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吴韵

第二天早上,冯炎刚刚起床洗漱完毕,敲门声就响了过来,同时还有一股轻柔的女子声音传了过来。那女声说道:“冯炎公子,小女奉家父之名特意过来送地玄门弟子令牌的。人家可是特意亲自过来的,你可不要让人家等久了,要不然人家今天就在这不走了。”

“家父”,吴坚的女儿不是吴兰吗?这位又是谁,听声音也不像吴兰啊。冯炎怀着疑惑开了门。

打开门一看,站在门外的是一位长相酷似吴兰的成熟女子,跟吴兰相比这位女子少了一丝英气,更多一丝魅惑。

那女子就站在那里,雪白去藕般的玉臂环抱在胸前,衬旗袍开叉处露出的雪白大腿,而那双如狐狸般的媚眼更是直勾勾的盯着冯炎,将自己魅惑的气息尽数释放。

面对这股魅惑的气息,冯炎都有一瞬间的恍惚,摇了摇头让自己冷静了一下。

冷静下来之后,冯炎面对眼前的女子开口道:“在下冯炎,多谢姑娘替我拿来了弟子令牌。”说完就把手伸出来接令牌。

刚要把令牌交到冯炎手上,那女子却对冯炎起了逗弄的心思,把令牌猛地收了回来,造作一般的说到:“哎呀,人家一大早劳心劳意帮你送来了令牌,结果某人呀连人家名字都没问一下,人家好伤心呢。”

冯炎赶紧赔礼道歉,说道:“是在下失礼了,敢问姑娘芳名?”

但那位女子却没有告知自己的名字,反而娇嗔道:“哎呀,某些人就是说一句做一句,人家送令牌但现在连水都没喝一口,也不知道主动让人家进去喝口水歇息歇息。”

冯炎无奈,只能无奈的说道:“是在下疏忽了,姑娘先进来歇息歇息喝口水吧。”

那女子这才扭着细腰进了冯炎的房间坐下了,把令牌放在了桌子上。

冯炎坐在对面,对那女子开口道:“刚刚是在下疏忽了,不知姑娘芳名,与那吴兰姑娘是何关系,能否告知在下?”

那女子没有直接回答,反而娇嗔道:“你呀,年纪不大,说话怎么跟一个四五十岁老油条似的,听着怪不舒服的。”

冯炎从来没见过这番阵仗,瞬间窘迫不已,想争辩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女子见冯炎如此窘迫,也收起了逗弄之心,开口道:“我叫吴韵,吴兰是我的亲妹妹。你的事我听我父亲说了,敢让郑幽出丑,姐姐很欣赏你哦。”说完还对冯炎抛了一个媚眼。

冯炎直接选择无视那一个媚眼,回道:“没什么,那是我该做的,之后还是吴兰姑娘帮我解围的,要不然我也没那么容易脱身。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帮吴兰姑娘也是应该的。”

说道吴兰,吴韵无奈的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我那妹妹也是可怜,为了家族的发展牺牲了自己的幸福被逼迫嫁给郑幽那种人渣。希望你真的能够成为阵法师,帮我妹妹度过这个难关。一旦嫁入了郑家,那真的是进了泥潭出不来了。”

听到吴韵这样说,冯炎也正色了起来,义正言辞地回道:“吴韵姑娘放心,我一定竭尽所能帮助吴兰姑娘度过此次难关。”

看着冯炎这副严肃的模样,想起之前被自己逗弄那副窘迫的样子,吴韵不由得又起了逗弄的心思。

吴韵把自己的身体凑到冯炎跟前,诱惑地说道:“那我先替我妹妹谢谢你了,如果你真的帮我妹妹度过了此次难关,你的所有要求我都可以满足你。不管你是要灵石、丹药、灵器亦或者……”

说道这里,吴韵又把身体凑近了冯炎,两人的鼻子都快碰到了,双方甚至能感受到对方呼出的气息。

冯炎此刻一动不动,仿佛僵住了一般。吴韵见此轻轻地笑了一声,对着冯炎耳语道:“如果到时候你要我也可以答应你哦!”

冯炎的脸瞬间红了,他从来没遇见过这么大胆的女子,也不知该如何应付,只能急忙回应道:“不会的,不会的,我怎么会提那种要求呢。”

“哦,是吗?”吴韵似乎有那么一点失望,幽幽地说道:“冯炎弟弟,人家有那么丑吗,送到你面前都没人要?人家的心都快碎了,不信你摸摸?”说完就抓住冯炎的手往自己的胸口按去。

冯炎急忙挣脱,辩解道:“使不得,使不得,我怎会觉得吴韵姑娘丑呢。吴韵姑娘美若天仙,人间绝色,我只是不想趁人之危罢了,这种事应该……”冯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吴韵见冯炎支支吾吾,急的话都说不出来了,轻笑道:“哎呀,不逗你了,人家知道你怎么想的,姐姐都明白的。姐姐现在经营者平江诚的拍卖行,你需要什么东西就跟姐姐说,我帮你留意一下。姐姐还有事就现在走了,好好努力啊,冯炎弟弟。”

冯炎起身送别,开口道:“冯炎恭送吴韵小姐。”

吴韵刚走到门口,回头对冯炎说道:“冯炎弟弟,如果你后悔了跟姐姐说哦,姐姐的承诺一直有效哦。”

冯炎没想到吴韵还能杀个回马枪,一时反应不过来愣在了原地。吴韵见自己目的达到了,笑着离开了,独留冯炎愣在原地。

看着吴韵远去的背影,冯炎感觉心是真的累。以前自己那见过这么大胆的女子,实在不知道怎么应付。

不再想吴韵的事,拿起那块地玄门弟子令牌,冯炎真切的感觉到了吴坚的急迫:昨天晚上说的事今天早上就把令牌送过来了,看来吴坚很疼爱这个女儿啊。

想起吴兰那副英姿飒爽的风采,冯炎内心也不想让这么一个女子嫁给郑幽那种人渣。看来自己不能偷懒了,还有一年的时间,成为阵法师应该不难,可是要成为二级阵法师才能抵消郑幽龙血所加的分数,压力山大啊。

没有多余的空闲时间,冯炎又投入到了阵法的研究当中,开始自己尝试搭建一些简单的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