现出很恼火的样子,脸色沉冷如霜。

他今天本来真的很高兴,孙女有孝心,投他所爱,让他感觉自己这个家主的脸上还是很有光的。

但老二一家居然恬不知耻的来了,就很破坏他的心情了。

他甚至连碗筷都没给老二一家准备。

“哝,爷爷,您看,我没说错吧,他们一家进来了!”

墨紫晗小鸟依人的偎在墨九弓身旁,下巴指着进门的王恋虹等人,坏笑道。

墨九弓脸色铁青,直接拄着拐杖站了起来。

他今天专门穿了一身唐装,满头银丝,看起来倒也十分威严。

“谁让你们来的?我通知你们了吗?不肖的东西!”

王恋虹本来怒气冲冲,可真看到发怒的老爷子,就感到有一丝惧怕了。

不管在任何家族,儿媳妇怕公公,这都是逃不掉的一种心理。

而墨九弓是这个家真正的话事人,他说一不二,一言九鼎,真的可以一句话就让人从云端跌落谷底。

“爸,您是没通知我们,但我们这次过来,不是惹您老人家生气的,而是……向您澄清一件事。”王恋虹尽可能做到不卑不亢。

“什么事?”

“那尊福寿佛,是我先看上的,我知道您老人家喜欢,打算买给您,可是在商场的时候被墨紫晗截胡了,她硬生生从我手里抢走,拿来对您献殷勤。”王恋虹直接揭穿道。

墨紫晗一听慌了,急忙站起来道:“爷爷,您别听她瞎说,没有的事,明明是我先看上的……”

墨九弓不置可否,看了眼桌上的福寿佛。

这尊福寿佛,他确实很喜欢,但如果是别人送给他也就罢了,假如是王恋虹送的,他收不收还不一定呢!

原因是,相比起这尊福寿佛,他更想看到的是墨紫薰学会听话,别再执拗任性!

他的孙女能被堂堂的陈家大少看上,这是多好的机会啊,整个墨家都可以跟着墨紫薰沾光,平步青云,扶摇直上!

可墨紫薰却偏偏不把握这个机会,宁可嫁给傻子也不屈服,导致墨家现在美梦破碎,还要受墨紫薰牵连,家丑外扬,沦为别人的笑柄。

这份耻辱,岂是一尊福寿佛能弥补的?

“真是劳你惦记了,可我怎么敢收你的东西?你生了这么好的一个女儿,连我都不放在眼里,我要是收你的礼物,就显得我更没脸没皮了吧?我墨九弓何德何能,让你费心思啊?”墨九弓讽刺的道。

墨紫晗等人一听这话,便更加幸灾乐祸的看向王恋虹一家,等着看笑话了。

果不其然,老爷子和她们想的一样,很不待见老二一家呢!

王恋虹听到墨九弓的话,则满脸憋成了猪肝色,再也说不出什么来。

她纵有千般撒泼的本事,可面对不怒自威的公公,也使不出来,她那些想好的话,也不知道怎么开口了,无奈只能狠狠瞪了自己的丈夫一眼,让他站出来说话。

墨凌峰眼见于此,只好硬着头皮站了出来,强笑道:“爸,您这是哪的话呢,我是您亲儿子,我孝敬您不是应该的吗?我也知道我们一家给您丢脸了,惹您生气了,但我和恋虹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做薰儿的思想工作,相信她很快……很快就可以回心转意的,咱们一家人也不能说两家话,您说是不?”

墨九弓听到这话,脸上的表情才稍稍缓和了一些,扫了那边的墨紫薰一眼。

却见墨紫薰此时却无比的恼怒!

她什么时候说过要回心转意了?

父亲为了讨好爷爷,居然也是信口开河!

这一刻,她恨不得转身就走,可终究还是忍住了。

“咳咳,除此之外,还有件事,”墨凌峰又堆着笑脸道:“今天我们一家不是与那尊福寿佛失之交臂了嘛,回去之后,恋虹她不太甘心,总觉得还应该尽一份心力也让您老人家高兴高兴,这不,我们又费了极大的力气,给您买来了一副阎立本的名画,这可是真迹啊,几乎把我和恋虹的积蓄都搭上了呢,希望您能喜欢。”

“阎立本?”

墨九弓听到儿子一味向他赔不是、并承诺劝说墨紫薰回心转意,心里总算是消气一些了,而又听到他们居然给自己买来了阎立本的画,顿时表情动容。

正如墨凌峰对他了解的那样,他确实很喜欢古董,而对古人字画,更是情有独钟。

算这个不成器的儿子还有点孝心,知道曲意逢迎。

“画在哪,拿来我看看。”他伸出手道。

墨凌山等人看到这一幕,都对墨凌峰投去鄙视的眼神。

好不要脸,居然挖空心思,想用一幅画来打动老爷子!

他们也伸长了脖子,等着一看究竟!

而墨凌峰则强忍着内心的紧张,从王恋虹手里拿过那份画卷,忐忑的朝墨九弓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