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成为阵法师的关键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实践是必不可少,冯炎也深知这一点。因此现在他正尝试着搭建一些简单的阵法。

但这个过程目前并不顺利,明明是按照书籍上指导一步一步来的,但最终阵法没有一个搭建成功的。

尽管后面又尝试了无数次,但都失败了,面对这种情况冯炎百思不得其解。

查阅了最后还是吴坚过来给他解答了这个疑惑。

吴坚对冯炎说道:“冯炎,阵法师并不是按照书籍上的阵法简单搭建就可以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人人都只需要买本阵法书就可以了,何必要阵法师呢。”

“哦?小生愚钝,还请吴城主明示。”冯炎直接向吴坚请教。

“阵法的搭建成功与否主要与看是否符合灵力运行的规律。”

“同一个阵法在不同的地方就要变换搭建的方式,因为灵力在每个地方的运行规律都是不同的。怎样去摸索出灵力运行的规律才是阵法师的核心。”

“小生明白了,多谢吴城主指点。”此刻冯炎重新审视起自己搭建阵法的各个方面。

发现自己搭建阵法只是把书籍上的阵法简单的照搬了过来而已,根本没有考虑过是否符合灵力运行规律这件事。

可是探寻灵力运行规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冯炎虽然能够感知到灵力的运行,可这根本没有一点规律可寻。

感知着周围灵力杂乱无序地运行着,冯炎感到无比的头大,还要自己去找规律,一点头绪都没有。

思索了半天,冯炎决定先从简单的开始,大范围的自己看不出来,小范围的总可以吧。

于是冯炎从一棵草开始,顺着它身上的灵气运行路线开始推演。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而冯炎只推演了那颗草方圆一臂的灵气运行规律。

冯炎对自己的速度很不满意,以这个速度一年内根本无法达到二级阵法师的要求。

但是冯炎不知道普通人一天能达到他的水准就已经足够惊世骇俗了,成为一级阵法师都需要四五年的时间。

冯炎此时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自己无法摸索出灵力运行的规律是因为自己也深处灵力的包围之中。

如果自己能想办法挣脱出灵力的包围中,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观察灵力的运行规律,是不是会容易一点。

但是问题是怎么挣脱出灵力的包围圈。我想以前肯定也有人有过这个想法,但是却没记载下来应该就是这个问题。

关于这个问题冯炎想了一宿也没有一丁点头绪。

到了第二天早上,吴韵又来给冯炎送构建阵法的材料,顺便逗弄一会儿冯炎。

“哎呀,冯炎弟弟,姐姐为了送这些材料累得肩膀都酸了,你帮姐姐揉一下好不好嘛,好弟弟。”

冯炎对吴韵一点办法也没有,明明城主府的其他人都是那么认真不苟言笑的,偏偏出了吴韵这个异类。

突然冯炎脑中灵光一闪:异类,对呀,之所以无法挣脱灵力的包围圈是因为每个人的灵力在天地之间都是存在的。

如果有一股不存在于天地之间的异类灵力是不是就能挣脱灵力的包围,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观察了。

其他人或许没有,但自己有啊,我的混沌之力不存在于天地之间,如果运用它很有可能就能挣脱灵力的包围了。

冯炎想到这里兴奋无比,抱住吴韵对着她的额头重重地亲了一口,接着说道:“谢谢你,吴韵,要不是你我阵法方面还迟迟无法突破呢。”

冯炎立马投入到了阵法的研究当中,把吴韵扔在了一旁。

吴韵可是气恼至极,自己虽然平时行为轻浮,可她从来没有跟任何男人亲密接触过,没想到今天被冯炎占了便宜。

“冯炎,你,你,你。”吴韵你了好几声,可冯炎却丝毫没有看她一眼,任旧全身心的投入到了阵法的研究之中。

吴韵无奈只能哼了一声,气鼓鼓地走了。

冯炎运转混沌之力环绕自身,使得自己完全挣脱了天地之间灵力的包围,以一个纯粹的旁观者角度去观察灵力的运行规律。

果然这个方法效果显著,对于灵力运行规律的推演快了很多,只用了一个上午就方圆一丈的灵力运行规律推演完成。

冯炎没有止步于此,依旧继续扩大着推演的范围。随着范围的扩大,推演的难度也陡然提升。

到了晚上冯炎推演的范围也只提升到了方圆三丈而已。

但相比之前,速度已经提升了很多,冯炎对这样的速度已经很满意了。

照这样的速度,一年之内成为二级阵法师也不是不可能,那么吴兰姑娘的胜算也就多了几分。

想到这里冯炎的心情瞬间愉悦了起来,安安心心的休息了。

冯炎虽然心情愉悦,但有的人心情就糟透了。比如此刻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吴韵。

吴韵的脑海里一直回忆着冯炎吻上自己额头时的那一幕。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仿佛那种触感依然还停留着。

吴韵强迫自己不去想,可不仅没有成功还起了反效果,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都是冯炎那个色胚害的,看我以后怎么整他。”想到冯炎被自己逗弄的手足无措的样子,吴韵心情好了很多,慢慢的睡着了。

而在郑家郑幽的房间内,一人正在跟郑幽禀报:“主人,冯炎从那天之后一直待在城主府,从来没有出去过,我们实在是找不到下手的时机。而且……”那人犹豫着没有继续往后说。

“什么事你就直说,干嘛磨磨蹭蹭的?”郑幽不耐烦的催促道。

“是,最近小的听说冯炎已经成为了吴兰小姐的从属,不知是真是假。”

郑幽没有什么情绪波动,淡然的回道:“知道了,你先下去吧,一旦有什么情况立刻跟我汇报。”

“是,小的先下去了。”那人走了之后,郑幽一拳狠狠地砸在了桌子上,桌子瞬间碎裂。郑幽面容扭曲,咬牙切齿地说道:“冯炎,我必将你碎尸万段,以解我心头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