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构建阵法

第二天一早,冯炎继续推演着灵力运行的规律。正推演到一半,吴韵又过来了。

冯炎此刻我想起了昨天一时情不自禁对吴韵做的荒唐事,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如何面对吴韵,只能转身就走。

可是已经晚了,吴韵见冯炎想跑,立马喊道:“哎呦喂,某人昨天刚对人家做了那样的事,现在居然翻脸不认人了,果然啊,男人都一个样。”

冯炎听到吴韵这样说也不好意思装没听到,只能回头尴尬地说道:“吴韵姑娘误会了,在下刚刚只是在想事情,一时怠慢了,还望姑娘海涵。”

“是吗?我还以为你已经忘了昨天对我做的事了。人间还未出阁呢,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以为我不知羞耻,嫁不出去怎么办呀,冯炎弟弟。”

吴韵直勾勾地盯着冯炎,观察着冯炎的反应,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冯炎手足无措,紧张地回道:“额,吴韵姑娘,昨天是在下冒犯了姑娘,还望姑娘海涵。在下保证绝对不会对任何人说这件事的,姑娘一定能找到一个好归宿的。”

吴韵可没这么简单就放过冯炎,看着冯炎这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可太有趣了。

“是吗?那说好了,如果姐姐以后找不到如意郎君冯炎弟弟可要负起这个责任,不能不要我啊。”

冯炎赶紧奉承道:“额,这个嘛,不会的不会的。吴韵姑娘貌若天仙,人间绝色一定能找到如意郎君的。”

但吴韵不依不饶地说道:“某些人呀,就是嘴上说的好听。人家都把自己送到眼前了,结果还是犹犹豫豫的,冯炎弟弟你就直说要不要姐姐就行。”

“要要要,肯定要,如果以后吴韵姑娘真的没找到如意郎君,我冯炎一定娶你。”冯炎无奈只能顺着吴韵的话往下接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冯炎弟弟可不能言而不信啊。”

“放心,我一定会应收承诺的。对了,吴韵姑娘今天过来我这是有什么事吗?材料还要好几天才用完呢。”

“怎么,我没事就不能过来了,不欢迎我啊?”

“那倒不是,吴韵姑娘想过来随时都可以,怎么会不欢迎呢?”

“这才对嘛,我就是过来看看你学习阵法的进度到哪了,也没什么大事。”

“原来是这样,在下不才,进度缓慢,现在只能构建一些小型的一级阵法而已。”

吴韵对于冯炎能够构建阵法无比吃惊,不可置信地问道:“什么,你能构建一级阵法了?你学习阵法多久了?”

冯炎仔细想了一下回道:“我都是自己翻阅相关书籍学习。目前学习的时间并不长,满打满算也就十天的时间,可能进度比较慢。”

这下吴韵像看着一个怪物一般的眼光看着冯炎。十天就能构建一级阵法,天才都没这么快的速度吧,这是个怪物吧,更过分的是这个怪物还觉得自己的进度太慢了。

吴韵觉得自己不能再想了,人比人气死人。

虽然冯炎很怪物,但吴韵可不会直接承认,用着轻描淡写的语气说道:“那确实有点慢,你要继续努力啊。你先构建一个阵法试试,看看你有没有吹牛。”

“好,我这就构建一个小型聚灵阵给姑娘过目。”冯炎说做就做,开始全身心投入到了阵法的构建之中。

看着冯炎此刻认真构建阵法的样子,不知为何吴韵竟觉得有几分帅气,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过了好一会儿,冯炎总算把阵法构建完成,一转头就跟吴韵对视了。

“吴韵姑娘,你一直盯着我看是因为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说完冯炎还仔细在自己脸上摸了摸。

见自己偷看被逮了个正着,吴韵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还是嘴硬道:“哪有,我只是看你的阵法有没有出现什么问题而已。而且冯炎弟弟这么帅气,让姐姐多看看不正好吗?”

“额……吴韵姑娘还是先试一下这个阵法效果到底怎么样吧。”吴韵的话题接不下去冯炎只能选择转移话题。

“好,那我就试试冯炎弟弟的聚灵阵到底怎么样吧。”说完吴韵进入聚灵阵尝试着吸收灵力实验效果。

调息了一会儿,吴韵感觉冯炎真的是一个怪物,第一次构建的阵法效果竟然比那些学习阵法已久的阵法师构建的还要好。

冯炎才学习了十天啊,竟然取得如此成就,不得不感叹其天纵奇才。

“嗯,效果不错,看来我妹妹的终生大事有救了,好好加油呀,冯炎弟弟。”说完吴韵扭着细腰离开了冯炎的别院。

吴韵的鼓励更加增强了冯炎学习阵法的决心,自己终于也有一技之长了。

吴韵回去之后就把冯炎十天就学会了构建阵法的事告诉了父亲吴坚。

吴坚对此也是震惊不已,不可置信问吴韵:“韵儿,你说的可都是真的,冯炎他只学了十天就能够构建阵法了?而且效果还比普通阵法师构建的效果还要好?”

“父亲,女儿所说句句属实,没有半点欺瞒。虽然难以置信,但冯炎真的只学了十天就构建了阵法,真的是天纵奇才。”

“好,好,好啊!”吴坚此刻也难掩自己激动的心情,连说三个好字。

“我果然没有看错人,现在兰儿说不定真的不用嫁给郑幽了,冯炎真的是我们吴家的救星啊。只不过……”吴坚突然沉吟了下来。

吴韵对于父亲的沉吟疑惑不解,询问道:“父亲,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我当初答应冯炎不管比试是输是赢,都不用像其它从属那样要侍奉吴家二十年,是走是留自己决定。现在他竟是如此天纵奇才,该怎么才能留住他。”

吴坚现在迫切想把冯炎留在吴家,就算留不住至少也要跟吴家扯上关系才行。

吴韵见此赶紧劝道:“父亲,不管用什么办法我们吴家都不能言而无信,像冯炎这般天纵奇才,在那里都能有一番成就的,还是别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为好。”

“放心,我怎么会是那般目光短浅之人,不会言而无信的。你先回去吧,我再想想办法。”

“那我先走了,父亲也要早点休息。”

吴韵走后,吴坚任在踱步思索着把冯炎留下来的办法。