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血族狂潮

弗朗西斯先生并没有参战,这大概是我一天里听到最好的消息。

罗尼安城此时此刻正面临一个最严峻的考验,是弃城离开,还是坚守待援?北方的人类伙伴应该会派出援军帮助,但我们能不能坚持到那时还很难说。

吸血鬼的能力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强,他们的自愈能力以及耐力与力量都远在人类体质之上,暂时不知道他们从何而来,又到底信仰何方。

他们如同丧尸一样,源源不断地向罗尼安涌来。与故事中信仰赛特的恶灵不同,他们更像是有着自己文化的另一个种群。

为什么我认为罗尼安城的人类才算真正的人类呢?因为这里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文化,而不是仅仅靠前代神灵的旨意生存,吸血鬼也像这样。

但他们好像是直接放弃了信仰,变得贪婪和丑恶。

罗尼安上层分歧严重,他们分成了两派,一边主战而一边主和。放弃罗尼安城然后在其他地方建立据点,这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特别是技术逐渐成熟的今天。

反对派认为,罗尼安城早已成为他们的家园,让他们放弃家园狼狈逃亡是绝对不可能的。

吸血鬼的实力太强了,他们吸食其他生物的血液来维持生命,同时给生物注射某种毒素,将其变为他们的同伴。

不管怎样抵抗,只要人类有牺牲,吸血鬼的势力就不可能削弱。只有火焰才能烧毁他们的躯体,实在是太棘手了。

罗尼安城西北还有一个新的城址,叫做阿萨加斯,与拉森城堡一样为罗尼安城的屏障。我们现在转移,可以到阿萨加斯去,那里距离北方圣地更近。

最后经过表决,罗尼安上层决定坚守罗尼安城,同时向北方发起求援。他们需要一支强大的军队突围,而这支队伍需要一个将领。

弗朗西斯先生主动请缨,要求和我们一起前往北方。那里是乌玛索和我们约定的地方,在斯凯罗斯之井旁。

领袖们接受了弗朗西斯先生的好意,事实上他们的人手已经严重不足。这个城市的战备力量并不强,因为很久都没发生过战争了。

突围的军队必将凶多吉少,留下自己最精锐的战士和将领,对他们来说是更明智的选择。所以即便他们对我们有所怀疑,也没理由拒绝这个申请。

我们得到了科学研究所为我们准备的最精良的装备,战车以及无线电设备,至于铠甲及枪械,也是整个城市中最先进的。

他们并不吝啬自己的科技,也不怀疑我们会将其产品带至对面,他们慷慨的馈赠证明了这一点。可这个城市太缺少具备专业素养的战士了,甚至根本无法将装备武装到每个人身上。

我们接受了较正规的训练,虽然我和拉杰尔教授没有作战的能力,但我们的体能有了相当大的提升。拉杰尔教授是这个队伍里唯一年长的人,他负责后勤和装备检查。

毕竟教授的文化素养,在学习新知识时那是完全没得说。

缺少军士,在讨论第二个问题时,统战会发生了分歧。以山本为首的激进主战派,想将整个城市所有的民众武装起来,只有大家一起抵抗,才能度过难关。

而弗朗西斯先生则第一时间提出了反对,因为敌人的特殊性导致我们的队伍如果参差不齐,平民将在冲击下更快失去战斗力,而且一旦被同化为吸血鬼,对于城市的守军也会造成影响。

试想你的父母、妻儿被同化为吸血鬼,不管他们是否保持理智,你能否坚定向他们开枪呢?

野战司令部中三个作战部分,剑士和武士营几乎无法在作战中发挥出自己的效果。唯一使用火器的军人,也只能对敌人造成阻击效果。

可以说一旦全员皆兵,就是孤注一掷的赌博了,如果我们失败,那么城市将会分裂。我们甚至无法再安全转移到阿萨加斯或者北方城市。

所以两派不停地争辩着,闹得面红耳赤,错过了最好的反击时间。

第二天,阿萨加斯失陷,对面已经彻底阻断了我们向北方求援的路线。本来应该更早地突围,现在整个城市外全是敌人的营地,只等他们发出最后的突袭。

我们换上战甲和武器,我从没碰过枪械,不过这玩意使用起来似乎并没那么困难。分配给我们的装备是最精良的,即便我们没有突围,但他们实现了承诺。

对后坐力和精准度的优化,对我这样的枪械小白来说实在是太贴心了。

战争一触即发,我站在城墙上一个靠近炮塔的位置。这是一个很内侧的位置,但并不安全,因为对面发现了我们的火力点后,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摧毁它。

而我的任务就是打掉所有飞过来的敌人。一开始我还在好奇对面怎么能飞过来,直到我看见了吸血鬼的身体变成一只只小蝙蝠越过护城河的场景。

我终于明白了这些怪物的可怕之处。

他们将身体分解成一小块的碎片,用法术将碎片变成蝙蝠,黑压压地冲着防御塔冲击。

罗尼安城上战士们不断反击,让对面一时也难以突破。

“小伙子,新来的?”旁边一哥们向我搭话。

“是的,我叫楚方。”我回答,眼睛里只有飞向我们的怪物。

“叫我特里就行。”他一边攻击,一边伸出另一支手和我握了握,“特里•威尔克,这真刺激啊!”

他格外的兴奋,一边和我聊天,一边作战,很难想象这人的心态能这么好,让我放松不少。

“我在这城市里生活了那么多年,第一次看见这种场景,你说这仗打完我能不能升到将军啊?”

特里大笑着,嘴里不时发出“哒哒哒”的声词,就像这不是战争而是演习。不过我发现他手心出汗了,与他狂笑的模样不太搭。

“你能,如果我可以提名,我一定推荐你。战场上最乐观的家伙。”我打的也有些激动。

我不知道会不会是战前弗朗西斯先生递给我的饮料里掺了药剂,他可是个乌玛索的大祭司,对于药剂方面,他一定了解不少。

话说我并没看见弗朗西斯和拉杰尔教授,意外的是他们在开战后就消失了,这可不是两人的风格。

“我去,你看下面是什么!”特里大喊着指向城墙下的敌人。

提摩尔湖对面,吸血鬼抬着一棵棵从附近森林砍伐的树木,走到了第一排。他们不会是想把湖水填平吧?

那也太疯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