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黄昏的罗尼安

罗尼安城已经全部戒严了,我们在凯泽的介绍下,住在野战司令部外的酒馆里。

老实说我并不喜欢吵闹的环境,但这个时候我没法挑剔。更难受的是,我们没有这个时代通行的货币。虽然我们准备了贵金属,可换到的资源并不多。

用这些钱我们简单解决了住的问题,并在黑夜来临前把行李放到自己的房间。罗尼安城在矿场事件后,将自己最先进的科技拿了出来。

在此之前,这里一直保持着中世纪的生活方式,异族的出现让人们觉得不能再怠慢下去。

我们迫切的需要一份工作,这个时候本•雅金的朋友们向我们伸出援手。杰克和索尼娅女士在接到我们带回的遗书后,他们为我们的仗义感动。

他们以为我们是本•雅金的同事,在矿场事故后失去了工作,所以他们给我们提供了一份在酒馆的职位,薪酬还不低。

杰克是这个城市里最大的摩托销售商,索尼娅在酒馆旁开了一家花店,他们平日里最大的爱好就是在酒馆里喝酒聊天。

当然罗尼安人并不是嗜酒如命的酒徒,这里也有着其他的文化产业,不过在危险来临时,啤酒永远是最解压的饮品。

他们最常去的就是我们现在居住的“阿萨酒馆”,虽然我不喜欢饮酒,但我格外欣赏这里的熟食,一串一串浸在汤料里,吃起来和火锅一样。

搭点罗尼安特制的啤酒,总让我想起在老家和朋友一起夏夜撸串。这里的人保持着慵懒的生活方式,比如下午六点前一定下班的习惯,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哪管它洪水滔天”。

这其实是一个很矛盾的现象,因为洛丁山发生了那么大的事,这个城市也已经戒严,但市民的生活却没有发生多大的改变,他们似乎觉得这是领袖的把戏。

洛丁山附近也重回平静,凯泽不断给我们带来情报,吸血鬼似乎停止了行动。我们原以为他们会迅速向罗尼安进发,但情况并非如此。

而且不幸的事发生了,我又开始重复恐怖的梦境,这一次它更加清晰,仿佛我已经深陷其中。

我总是能听到像大提琴声,弹奏着激进高昂的曲调,那不是一个人能轻易忘记的东西。

(模仿着人类说话的低语)(黑暗中似乎有液体留过我的手腕)(腥味)

那声音重复着,吟唱:咿呀!阿赛拉!伟大的圣母之子,看呐,他来了。无论如何也逃不过他的宿命,他必须回到这里,因为没有孩子不怀念他的家乡。

为什么你不换上母亲给你留下的长袍,愚昧的人类不配再看见你的圣容,当吸血鬼来临,他们会为曾经的过错付出代价。

快,回到我们中来吧!

这就是我在夜里听到的声音。我很想把它从脑海中赶出去,但那个声音微弱却极有礼貌。她坚持着在我耳边诉说,不让我违背她的意愿。

另外本•雅金在日记中所说的酒馆地窖里那神秘的文献,我去了之后才发现那儿只有一块金色的项链。

就像怀表的链子,可上面没有任何吊坠。索尼娅和杰克并不认识这件物品,他们不认为本这样的阳光青年会选择这么女性化的饰品,所以我只好自己留下了。

我们在罗尼安城的生活还不错,在这我还发现拉杰尔教授有一手很棒的厨艺,在酒馆里他已经成为不可或缺的调味师了。

而我本职是做市场营销的,别看我现在好像什么都不会,但之前我也是有正经工作的。我的营销让酒馆活动多了不少新意,城市的人们很欢迎我们的到来。

弗朗西斯先生却不喜欢这样的工作,不过别为他担心,离开酒馆后他加入了野战司令部。我从来没有想到他的剑术会让司令部中武士协会的人看上,以至于那段时间凯泽的工作变成游说先生加入。

罗尼安城的防卫军由五个不同的类型组成,分别为武士、军人、以及圣职者。

武士为剑士和刀战士,军人用各种型号的枪械,圣职者则是其中唯一有着信仰的教徒。他们通过从各种神灵那儿获取知识,来创造提高人体素质和疗伤的药剂。

罗尼安城的信仰文化非常开放,只要你不是信奉约格和赛特的邪恶教徒,在这里你都能找到自己的同伴。甚至你没有信仰,但你愿意相信自己的同伴,守护这个城市,你也会成为这里的一份子。

不得不说,罗尼安城让我意外,因为在弗朗西斯先生的教派以及我遇到的宗教文化中,很少有这样开放的世界。罗尼安看起来格外的突兀,它可以说已经有了第三文明时期不应存在的底蕴。

在来到罗尼安之前,我们把文明按宗教信仰划分,北部为起源人类,而南部的不同教徒会有不同的聚集区。而只有在罗尼安,人类才可以看做一个整体,我不知道是不是吸血鬼的出现,加快了城市发展的进度。

我突然开始有点喜欢这座城市了,我觉得它并不像本•雅金说的那样不堪。相反,我觉得这里开放也很自由。

直到洛丁山再次出现骚乱,这一次动静远比之前大,因为有人在特莉丝岛看见那群鬼魅般恶灵了。

岛屿的位置距离罗尼安非常近,它就在提摩尔湖的下游。提摩尔湖就是之前发现神秘尸骸的地方,它是罗尼安北面天然的护城河。

如果吸血鬼的势力到达了提摩尔湖与特莉丝岛,也就意味着罗尼安的西北面几乎被完全控制。野战司令部已经组织队伍前去抵抗了,但传回来的消息却让人揪心。

大批军队被打散,敌人的数量比我们想象的更多。他们数十人为一个小队,而这样的小队大约有几十个。他们盘旋在雪山山脊,让守军很是难受。

不安在城中蔓延,我们也跟随酒馆与公益组织一起,在街上安抚人心。夜幕降临,黑暗压的每个人都喘不过气来。

最终从前线传回了战报,所有的先遣部队全部覆灭,其中一部分被诅咒的血液感染,成为了敌人的一部分。

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将要对曾经的伙伴动手,这才是如今最大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